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章 紅衣女孩

    相親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

    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初莫相識。

    嶺南一條林蔭小道上,一個身穿淡黃輕衫的女子,側身騎著一頭青驢,正沿山道緩緩前行,她也不拉韁繩,任由那青驢信步,而她正低聲輕吟這首李白的《秋風詞》。

    此時正值深秋,兩側道旁雖尚有林蔭,卻也落葉飄飄,秋風瑟瑟,加之此處又距離集市尚遠,人煙罕至,更憑添了蕭索。那女子反復念了幾遍,又自輕輕嘆一道,“悠悠十載,那刻在石碑上的字想是更加模糊了,如何你在我心里,卻總是更加清晰?悠悠十載,我走遍千山萬水,是要磨掉這印跡,還是盼與你相見?悠悠十載,如何才能離于愛,如何才能無憂亦無怖?”

    這女子便是郭襄,自從少林寺與張君寶一別又已十載,如今已是一個年近三十的青年女俠了,而她口中心里念念不忘的人,則正是“神雕大俠”楊過。

    她一騎青驢,一柄短劍,孤身一人走遍神州,說與父母時是要游歷江湖增長見聞,但心中始終有那一縷情絲無法化解,是以不斷在外竟一走便走了十年。

    這日信步在這嶺南小道上,秋意正濃,又惹來一份空惆悵。想這十余年來,如此這般的情緒不知千百次,她也不再為難自己,略抬頭望望射入林間的光束。

    時年蒙古兵已長驅直入占領中原半壁江山,要不是父親母親一直固守襄陽,想那漢人江山早已失守,想到十年來自己四處游蕩,雖沒有什么作為,但見韃子兵欺壓百姓也義不容辭的出手相助,現下在這林間小道上忽而悠閑,忽而憂郁,實在有點可笑,想到這里不禁自嘲的笑了笑。

    忽然樹林高處傳來“噗”的一聲,似是女子的笑聲,郭襄聞聲望去,只見一個紅杉異族少女坐在樹枝上,本應是隱藏的,被她看到了也就不再躲避,干脆向她招招手,還笑吟吟的道:“你在想什么?怎么一會兒皺眉,一會兒又笑了?”

    郭襄聽她聲音清脆,說話又毫無顧忌直來直去,心里已添了幾分喜歡,見她身量嬌小,也就是自己初遇他時的年紀。怎么這也能想到他?這念頭一閃而過。

    郭襄也朝那女孩揮揮手,卻并不答話,反而問道:“你爬那么高,不怕摔到么?”

    女孩兒見她這樣問,頗有些得意,答道:“當然不怕!”話音未落,已經一個筋斗從樹上翻了下來,只是并算不上輕盈,以郭襄此時的修為,已看出她有一定的武功根基,但火候實在太淺,可她卻委實調皮,尚未站穩,又急著轉身:“你看,”說著手腳并用,三兩步就有上了樹枝。

    郭襄哭笑不得,根本來不及出言阻止。那小女孩在樹上坐定,還向她擺擺手,“看,摔不到的。”郭襄只覺得這女孩調皮間又有點可愛,就問她道:“你在這做什么?你家里人呢?”

    “恩,我不告訴你,你還沒告訴我為什么一會兒皺眉,一會又笑了。”郭襄看了看她,說道:“我想起了一位故人,于是皺起了眉,抬頭又看到了前面的景色,就笑了,這又有什么打緊。”

    小姑娘若有所思的道:“你的‘故人’,也會讓他教你武功,讓他陪你玩嗎?”

