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No.12 惶恐

    怎么會這樣?錢少,毛毛,小章魚,+7你們去哪兒了?“整個城市都遭受到了感染,我們現在往高速開,去周邊城市躲避!”灣灣說道。她突然轉過頭來,楞了楞:“礙savo怎么哭了?”savo搖搖頭,此刻的savo內心非常慌亂,如果她們也有了危險怎么辦,savo簡直不敢想象,心中一團亂麻。

    現在的情況很危急,如果把握這次機會,savo和灣灣可能成功逃脫,但是,舍友的安危始終讓savo擔憂,savo急切地想回學校看一看,哪怕是一眼,只要知道她們沒有變成喪尸,還活著,savo就有勇氣繼續闖下去可是,這樣的想法會不會太愚蠢了?

    Savo在灣灣的再三勸說下放棄了回去的念頭。現在是早上七點,陽光正烈,然而原本應該是生機勃勃的城市卻呈現出異樣的死寂。就連一只鳥也沒看到,街道上只剩零星的幾輛汽車。Savo跟灣灣說道:”要不然先去我家避一避?”

    savo的家離學校并不近,開車的話至少也要十多分鐘。如果耗費太多的汽油就不好了,savo尋思著可以抄一條人形巷道回家,平時汽車是不準進入的。但是那條近道陰暗狹窄,也不好調頭,也不知有什么危險等待著她們。Savo思索了一會兒,決定還是走車道。

    行駛在車道上,并沒有遇到什么危險,十五分鐘后,便到達了savo家小區的樓下。

    保安室空無一人,savo們來到了樓道口,里面昏暗寂靜,但是電梯卻還能運作。

    savo和灣灣按下按鈕,等待著電梯門打開的一瞬間。兩人警惕地站在一側,“叮咚”一聲,電梯下來了。

    好在,里面沒有恐怖的東西,二人安全抵達十樓。savo在家翻了個遍,連根火腿腸也沒找到,食物沒有,只好灌了些水在礦泉水瓶內。

    灣灣在客廳搗鼓她背包里的東西,savo則順便換下了沾有血漬的校服,再拿幾件換洗的衣物,再回頭看了眼自己睡了十六年的房間,別開眼,走到她面前擠出一絲笑:“衣服都拿好了,我們快走吧。”

    灣灣抬眼看著savo,沉默了一會兒,也站起來:“嗯,我們走吧。”

    兩人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電梯降到了一樓,自動門緩緩開啟,一個眼角淌血的長發女人臉上帶著僵硬的笑,幾乎是和savo臉對臉地出現在了電梯口,像是失去重心的長形物品一樣朝savo砸了過來

    這堪比午夜驚悚恐怖片的情節讓savo嚇得差點軟癱在地,灣灣一把拎著savo衣角將savo扯出電梯,這才幸免與跟那具僵硬女尸親密接觸的悲慘結局,電梯門緩緩關上,那個面帶笑容的女尸扭了扭脖子,四肢像是生銹了一樣艱難地向她們這個方向抓著

    直到自動門完全關閉,savo呆呆地任由灣灣扯著savo跑到太陽底下,那張詭異的笑臉卻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支線劇情——張語格 時間 AM3:00】

    小章魚獨自一人逃跑后藏在了學校的醫務室。她有些驚恐地四處看了看,發現墻上掛著的時鐘顯示現在時間是凌晨三點,沒想到這個夜晚會遭遇這么可怕的事,又餓又渴,正巧旁邊有一個飲水機,在小章魚正準備下床去倒杯水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不大的鈴聲在此時空蕩蕩的房間顯得格外刺耳。

    小章魚按下接聽鍵,電話那頭傳來陌生的男聲。

    “你現在在哪?!”

