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章 回家

    風陵渡口未見面已神往!

    三枚金針換三個愿望!

    郭大俠辦英雄大宴,郭二小姐辦英雄小宴!

    絕情谷隨他而去的縱身一躍!

    華山絕頂伴隨那對神仙眷侶遠去的只有仿佛流不完的淚水……

    與楊過有關的一幕幕就這樣如同被沖毀的堤壩一樣,勢不可擋的涌上郭襄心頭,似乎構筑了十年之久的防線在有關楊過的回憶面前連最基本的防御力都沒有!就這樣狠狠的想了一番他,不顧忌,不膽怯,不躲避,不拒絕……楊過的音容笑貌又清晰的映在眼前。這時,郭襄才體會,原來回憶也可以這樣累,累到自己再也不想去任何地方,再也不想見到任何人,只想回到家里,吃著母親親手做的小菜,就像小時候一樣。

    當下催動青驢,再不停步,一路奔向襄陽,她從未如此的想念家的溫暖,想念家的寧靜。

    襄陽城,郭二小姐回來了的消息已經傳開了,這幾日郭夫人已經很少出現在襄陽城縣衙,只有郭靖依舊每日為鎮守襄陽勞心勞力,其弟郭破虜已成長為一位少年將軍,替父承擔不少軍務了,見二姐回來自是萬分高興,但他自小老成持重,只姐姐回來頭幾日在家中玩了一會,便即回到軍中了。

    郭芙雖時常來陪伴母親,一來心思魯鈍,二來這些年已然全心全意在丈夫耶律齊身上,相比尚未出閣的郭襄對于黃蓉來講,定是大不相同的了。

    黃蓉十年未見愛女,一朝回來,母女倆見天介在家做飯聊天,郭襄給母親講述這十年中的經歷,有名山大川的美景,有行俠仗義的暢快,有捉弄蒙古韃子的胡鬧,說到一些和黃蓉年輕時類似的經歷,母女倆又是笑又是鬧,只把郭靖郭破虜父子倆看的目瞪口呆。

    這樣過的大半月,黃蓉雖日日歡笑,心中卻十分清明,那日襄兒在襄陽城外說自己是郭襄,自己和靖哥哥均是不信,待在城樓上看到她,昔日那個靈動飄逸小襄兒竟已這般滄桑!想著自己夫婦一年年老去,小女兒始終沒有歸宿,這次要想個法留住這個小女兒才是。

    回來的日子,郭襄盡量讓自己過的輕松,這日天氣甚好,她便把自己屋里擺了多年的物件一一拿出來見見光,每一件物事都讓她在陽光下一站良久……

    這一件是四歲時從姐姐那里騙來的耳環;這一件是六歲時和弟弟打賭贏來的貝殼;這是十二歲生日時母親送的玉釵;這是十六歲生日時人廚子送的黑玉鐲……看著這鐲子,不禁想起那對羅漢來,也不知覺遠大師那個小徒弟如今怎樣了……

    發一會呆,又再接著看下去,圣因師太和百草仙他們留下的那柄白無常扇子竟然也好好的收著,只是多年過去,那扇面早已發黃,只有那個笑容可掬的無常鬼頭還作抱拳狀,郭襄想著十六歲生日之時這些人來和自己喝酒,那時真是無憂無慮的日子。

    轉眼看到的,即是一把沉重無比的重劍。楊過在和小龍女歸隱之時,將陪伴他十六年之久的玄鐵重劍贈與郭襄,郭襄那時武功尚不濟,又怕睹物思人,一直將這把劍收藏,并不像其他禮物那樣曾拿出來把玩過。這么多年來,這把劍還是第一次正式的握在郭襄手中。

    “襄兒,”郭襄握著玄鐵劍,怔怔的看著出神,沒注意母親已在一旁看了她良久,這時走上前來,“這是你楊大哥送給你的,你在外這么久,可有遇到過他?”

    郭襄一滯,道:“沒有,我也不知道他……和龍姐姐在哪里。”

    黃蓉看她臉色,知她終是沒有放下,回來著許多日子里,雖經常把這些年來的經歷說給自己聽,但總是刻意避開楊過這個話題。黃蓉心中早在琢磨如何解開女兒的心結,今日見她收拾這些兒時的物件,便出來引她說說心里話。

    “過兒和龍姑娘半生困苦,又分離十六年,定是不愿再被任何人打攪了。”

    郭襄不語,只是眼神更加沉靜了。黃蓉看這陣勢,想岔開她的思路,便道:

    “襄兒,再給娘講講你這些年的經歷吧。”

    郭襄淡笑,過去挽著母親的手臂,拉她一起走到躺椅邊上坐下,“娘,你可聽過西域有什么門派擅長鑄劍的?”

    黃蓉略一呆,“你還真的問倒我了,我們家歷來在中原,西域的大家也很少來中原活動,或許你外公能知道。怎么問這個?”

    郭襄接著道:“我在嶺南遇到一個回部的女孩,她給我講了一些鑄劍的知識。”于是簡略把認識澤依同的過程說了,但因她而再次想起楊過,遂才一路回家這段隱去不說。

    黃蓉想了想,苦笑道:“和我們家交情最深的西域人士,恐怕只有西毒歐陽鋒了,現在他雖已不在人世,就算他還活著,你去問他恐怕也不那么容易告訴你。”

    郭襄雖未見過歐陽鋒叔侄,但從家人言語多少知道一些他當年的“事跡”,知道一些,也是點頭,“這樣看來,澤依同的家鄉應該很少來中原走動,不知以后還會不會見到她了。”嘴上說的是這個小女孩,心里卻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她的那個“大哥哥”。

    黃蓉看看女兒,又看看擺在院子中央的那把玄鐵劍,陷入沉思。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