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章 重創昆侖宮

    郭襄醒來時只有楊世希還端坐在門口假寐,其他人均已起身收拾細軟,吃點干糧準備繼續趕路。

    楊世希忽然站起來,小聲說了句:“有人!”自己就已經飛身沖出棚屋,瞬間消失在無盡的白色中!

    其他人也都緊張起來,執了武器來到棚屋外,卻只見白茫茫一片,哪有半點敵人的影子。幾人躡手躡腳的往棚屋外挪了幾步,這才遠遠的看到至少十丈之外的雪地里,陸陸續續冒出很多人影,呈包圍之勢,正緩緩向他們移動。而楊世希早沒了蹤影。

    包圍圈很快縮小,他們四個人郭襄與澤依同背靠背,何足道與穆軻背靠背也形成一個圈互相防守。

    包圍他們的人驚人的多。郭襄仔細看過去,他們分成6個方陣,列隊整齊,步伐一致的向他們靠近,每個方陣都是五乘五的士卒,分別著藏青、赤金、月白、玄黑、魅紫、鈷藍色袍子,服裝的樣式完全一樣,只以顏色區分。每個方陣統一著裝,統一步伐,連武器也是一模一樣,藏青方陣持長槍、赤金方陣持鎖鏈、月白方陣持劍、玄黑方陣持大刀、魅紫方陣持鐵扇、鈷藍方陣持的竟然是狼牙棒!

    郭襄等人被圍在正中,在他們正前方的遠處,正站著那個妖嬈的霍添!他手中執著一方小旗,輕輕幾個起落,便跳上不遠處的樹上,揮動旗幟指揮方陣。

    只瞟了一眼霍添,郭襄等其實根本無暇分心再去看他,那一百五十個人還在逐漸向他們逼近!四個人背靠背和他們形成對式,何足道嘗試性的沖上去攻擊面前的藏青方陣,只覺得這些人武功雖不是很強,但想要攻破也不那么容易,并且發現這些方陣只要前排進行一次攻擊便會迅速變換排列,或從后向前,或從左到右,甚至外向里,里向外等方式,絕不會跟他對峙超過兩招。這樣就算耗也能把他們幾人精力耗盡,只有拼力在兩招之內連續五次重創一個方陣,才能有機會打破這個包圍的一個缺口!

    何足道很快發現這問題,并且向郭襄等人簡要說明了這點,澤依同馬上道:“大師,你說的倒簡單!”何足道尷尬的笑笑。

    穆軻忽然一陣恍惚,收了防備的姿勢,站直了說大聲朝霍添道:“就到此么?為了我區區一個打鐵的,竟然出動這么多人手,實在不敢當!我跟你們走,你們不要再為難他們!”

    澤依同大叫:“大哥哥!你瘋了!那個家伙想要你的命啊!”

    郭襄伸手拉回他道:“穆大哥,昆侖宮也許是要活捉你,但你忘了那天霍添根本不想留活口!”又壓低了聲音對他說:“凝兒還在雪山上堅持,等著你,你怎么這么快就放棄了?”

    穆軻好像忽然回過神兒來,定了定,再次舉起了劍。

    這時郭襄道:“這六個方陣,兵器步伐和變陣方式都不一樣,一定強弱不同,咱們試著找出最弱的一個,然后集中沖出去,也許可以。”

    澤依同道:“可……可怎么才知道哪個是最弱的?”

    何足道道:“小姑娘,你和穆兄弟防守,我和郭姑娘分別攻擊嘗試一下。”又對郭襄道:“剛才我已試過那個藍色的方陣,剩下的你對付它旁邊的紫色和白色,我對付青色、赤色和黑色。”

    郭襄點頭二人便分別向藍色兩邊的紫色和黑色沖去。

    很快便被擋了回來,所幸二人有了前面藍色方陣的經驗,很快抽身。接著白色和赤色,何足道應對的赤色也如之前一樣很快被擋回來,不及細想便沖向最后的青色。另一邊郭襄對付白色卻小小受挫,若不是她早知這些方陣厲害,迅速運起九陽神功抵抗,險些陷進陣去。

    他們這邊廂沖陣,那些方陣也不含糊,在霍添的指揮下,時而進攻時而防守,各方陣整齊劃一,方陣與方陣之間又絕不重復,攻守相符,絲毫不給郭襄他們一絲一毫的機會。很快他們便發現,剛才想的辦法,除非這些方陣都不動等著他們去沖才可行。

    方陣忽然停止運動,上方傳來霍添的聲音:“你們就這點本事了吧!我那個愛管閑事的師兄呢?動用這么厲害的方陣他卻不來,實在太可惜了!”

    何足道道:“莫再說笑了,你師兄他怎么會與你為敵,快撤了這些人,快撤了這些人。”

    澤依同不屑道:“大師,我看是你在說笑。這人是個瘋子。”

    霍添道:“小丫頭嘴利,會讓你知道你這脾氣的后果!”

    穆軻道:“霍添,你我從無恩怨,甚至可以說素不相識,昆侖宮抓我的因由我大概知道,可你為何要對我們趕盡殺絕?”