    “什么?你是誰?打錯電話了吧。”小章魚有些不安地說。

    可是,接下來那個人說的一串話卻讓小章魚不由一愣。

    “太好了,你還沒事!聽我說,現在情況很緊急我猜你這時應該還在學校里對嗎,現在我要告訴你的事你可能會覺得我在開玩笑,但是我沒有時間跟你解釋太多目前的情況就是,你現在所處的學校不知怎么回事感染了一種很可怕的病毒,師生都變得行動僵硬麻木,長出了尖利的獠牙,被那些中了病毒的師生咬過的人也會變成同樣的狀態就像生化危機電影里的喪尸一樣!!非常可怕。她告訴我們你還在學校里面,但是現在這樣的情況我們無法進來營救你,你務必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躲避那些喪尸,明天一早軍隊到了,你就安全了!!”

    “……”對方噼里啪啦地說了一堆讓小章魚摸不著頭腦的話。

    “記住,千萬不能喝學校的水,還有,那些喪尸是沒有痛覺的,對血液非常敏感,頭部是它們的弱點啊!!”

    男子話還沒有說話,電話那頭響起了激烈的打斗聲,然后就被掛斷了。

    【支線劇情——張語格 時間 AM 7:00】

    小章魚在醫務室里躲了好久,外面的哀嚎聲或是喪尸撕咬食物的聲音讓人毛骨悚然。

    “不能再待在這里了,必須趕緊撤離。”小章魚自言自語道。她環顧四周,尋膩了良久也未能找到趁手的武器。醫務室里能有什么呢?解藥?小章魚打開藥品柜,只見柜子的右上角有兩瓶藥,一瓶藍色,一瓶黑色。瓶子上面只是寫了”特殊藥物,等待實驗”這八個字。”天哪,莫非只有50%的存活率?”小章魚苦著臉嘟囔道。但是此刻她已經管不了這么多了,她把兩瓶藥都塞進自己的褲袋里,從醫務室的窗戶翻了出去。

    開闊的校園道路上已沒有了往日的熱鬧,死一般的沉寂讓小章魚每走一步都膽戰心驚。

    萬幸的是,女廁所里沒有喪失游蕩過的痕跡。

    小章魚進入廁所關上門后,大腦里不停地重復昨日夜晚遭遇的一切,那個面色烏青的女人拿著仙人掌僵硬地站在兩人面前,它恐怖的獠牙染著鮮血,脖子上的肉像是被活生生地撕去了一大半。這種恐怖的場面讓小章魚久久不忘…突然,她看見廁所的正門上寫著:”向左看!”小章魚往左看去,”向右看!”她又扭頭看去,”向上看”小章魚越來越害怕,緩緩朝上望去,….廁所的天花板上用血寫著:”千萬不要向下看!”小章魚怔怔地慢慢向下看….只見水里冒出一張殘缺的人臉,帶著詭異的笑容看著她…”不要啊!”小章魚大叫到。

    ……

    “什么?原來是個夢啊”她從虛幻中驚醒,望著干凈的四周…不由得長嘆一口氣。

    【支線劇情——許佳琪,李宇琪,錢蓓婷 時間AM 6:00】

    錢少正在為消音的死去而痛心不已,一旁的毛毛和+7焦急而又無奈。

    “現在我們該怎么辦?”毛毛問道,”房子外面到處都是喪尸,小章魚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哀傷和恐懼,對未來的害怕讓她們不知所措。

    “待在這里也不是辦法,我們總得去找點食物和水啊!我寧可被喪尸咬死,也不想被餓死.”+7說道。

    三個人默默地點了點頭。她們悄悄地下到一樓體育館,沒有驚醒熟睡中的savo和灣灣。

    “我以前看過生化危機的電影,知道頭部是它們的弱點,我們要找些爆頭利器,你看,這把鐵鏟就挺好的。那邊還有雙節棍…”+7想繼續說下去,錢少打斷了她,”雙節棍,話說沒練過雙節棍怎么用?不怕把自己打殘嗎?”+7笑道:’你以為我不會用嗎?no,no,no,我趁這個假期向我的同學陳思拜師學藝,耍雙節棍神馬的相當熟練,保護你們的重任就交在我身上了。”

    三個人拿上鐵鏟和雙節棍,輕輕打開了體育館門,警惕地走了出去

    【支線劇情——孔肖吟(喪尸形態) 時間AM 9:00】

    消音歪坐在校園里,看著游蕩的喪尸走過來走過去,這些邪惡的生物

    但是,她看著自己殘破的身體意識到,自己跟他們是同一陣營的。

    看著路邊殘破的店牌“向陽小吃”,消音不由得笑了,當然這是用一點僅剩的肌肉,牽動嘴角的難看表情。

    校園的小路上,有四散的內臟,燃燒的汽車,嗚咽的喪尸,但是沒有陽光!

