正文 第15章 焚石

    計劃已定,似乎就是好好休整待晚間去熔煉廠與穆軻的師弟回合了。郭襄見他四人還僵硬的站著,便想放松一下,道:“那么小米粒,就有勞你幫我們取點食物來了。”

    小米粒卻不回話,也不動,只在那里發呆,眾人不知她怎的,穆軻又叫她一聲,她忽然小聲問道:“你們說,老爺應該已經走遠了吧?”

    大家都不明她為何這么問,只點點頭,她看了看澤依同,又看了看穆軻,深吸了一口氣,似是下了很大的決心后才又小聲的說道:“大師兄,表小姐,我……我不敢相信老爺……”

    “啊!”眾人齊聲低呼!

    她又一次跪下,聲音充滿了恐懼:“你們不能待到晚上,你們都是有本事的人,剛才能悄悄的潛進來那再悄悄出去應該也是可以的!請你們相信我,咱們快些離開這,去熔煉廠,雪山派的門人大部分都被昆侖宮打發到哪里。”

    眾人的疑惑更甚,可顯然如果小米粒說的是真的,此刻已沒有時間給他們慢慢分析。

    穆軻更是驚得難以置信:“你……你是說師父他?”

    小米粒繼續求他:“小姐臨走前叮囑我,如果你回來找她,一定要想辦法帶你遠離老爺,二師兄現在就在熔煉廠,小姐說他也許可以幫你。我不是很明白,可是小姐這樣說了,我一定會遵從。她說你會明白的。現在必須快點離開,我……我真的不知道會發生什么!”

    郭襄忽然道:“小米粒,別哭了,我們相信你。你看,折騰了這么半天大家也都累了,你去廚房給我們那點食物來吧。”

    小米粒點頭去了,兩外三人看著略帶迷惑的看著她。

    半響,小米粒端著食盒回來,卻見這四個人已經換上了雪山派普通下人的衣服,地上不知怎的已經躺著4個被點了啞***的下人。她一怔險些驚呼,好在經歷了這么多已經有了歷練,生生忍住了,迷惑的看著他們。

    郭襄向她示意噤聲,一邊說:“有吃的了,那我們就先吃飯吧。”一邊卻把端來的食物和澤依同一起塞進地上那幾個下人嘴里。只見那幾個人被為喂幾口之后竟然全都暈了過去!

    這時澤依同、穆軻和小米粒都驚訝不已,澤依同輕聲問:“姐姐,你怎么知道?”

    何足道淡淡的道:“郭姑娘真是膽大心細!小米粒說不能相信薛萬亭的時候,你就猜到了吧?”

    “恩,”郭襄答:“我也只是試探,想不到他真想趁機把我們一網打盡。”

    “怎么會……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穆軻在一旁喃喃的道。

    “我想只有找到大小姐,才能知道吧。”郭襄道:“事不宜遲,此地不宜久留,咱們還是趕緊下山。”

    眾人都已換做仆人打扮,小米粒本就是山上的人倒也不用喬裝,于是眾人假裝押走小米粒,大搖大擺走出柴房。之后倒也不敢太過招搖,速速展開功夫逃出雪山派。

    待到出了門派,眾人未見有人追來,又走了一段路程,這才除去身上仆役的衣服,由穆軻帶著前往熔煉廠。

    熔煉廠建在半山的高度,從山頂雪山派下來,倒也不需太久,以他們的速度不到半天就已來到熔煉廠門口。熔煉廠整體的溫度都很高,不像雪山腳下荒蕪,也不像山頂除了松柏還是松柏,在寒冬的雪山半山腰,竟然有鮮花盛開著!這讓郭襄驚訝不已!

    這里果然已被昆侖宮當成雪山派的流放點了,本應在山頂見到的熟悉面孔都在這里。但他們有了先前的經驗,當下也不敢驚動太多人,直接由穆軻帶著來到休息區里一個非常不起眼的茅屋中。

    茅屋內收拾的頗為整潔,雖簡陋但也舒適。

    看到屋內的情況,穆軻說道:“看來二師弟真的在這里,這是我和二師弟偷偷來鑄劍時休息的地方,平時很少會有人來,你們先在這休息,我去找他。”

    “還是讓小米粒去,你最好不要露面。”郭襄攔住他。眾人均點頭,于是便派小米粒去前面的工廠。

    長日來的奔波,直到這時才真正踏實下來,郭襄靠在墻邊上,迷糊中見澤依同已經趴在炕邊的桌子上睡著了,何足道依舊悠閑的倚靠在門邊,穆軻則有些興奮又有些焦躁,倦意襲來,不再抵抗,便也睡去。

    朦朧中見一彪形大漢闖進屋來,這人個頭沒有穆軻高,卻比他還要強壯,還要黝黑。四方臉,寬鼻闊耳眼大嘴大的,一闖進來就喊:“大師兄!!真的是你?”