    郭襄這次卻是被問得一愣,卻見那女孩這次問完卻不似先前那樣明艷了,只坐在樹枝上出神,那眉眼一低的瞬間,郭襄卻生出了一股莫名的熟悉感,這種突如其來的感覺令她一呆。

    此時想是那女孩在那樹枝上做的久了,又上又下的,先前還運著勁,這會忽然出神,一股氣泄了,全身都壓在樹枝上,那樹枝再也支撐不住,咔嚓一聲折斷,小女孩正自發呆,這一下變故不急就要跌落,那樹雖不算高,這跌下來也要受傷。

    郭襄應變急速,只她一呆的瞬間,幾乎聽見樹枝折斷的同時便飛身縱向那女孩,女孩的腳剛剛脫離樹枝,便已被郭襄右手攔腰抱住,借著沖力又轉到樹后,伸左掌輕拍樹身,借力又轉回樹前,便已落地。

    這下飛身救人干脆利索,輕輕一掌,令深秋中本已準備離去的樹葉,伴隨著樹影間一個黃影和一個紅影飄飄落下,若是旁邊有人觀看,恐怕要喝出彩來了。

    小女孩呆了一呆,似是并不太害怕,竟對郭襄的功夫大為驚訝,“哇!你會飛!”

    她這一呆的空擋,郭襄正自在近處端詳她,古銅的膚色帶了濃濃的異域風情,標準的濃眉大眼更加像在告訴旁人她非漢人的特征,鼻梁高挺,嘴唇圓潤,現下還圓嘟嘟的鴨蛋臉,這要是過幾年等她長大了,一定出落成個標志的異域美人兒!郭襄不是沒見過美女,她媽媽黃蓉,她姐姐郭芙,還有楊大嫂都是江湖上一等一的美人!眼前這小女孩不能說比她們美多少,可就是勝在年輕,勝在她在中原難得能見到的剛毅之美。聽她對自己的功夫驚訝的大叫,郭襄“噗嗤”,再也忍不住,笑了出來,道:“小妹妹,我姓郭,叫我郭姐姐吧。你叫什么?”

    小女孩似乎對她的笑并不在意,忽閃忽閃著大眼睛道:“郭姐姐,我叫澤依同你們中原的人都好奇怪,有好多的稱謂,不過你跟他們不一樣,我喜歡你。”

    郭襄微微一呆,想這些外族人表達感情都是十分直接,很開心的笑道:“我也很喜歡你。澤依同,是什么意思呢?”

    “是橄欖,不過你不要叫我橄欖”小姑娘說。

    “哈哈!”郭襄大笑,發現真的是打心眼兒里喜歡這個女孩兒,“好,我就叫你澤依同。”

    “郭姐姐,你的功夫真好!我下來的時候就不能這么好看。”澤依同很是崇拜的說。

    “姐姐,那些人又來了!”澤依同指著遠處,只見遠處緩緩走來一隊人,漸漸靠近逐漸看清,那是一隊蒙古兵押送的犯人,說是犯人,因為郭襄看到那一隊老幼幾乎都帶著枷,隊伍一前一后各就一個蒙古兵,不斷的揮舞著手里的鞭子。

    郭襄只身在外這許多年,這種情景在蒙古人的勢力范圍總是見到,觀察對方實力后后她幾乎都會馬上出手搭救,就算實力懸殊她也會想了辦法搭救。在臨近塞外的地方這種情況很少見,畢竟這個時候蒙古人的勢力還不足以覆蓋到這里,所以在這見到這樣的情景略有一擲,有點顧慮身邊這顆橄欖,卻感到身邊一個紅影“嗖”的竄了過去!

    郭襄一驚,雖然心知那兩個蒙古兵未必是這個女孩的對手,自己又在一旁應該不會有問題,還是對她有那么一點擔心。

    只見澤依同飛身已經掠到領頭的那個蒙古兵身邊,右手一把就抓住了蒙古兵正好揮下去鞭子,她手臂一轉已經將鞭子控住順勢用力一帶,那個七尺大漢竟被這個弱質少女帶的腳下不穩,向前一個趔趄,郭襄略一詫異,萬想不到這女孩力氣竟然不小!