    “討厭你。”霍添答得干脆利落。郭襄等詫異。

    “我說了他是個瘋子,有什么道理好講!”澤依同在一旁說。

    郭襄道:“連你師父的朋友,你自己的師兄都不想放過,你又何止是瘋了!”頓了頓,自從方陣停下來,四周一切都靜悄悄,只留他們的話音,那一百五十人的陣竟然連呼吸都整整齊齊!幾人均感心驚。

    這時郭襄忽見霍添身后的樹上,似有幾片零星的雪片飄落,眼珠轉了兩轉接著道:“你忌諱你師兄的厲害,才遲遲不敢下手,怕萬一我們發起狠來損傷了你這厲害陣法的實力吧?”

    霍添被她說中軟肋,雙眼冒火:“臭丫頭!就你們幾個也能有這個本事!”當即揮動小旗,方陣再次運轉起來!

    這回的步伐與剛才完全不同,竟齊齊縮小包圍圈向他們緊逼而來!

    忽然陣型外側從青色方陣后方開始,隊尾的人東倒西歪,似乎被一股無形壓力推倒,很快便殃及兩邊的藍色和赤色,那股力量毫無消逝的意思,反而擴大的更加強勁,緊接著,六色陣瞬間被破!

    此時眾人頭頂傳來說話聲,只見楊世希似天神一般白衣飄飄從天而降,一邊下落一邊不斷向六色陣發掌,那強勁的壓力竟然全是他發出來的!只聽他說道:“師弟,你還是冥頑不靈。”

    一旁的霍添見此狀早已知道是他,早已憤怒的眼睛都要噴出火來!“師兄,你事事都要和我作對,好!那就別怪師弟不念舊情!”說著操縱手中旗幟,只見遠處又有昆侖宮的人不斷的靠近過來!

    郭襄等人在六色陣大亂時就已立即反擊,本以為適時可以絕處逢生,誰料想霍添還有更多后援,這是楊世希已與霍添對峙上,大聲對他們說:“你們先走,這里交給我。”話畢即在身前雪地上狠狠打了一掌,掌力透至十余丈之外,只震得一條線上剛剛涌出來的幾個昆侖宮追兵人仰馬翻。

    澤依同反應極快,已快速朝那條被打出來的通道上跑去,郭襄和穆軻略有猶豫,被何足道一手一個拖著也跑上去:“咱們快走,他們師兄弟的問題好解決,別給楊兄弟添麻煩。”

    郭襄一邊跑一邊回頭,只見楊世希與霍添騰挪閃躍,均拼盡全力相斗,大開大頜的施展功力,那些被霍添招來的伏兵均被他內力反彈出去,非死即傷。

    這等功夫勁力,除了她爹爹郭靖,她外公黃藥師,她只見過一人如此。那是自己被金輪法王捉住來要挾父親,那個人攜著剛剛重逢的妻子,連同神雕一起從天而降,將她從法王手中救出,重挫蒙古兵。

    恍惚間看到的似乎不是這個冰天雪地的場景了,而是那個兩軍對陣的戰場,自己被困在烈火熊熊的高臺上,法王擊飛了他的劍,又取出銅倫,他獨臂在半空中勉力支撐,自己急急的叫著:“大哥哥,你別管我,只須殺了這藏僧給我報仇。”轉瞬間他又使出“黯然銷魂掌”將法王打的口噴鮮血翻下高臺!自己得救了,被母親抱在懷里,看著他溫柔的對小龍女道:“你在臺下,擔心受驚,更苦過我在臺上惡戰。”那是在兩軍對戰中,卻說得無比溫柔。是她認識他以來從未見過的,他也從不會對第二個人表露的溫柔。

    郭襄就這樣失神的想著,很快便不再能看清霍楊相斗的身影,收了心神和大家一起盡快趕往雪山派,至此這一路上雖然還有零星嘍啰擋路,但已都不再是他們的對手。

    不二日便已來到雪山派外,因著這幾個月來的遭遇,他們聽從澤依同的建議避開正門,繞道后山從小路進去,打算先從后山直接尋去大小姐的住處。

    平日里后山多女眷,那些年幼的小丫頭們嘰嘰喳喳慣了的,總是很熱鬧,此時卻是出奇的安靜。不過這樣倒讓他們的行進比較順利,那些原本應有不少下人勞作的地方也不見人影。各人心中不禁有些不安起來。

    四人來到柴房側面,露個頭朝院子里張望,見兩個雜役各抱著兩摞木柴離開,澤依同微微皺眉,輕聲道:“大哥哥,你們雪山派又招新的人工了么?這兩人我看著好面生。”

    穆軻答道:“我離開不過數月,不會有這么大的變動。可這兩人我也沒見過。”

    郭襄道:“山上這么多人,或許是沒見過吧。”二人沉默不語。

    何足道便道:“這里透著古怪,咱們還是小心為妙。”

    幾人壓低了腳步輕手輕腳后院繞道前院,就是大小姐房間所在了。

    他們悄悄潛入院中,竟然一個人影也沒有,正自納罕這也太順利了吧?卻赫然發現,確實是一個人也沒有,連大小姐薛凝兒也不在其中!原本應該是大小姐日常生活的院落里竟然空無一人!

    他們逐間房尋過去,依舊空空,再往前走,就出了大小姐生活的范圍,幾人合計著,既然剛才看到過人,應該不會諾大個雪山派都沒了,至少有人就要吃飯,于是便往廚房移了過去。

    從大小姐的院落來到廚房,最接近的便是柴房,他們沿著柴房后面輕走,竟然隱隱聽到一絲微弱的哭聲!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