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章 大哥哥

    郭襄不知她要干什么,就把劍遞給她。

    澤依同輕輕抽出劍身,頗為仔細的端詳那柄劍,郭襄跟著她的視線看去,不禁訝然:那劍刃處竟有幾處微小的裂紋!

    這下郭襄驚異了,“你……知道我這劍?”她有些遲疑的問。

    “我也不能肯定,所以拿過來看看,姐姐你看,”說著,她指著劍刃的裂縫接著說,“那個蒙古兵不但力氣大,而且他那柄刀也是柄不錯的兵刃,要不是姐姐你武功蓋世,剛才擋那一下恐怕這劍已經斷了。”

    郭襄聽她說的似模似樣,遂接過劍,手指搭在那個裂縫處,發現確實已經開裂,要不是自己內力不知高了那蒙古兵不知多少,這劍還真的早已斷了!不禁很是佩服澤依同,笑道:“你怎么會知道?”

    “姐姐”,小姑娘頗有些得意的說起來,臉上就著酒勁兒泛上絲絲紅暈,另郭襄分不清她這是酒意還是想起了意中人了,“我武功雖不如你,可是你的兵器卻不如我的了。”她抽出自己的劍,一邊比劃一邊又說”你看我的劍,我家人很擅長鑄劍,所以我們手邊的兵器都要比外面的普通兵器實在很多。”

    郭襄不懂鑄劍,這種質量上相差其實并不很大的成品她也就看不出什么了,不過她捏住澤依同的劍刃微微運勁,確實有些不同的韌感。澤依同似乎對兵器很有見地,接著說:“姐姐,你功夫這么好,應該有把趁手的兵器才好!要是你有空,我帶你去找我大哥哥……找我大哥哥……幫你……幫你……做一把合用的。”

    郭襄心里忽然一跳,怎么,她也有一個大哥哥?難道,我這么多年都找不到他,竟然會由這個女孩找到么?

    澤依同正說的興起,提到“大哥哥”竟然也停住了,忽然低落了起來,目光有點發直,像是陷入了回憶,又像在沉思著什么。

    郭襄只呆了哪一瞬,很快回過神兒來,看著澤依同那個樣子,不禁有點嘲笑自己,真是什么事情都要想到他身上,這個回紇女孩怎么會跟他有任何聯系。但見她這樣,想必也是跟她這個“大哥哥”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眼前她的一愁一嘆,都讓郭襄似曾相識。

    澤依同沉默了一會兒,喃喃的說:“我真的不懂么?難道你就都懂么?我就是不相信!”

    郭襄試探著把她從自己的世界里拉出來,“你這個大哥哥,他會鑄劍,是么?”

    澤依同幽幽的嘆了一下,不答她反問:“姐姐,你會因為我小,很多事都不告訴我,然后說你長大了就知道了,這樣么?”

    郭襄一呆,隨即笑道:“你想知道什么呢?我答應你,無論你問我什么,我都好好的回答,一定不用這話來敷衍你,怎么樣?”

    澤依同這下才回過神兒來,握住郭襄的手說道:“姐姐,你真心待我,我有好多好多話想跟你說,姐姐”小姑娘說著說著就激動的不行,郭襄有些寵溺的拍拍她,道:“好,那我們今晚就不醉不歸,你有什么想說的就都說出來,姐姐我一定陪著你!”

    郭襄走在鎮外的小路上,心里反復重復著澤依同講給她的故事。塵封了十年的往事也伴隨著澤依同的故事排山倒海般的浮現又浮現。

    “姐姐,你能體會那種感覺嗎?”兩個女人各自手拿著酒壺邊喝邊聊,身邊一堆空酒壺,郭襄看住她,等她接著說。

    “就是那種,一眼就認定的感覺。我第一次見到大哥哥的時候,就知道,我一定要嫁給他!”她再喝了一口,盯著郭襄,像是需要得到認同。

    “那是……一見鐘情!第一次見到,只用一眼!就一眼!你就已經不能再看向任何其他人了。”郭襄說。

    “對!就是這樣!姐姐,我從小到大,因為父親的關系,家里的下人或者族里的人都對我很禮讓,我喜歡學武,力氣又大,就連孜亞,他是唯一敢惹我的,可是他打不過我。他們總說我是假小子,沒有一點姑娘樣!那什么樣是姑娘樣?除了我自己我都沒見過別的姑娘,那姑娘樣不就是我的樣?嗝!”郭襄拼命忍著笑,繼續聽她說。