    原來此人便是穆軻的二師弟韓直,見到死里逃生的穆軻后激動的淚流滿面,穆軻待他好不容易平復下來這才把他給眾人互相介紹,至此,大家便圍坐在桌子旁說話。

    穆軻給他簡略講了這一路來的遭遇,韓直聽的心驚膽戰,別看他長得彪悍,從旁觀察看來膽子并不很大。之后韓直也講了山上發生的事,跟小米粒和薛萬亭講的差不多。在提到薛萬亭似乎不可信時,他表現激動,完全無法相信,把小米粒嚇得差點又哭出來。

    韓直這樣,那關于雪山派掌門人到底是黑是白的問題那暫且不談。便問及他有關薛凝兒的事。韓直一聲嘆息,道:“自從昆侖宮來人,我就再沒見過師妹。后來師兄弟們都被打發來鑄劍,可苦了那幾個不常來這的,”他嘿嘿一笑,抓抓頭,對穆軻道:“師妹被軟禁前,曾經跟我說,說你一定會來找我,叫我幫你。前兩天聽說師妹成了他們什么夫人,我正著急怎么找到你呢。可是,我不明白,我怎么幫你?”

    眾人都面面相覷,不知這薛凝兒是何用意。這時韓直看到穆軻的包袱,便問:“對了師兄,你這次去中原,可有收獲?”

    “哦,”穆軻起身拿出包袱里的石頭,道:“就是這個,你拿去試煉吧。”他此時心系薛凝兒,怎么還有心思去想這塊石頭!

    眾人也都陷入沉思,努力把之前所知的線索連起來,尋找可以盡快并有效的搭救薛凝兒的辦法。

    韓直接過那石頭仔細觀察,并未在意其他人的反應。

    忽然韓直微微低呼,引得眾人都看向他,他一直盯著那塊石頭,似自言自語又似說給別人似的道:“現在正缺這東西啊!”

    “什么?”穆軻問道。

    “昆侖宮的人逼著我們為他們做兵器,我們按照以往的標準做了幾次,他們都不滿意。這個,”他指著那石頭,“師兄你沒注意么,這是焚石。”

    “嗯?”大家都被他的話吸引過來,穆軻也像他一樣研究其那塊石頭。

    “焚石?是什么?”澤依同問。大家也都等著答案。

    “一種很罕見的材料,用于鑄造的話可以提高兵器的韌性,非常適合鑄造劍這種薄的兵器。”穆軻解釋道,“我背了它一路,竟然都沒發現,還把他當成純度很高的鐵礦石。”

    “大師兄你也有走眼的時候啊!”韓直嘿嘿的笑笑,像抱孩子似的抱著那石頭,愛不釋手。

    澤依同撇撇嘴道:“就這么塊不起眼的石頭?能怎么樣?”

    “你可別小看它了!”韓直馬上說道:“有了它,加上我跟大師兄的技術,做出來的兵器肯定都是上品!”

    郭襄眼珠一轉,問道:“如果鑄劍,那可以稱為寶劍了?”

    “絕對可以!”韓直答得斬釘截鐵。

    “如果我們拿著這樣的劍,去對付大小姐迎親隊伍的人,勝算應該可以提高不少吧?”郭襄又問穆軻。

    穆軻沉思了一下,道:“應該可以,按照小米粒之前的描述,他們送親隊伍的人并不太多,我們要是有寶劍在手,應該更有保證。”

    “那……用這塊石頭,”郭襄指著韓直抱在懷里的焚石,“打造出這種上品的寶劍,要用多久?”

    “這……至少要三天……時間要根據工序、煅燒溫度控制等等很多因素決定,三天雖然可以做出來,但這樣打出來的劍其實并不是最好的……”穆軻躊躇著念叨著,韓直忽然打斷他:“你們趕得巧了!剛才我不是說了,昆侖宮要我們打造的兵器一直做不好,所以工廠里一直都進行冶煉,小規模的鍛造,隨時可以制作。”

    “其實你是故意不給昆侖宮好好做的吧?”澤依同對他說。

    韓直撓撓頭,道:“嘿嘿,這辦法不是我想的,是譚師傅,他叫我們不要好好給昆侖宮干活,在熔煉廠都得聽他的。”

    澤依同嘖嘖的沒再出聲。郭襄便問韓直這樣的話這種上品寶劍最快何時可以造好。韓直想了想,答:“我現在就會去開始,今夜趕工明天這個時候就可以打好。”

    郭襄、穆軻、何足道互忘了一眼,何足道道:“姑娘的想法甚好,我們可以趁今晚好好修整,明日便可急追迎親的隊伍”

    穆軻轉向韓直:“要辛苦你了師弟!”韓直還是嘿嘿笑笑:“我也想救大小姐啊!那事不宜遲,我這就回去準備,師兄,這塊寶貝,我就帶走了啊。”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