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章 結伴而行

    辦完這些天已將亮,她又迅速趕回黑衣客等待的地方,卻哪里還有那人的蹤影?折騰了將近一夜,她也疲了,也就尋回客棧休息。

    次日醒來便換了男裝在城中尋找,希望可以再見到那個黑衣客,將寶劍奉還,可惜她漫步兩天毫無所獲,想來他也許已經離開成都府,也許躲起來養傷。

    第三天早上正在客棧中用早飯,忽見一人從樓上下來在鄰桌坐下,身形甚是熟悉,他背了一個特大的包袱,行動很是笨重,他雖已刻意注意,還是被郭襄看出雙腿用力不均,似是一只腿上收了傷。他左手持一包袱,右手空懸,更加吸引了郭襄目光。

    那人坐下,向小二點了幾道菜,他一張口,郭襄更添了幾分肯定,想想好笑,自己在城里尋了兩日,想不到這人竟跟自己住在一家客棧。卻也不急于上前攀認,只坐在一邊打量。

    只見那人身材魁梧高壯,膚色黝黑,服飾打扮眉目之間似中原漢人模樣,卻彪悍的如塞外胡人。這身形似乎跟他一點也不像,怎么那天晚上一瞥間竟然那么震撼呢?郭襄想著那雙蒙面之上的雙眼,又想起人皮面具下楊過的那雙眼,在記憶里找尋相似的地方。哪知又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人皮面具摘下時那張俊朗非凡的臉,此時這人雖比之少了許多英俊,卻也多了不少沉穩。看起來年紀估計和自己相差不多,想是自己女扮男裝身形嬌小,他才一直叫自己“小兄弟”。

    郭襄正盯著那人陷入回憶而不自知,那人早已發覺,說道:“這位小兄弟,不知在下臉上有什么這樣吸引你?”

    郭襄這才驚醒,萬分的不好意思,忙不迭的要解釋,那人笑道:“若不嫌棄,過來一起用餐如何?”

    郭襄大喜,將自己桌上的東西全都搬到他的桌上,并隨手把那把劍放在桌邊,那人輕描淡寫的瞄了一眼,郭襄見狀,便道:“兄臺認得這把劍?”

    他拿起劍把玩,還放在鼻尖聞了聞道:”此劍由精鋼鑄就,劍身雖薄卻韌勁足。雖不是世間罕見的的寶物,也可稱得上算一把寶劍了。開刃不久,最近才剛剛見血。”

    郭襄失笑,這人一副一本正經卻還要裝一把幽默的樣子很是滑稽。”你很懂劍?“她問。

    “略知一二罷了,不足為道。”

    “哎,兄臺謙虛!只一眼便能看出此劍的特征及材質,一定是行家。”這一路上凡是跟鑄造打鐵相關的人和事,郭襄都沒有放過,眼前這個更加不會了。

    那人笑道:“這個嘛,也可以這么說。”郭襄大喜,正要繼續詢問,那人又道:“看小兄弟的打扮,似是遠行,現在早飯也已用完,不如我們便走邊聊?”

    郭襄當即明白他的意思,自從那晚她教訓了成都府衙,這幾日雖然沒再聽到強盜的傳言,卻也有人開始查問百姓,暗地里尋找那天失蹤的官兵,此地的確不宜久留了。

    不多會兩人已出了城門,這是那人方正色對郭襄道:”小兄弟兩次救命之恩,尚未言謝,在下特此謝過!”

    郭襄見他忽然嚴肅,便也正經起來回答:”兄臺那天已經謝過,何必如此介懷呢。”

    “恩,小兄弟爽快,倒是我顯得矯情了。咱們也不要在兄臺來小兄弟去的了,我姓穆,叫穆軻,不知小兄弟怎么稱呼?”

    “穆軻……”郭襄略略一呆,好像在哪聽過這個名字,一時卻又想不起來,但不容多想即道:“我叫郭襄”。

    “哦,郭兄弟,我要往西行,不知是否同路?”穆軻問道。

    穆軻,穆軻,郭襄還在回憶,好像這名字就在嘴邊,可就是想不起來。

    “郭兄弟?”穆軻叫她。

    “穆軻!你是穆軻?!”郭襄忽然眼前一亮,大叫一聲。澤依同留書上提到的大哥哥,不就是他!

    “啊,我是穆軻,怎么?”

    “你,你可認識澤依同?”

    穆軻奇道:“她是我的小師妹,你,你認識她?”

    郭襄興奮的握住他手臂,”恩!怪不得你一把隨身的普通佩劍都是上品,我要找的就是你啊!”

    穆軻傷口被她牽動,扭曲了五官,郭襄這才發覺自己失態,不好意思的笑笑,當下把自己如何結識澤依同又為何要來找他告訴他,只是暫時未提玄鐵劍和武穆遺書,只說自己沒了順手的兵器才來。

    穆軻了解到澤依同依然在南方游玩,并不太驚訝,只無奈的笑笑,“這小丫頭太過任性,她這一走急煞了多少人!”

    “那你是專程來找她的?卻怎么要往西走呢?”郭襄脫口而出。

    穆軻并不在意,道:“我失是去海南收一塊奇石,一邊也打聽她的消息,半個多月前便有她父親的部下帶來消息說她往南行了,我已得到奇石,便不宜久留。”

    郭襄心里替澤依同有點點失落,但很快便被他說的奇石吸引,便問道::“什么奇石?”

    穆軻對她的好奇心似乎毫不介懷,解釋道:“鑄劍重在材質,原石越好,能得到的劍才能越好,我是聽說海南有一塊天外來石,料他必是鑄劍難得的好東西,便迫不及待的趕去了。”

    “原來如此,你這么大的包袱,想必就是這塊原石了。”郭襄道,心里卻想,不知這原石跟他的玄鐵劍相比哪個更好呢?

    “穆大哥是為原石而來,那么那天晚上你跟蹤的人,難道是要搶這個石頭?”

    “這個,其實我也不清楚。大概一個月前,我發現被人跟蹤,起初以為是賊,漸漸感覺不對,這些人也不對我做什么,只是跟著我,后來讓我發現他們總是會想辦法拖延我,令我起了疑心,那天晚上其實是我喬裝后想看看究竟,卻不料他們有厲害的人物已經到了這里,幸虧遇到郭兄弟你。”穆軻解釋。

    “那你可知道他們是什么人?或者從他們的武功能看出些什么么?”郭襄問,這幾天她反復會想那兩人的武功,卻是郭襄從未見過的,想來必不是中原人士,這穆軻也許已經知道呢。

    穆軻搖頭道:“不確定,那個年輕人的武功是昆侖宮的路數,那個老者卻看不出了。”他嘆了口氣,又道:“師傅說的的確不錯,平日我總是沉迷鑄劍,荒廢武功,不然肯定能看出個一二來。”

    郭襄道:“要是這樣,在你回到天山之前,他們應該還會繼續派人來阻撓你。”

    穆軻思索了一下道:“郭兄弟既然想要一把好劍,不如就跟我回天山,到時好劍任你挑!也許還可以再遇小師妹。”說完似是富含深意的看著她。

    “還可以幫你打發掉那些人嘛”郭襄心想,嘴角含笑剛要答應,見他的神情,心里一跳,心道,他不會以為我看上他的小師妹了吧?這……可真不好解釋了,可是本就想要去天山,走一步算一步吧,當即答應:

    “再好不過啊!要是沒有遇見你,我還不知要游蕩多久,才能找到你們啊。”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