    那隊首的蒙古兵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之后反應也到迅速,一手加力想要奪回鞭子,另一手伸出想要抓澤依同左肩,但澤依同太矮小,他又太高大,一手過去直對著她頭頂,澤依同一個側身已從蒙古兵左腋下鉆了過去,順勢把鞭子在他身上一繞,左手把他的左手扳到身后,鞭子再一繞,動作迅速麻利,那蒙古兵右手還沒來得及放開鞭子,已經被她用自己的鞭子捆了。

    隊尾那個蒙古兵這時見勢不妙也沖過來,手中赫然揮著一柄長刀,澤依同把鞭尾往哪隊首的蒙古兵脖子里一塞,還不忘補了一腳,右手已經長劍在手,正接住那個揮刀的蒙古兵看過來的大刀。

    這個蒙古兵一出手,郭襄已看出他要比隊首那個高明很多,卻見澤依同毫無懼色,也想見見這小姑娘的真本事,于是悄無聲的來到隊首那個蒙古兵身后點了他的***道,手搭配劍,笑吟吟的看著澤依同對付那個揮刀蒙古兵。

    這個蒙古兵也是個猛將,澤依同雖然力大但畢竟年紀小,仗著輕功好,幾個騰挪下來也開始呼吸急促,那蒙古兵幾次重坎下來都幾乎把她的劍坎飛,她倒也倔強,始終緊握著佩劍,看了幾招,郭襄已經知道小姑娘雖然力大、輕功不錯,但武功根基著實不夠扎實,這樣一直硬撐著不被那蒙古兵震飛她的佩劍,恐怕虎口已經受傷。

    于是郭襄飛身上前,拔劍替澤依同擋住蒙古兵又一次揮坎,左手在他肩胛上輕輕一搭,那蒙古兵立時呆立不動了。

    這兩個蒙古兵都不是什么大將,平日也只欺辱平民百姓居多,頂多有些蒙古人摔跤的底子,那個揮刀的早些年也曾參與過一些與宋兵的對戰,學得些粗淺武功,對付澤依同這種初出茅廬的黃毛丫頭是夠了,遇到此時的郭襄那就只有束手就擒了。

    這邊郭襄制住了揮刀的蒙古兵,澤依同已經蹦蹦跳跳的過來,“郭姐姐,你好厲害!早知道這樣,我就不費勁了。”郭襄把那些老幼俘虜全都放了,又給了他們些銀子讓他們到最近的集市上去,那些人千恩萬謝了好一陣子才漸漸離去。

    這時郭襄才轉過頭,指著哪兩個蒙古兵問道:“你知道他們是什么人么?”

    “知道,他們是蒙古人!我剛到中原,就見到好多次了,他們總是這樣欺壓百姓!這要是在我家…”澤依同剛剛義憤填膺,忽然收住了話頭,情緒莫名的忽然低落的一下,郭襄看在眼里,也能猜到她就算不是回疆那邊的貴族,家中也必是顯貴,而她也很有可能是因為什么原因獨自離家出走的小姐,當下也不多問,為了避免尷尬不等她琢磨便道:“那你打了他們,你怕不怕?”

    “不怕!他們總是這樣欺負老弱婦孺,我恨不得好好的收拾他們呢!”

    “好!”郭襄知她不是漢人,年紀又小,本也沒指望她說出那些陳辭濫調來,聽她這些直率的言語,心里又對她多增了幾分喜歡。

    郭襄“好”字話音未落,佩劍輕揮,便以一劍一個解決了這兩個蒙古兵!

    澤依同一驚,臉上飛快閃過一絲復雜的情緒,有些驚,也有些怕!但這情緒一閃即過,很快便接受了這個現實,并且反應急速,拉著郭襄道:“姐姐,我們把它們扔到那邊的草叢里!”

    這樣兩個人就把兩個蒙古兵五花大綁又點了***,扔在路邊的草叢里,還用茅草蓋住,澤依同看起來是第一次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這樣成功,第一次毀尸滅跡,但是卻沒有一點慌亂,這確實讓郭襄對她另眼相看了。

    “姐姐,我們也到前面的鎮子里吃點東西吧”澤依同拉著郭襄的手說。

    看看天色,郭襄心道是要找個地方歇歇腳了。

    于是兩人便一同往竹林邊最近的鎮子上走去。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