    “沒見到他之前我就聽說過他,他那么有名,幾乎整個回紇都流傳他的故事!他鑄劍的故事,他為鑄劍走遍天山尋找奇石的故事!可是當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我只看到他!我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肆無忌憚的玩鬧了,再也不能跟以前一樣說話了,他就那樣出現在我面前,我一點準備也沒有!”

    “能怎么準備呢?”郭襄淡淡的說著,仿佛又看見第一枚金針遞出,人皮面具摘下時那張英俊的臉。

    澤依同接著說:“我告訴他,我喜歡他,我長大了要嫁給他!可是他只摸著我的頭,笑著看著我,那笑容就像……就像我爹看我的時候!”

    “我看他根本沒把我說的當回事,就再跟他強調,他就問我知道什么是愛嗎?為什么要嫁給他?我說我知道,可他還是那樣笑笑,你知道嗎?那笑容讓我太惱火了!”澤依同就像又看到他的大哥哥的笑容,把酒壺在桌上砸的嘭嘭響。

    “那你,回答他了么?什么是愛呢?”郭襄問。

    “我……我答不出,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就是總想起他,看到什么聽到什么都可以想起他!這難道還不是愛么?他總是那樣的問我,總說我不是愛他!總說我還沒長大!所以,我一氣之下,就跑出來了,我要出來找這個答案,到底什么是愛?我要到什么地步才能不是愛他?!”

    “到底什么是愛?”這幾個字像錘子一樣砸的郭襄有些怔,耳邊又回蕩起那句話“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于愛者,無憂亦無怖。”我執拗于如何才能離于愛如何才能無憂亦無怖,到頭來什么才是愛?我又何來這滿腔的繞指柔糾糾纏纏十數于載,竟倒是為何?我,我真的……愛他么?

    騎在青驢上,郭襄又揉了揉頭,此時她已跟澤依同分開,突如其來的問題和一夜的宿醉讓她頭痛欲裂,可無論怎樣也無法不去會想昨夜她們說過的那些話。

    “那你……找到答案了么?”郭襄問道。

    “沒有,或者說,我不知道……可能是我走到地方還太少,我就想著到處走走,多去一些地方,也許就能找到他說的答案。”澤依同說。

    “你打算去哪呢?”

    “剛出來的時候一點也不知道要去哪,我就胡亂走著,后來想起家里的大人說起江南美景都贊不絕口的,我想可能會往那邊走走吧。”澤依同說。

    “那就這樣一直走?要走到什么時候呢?“郭襄問,像沒聽到她回答一樣,也不知是問她還是問自己。

    澤依同停了停,道:“也許某天就撞到那個答案,也許某天我累了,就會回去了吧。”

    “是啊,累了,就該回家了。”郭襄喃喃的道。

    兩人就在酒桌上昏睡過去。

    早上郭襄醒來只見到一張紙條,澤依同已經走了,這讓她覺得自己才是個小女孩。

    “姐姐,咱們是萍水相逢的緣分,與其依依不舍的分別,倒不如瀟灑一點。我就去姐姐說過的江南水鄉看看,一路往南。姐姐的劍恐怕不能再用了,一路往西到天山,找一個叫穆軻的師傅,他的名氣很大啊很好找哦,有緣咱們再會吧。”

    就這樣沒頭沒尾的留書,郭襄笑笑,這個小丫頭,竟是比自己當年還要隨性,還要執著。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