    消音的意識是在今天早上恢復的,那時消音正在跟幾個同伴一起分食一只野狗。

    那血肉模糊的場面讓她作嘔,但是嘴中的美味,和腹中難擋的饑餓卻那么鮮明。

    啊~~~~~~~~~

    一陣尖銳的女人尖聲,劃破了寂靜。路上游蕩的喪尸紛紛回頭,然后迅速朝聲源走去。

    鮮血與美味!

    這個可怕的念頭瞬間出現在消音的腦海里。

    掙扎著站起身子,消音殘缺的大腿很難支撐行走,所以她只能慢慢慢慢,隨著尸群移動。

    刺耳的嗚咽聲環繞消音的周圍,這條昏暗的小路頃刻間已經擠滿了喪尸。

    在尸潮涌動中,消音僵硬的抬頭環顧四周。可以從樓房的邊緣看到一抹紅霞,這里是學生課間活動的地方,和平時期人流量非常大,當然現在尸流量也很大。

    當了一天的喪尸,消音已經對喪尸丑陋的身軀麻木了,反正也是其中的一員,怎么也不會惡心,而且鼻子已經壞了,尸臭也不是困擾。

    消音隨著喪尸大軍出了校園。轉過了街角,在寬闊的城市大道上,正對著一個巨大的購物中心,而你可以看到兩三輛加強吉普在尸群里突圍,子彈嗖嗖的飄過。

    無數喪尸喪生車輪和火藥之下,可這些惡心的東西才不會害怕,依然把吉普車圍得死死地。

    雖然他們是眾矢之的,但是其中兩輛吉普車上的重機槍絕不會讓喪尸們輕易地吃掉這些人類。

    消音微微瞇起,褶皺的眼睛,必須想點辦法才能拿下啊。

    【切回主線,時間:AM 9:00】

    savo和灣灣繼續跑著,突然出現了三男兩女,她們停在陰暗的角落,緩慢地朝savo揮著手,其中一個是住在savo家樓下的張伯伯。

    savo卻感覺不到欣喜,而是莫名的毛骨悚然。那些”人”聚集到軍車旁,savo和灣灣已無法靠近…

    她們見savo不過去,嘴巴一張一合,像是在說些什么。

    savo發現那些人的腿或者手或多或少都有些扭曲變形,但是她們卻沒事人一樣立在原地,說不出的怪異

    savo發覺這些“人”還有基本的思維和智商,并不像校園內的喪尸,他們在試圖引誘savo和灣灣過去

    往大道跑根本沒有遮擋的地方,它們數量比較多,如果這群“人”不懼怕陽光,會很危險。

    于是她們奔向了右手邊的綠化帶,那里可以通向修在附近的風光帶,樹木比較多,更方便躲藏。

    后面的“人”怪異地扭著腳步追了過來。

    兩人跑到一處隱蔽的綠茵后躲了起來,追趕savo的“人”分散了,她們失去了目標,正在附近探頭探腦,他們好像并沒有敏銳的嗅覺。

    savo對灣灣說:“從前面下去,沿著往前走,就可以走到大橋上,我們在那找輛車子開出城。”

    灣灣點點頭,警惕地四處望了望,savo小心地挪到了草坪斜坡邊上,跳了下去,好在草厚,并不疼。

    馬不停蹄地跑了將近五分鐘,終于甩掉了那幾個追趕的“人”,也許叫她們活死人更加貼切。

    這時,兩人到了風光帶的盡頭,不遠處是交通大橋,街道兩邊是便利店和加油站。

    savo們先是去加油站內的小型自助超市搜刮了一些物品,然后找到一輛沒有上鎖的汽車(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上滿了油,可以開了。

    系好安全帶,車子發動了,由于這個方向離老路較近,savo們放棄了往高速走,往老路方向開去。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