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No.11 逃離

    當savo再次睜開眼睛時,陽光擠過半掩的窗簾布灑在陰暗的體育館內,提醒著savo現在已經是白天。

    噌地一下爬了起來,savo懊惱著自己怎么一睡就睡到白天了,扭過頭,卻沒看見灣灣。

    只剩下她睡過的毛毯扔在地上,電水壺也不見了。

    savo注意到熱水壺不見了,便想灣灣只不過是先醒來去圖書館拿電底座燒水罷了,她絕對不會拋下savo不管的,便乖乖地又坐回原地等。

    大概過了十分鐘,突然二樓發出咔吱咔吱的響聲,savo驚地握緊鐵鏟四處張望,接著傳來奔跑的腳步聲,savo看見灣灣衣服濕了一大塊,從樓上的走廊往savo的方向跑來,邊跑邊喊:“上面危險!!”

    savo正準備朝正門沖,便被下到一樓的灣灣截住,她拽過savo的手往另外一個通道跑!

    savo來不及問太多,只是提醒道:“這邊是音樂室走廊,沒有鑰匙進不去!”

    只見灣灣快速地從口袋里掏出一串鑰匙:“我剛在圖書館就是找到了這個,結果那些該死的玩意越來越變態了快,總有一個能開的吧,正門不能走,有喪尸!”

    一串鑰匙一共有十片,其中六片小的四片大的,對比了一下音樂室鐵門的大小,應該是大片的鑰匙,大片鑰匙里分別有三片貼著標簽,依次寫著“M”“L”“C”,還有一片沒有標簽,眼看后面的喪尸就要撲過來了,只能選一次,憑直覺,哪片能開!?

    A鑰匙的標簽上寫著M,是music的開頭字母,而L代表著實驗室,C代表機房。Savo用”M”鑰匙打開了門。savo用力關上門,那些喪尸剛好被堵在外面,伸著手臂試圖想通過縫隙把savo勾過來。突如其來的恐懼使savo嚇得臉都白了,灣灣拉著savo繼續往里跑。

    “里面沒有出口的,我們進這里干什么?”

    她指了指走廊:“我剛才從二樓的圖書室窗戶看到了軍車!剛好就停在這下面,我們可以從窗戶跳到車上,不是很高的!至少不會殘。”

    為了安全起見,savo還是決定讓灣灣跳下去探探風。灣灣只背著那個黑色雙肩包,鏟子錘子都在savo身上,因為拿著武器往下跳有礙行動,也怕誤傷到自己。灣灣剛一站穩,savo就聽見下面嘎吱一聲,什么東西擠開了另一邊看不見的車窗,速度非常之快地朝灣灣襲來。

    灣灣立即伏倒,躲過迎面而來的爪子,伸出左腳狠狠地將那個半個身子都擠上來了的喪尸踹了下去。

    savo注意到那個躲在車內的喪尸穿著一身迷彩服,上面別著軍徽,但是整個身體已經腐爛了,五官已經分不清哪里是哪里,看起來格外惡心恐怖。

    “別下來!”灣灣反手將雙肩包甩到身前,趁喪尸還沒有站起來的空檔從里面翻出那個那把臂力器,兩個接頭非常堅固,拼在一起也不算短,她就跪在車頂小心地反擊著靠過來的怪物。

    灣灣處在高處,不斷用臂力器猛擊它的頭部,好幾次差點被它咬到,這個人應該是沒死多久,并沒有進化地像校園里其它喪尸那樣變態,被灣灣抽了幾下,就軟癱在地上了。

    小心試探了一會兒,確定喪尸已經沒有了反應,她才叫savo快點跳下來。

    savo先把武器丟了下去,接著也落到了車頂上,僵硬地撇過頭,盡量不去看下面那灘血肉模糊。

    灣灣先跳了下去,從沒關的車窗內拔出了車鑰匙,打開車門坐了進去:“還愣著呢,進來啊。”

    savo心中慌亂疑惑地爬進了副駕駛,為什么軍車被丟棄在這里?其他軍人呢?她們沒有來搭救我們么?

    恍惚中,只呆呆地看見灣灣替savo系牢了安全帶,她右手抵在眉心,咬著牙呼了口氣,猶豫了一會兒,生疏地踩下離合器,拉下排擋桿。

    汽車發了出嗡嗡的啟動聲

    “在這之前,我只偷偷開過老爸的車一次,沒想到第二次居然有幸摸到軍車,有機會一定要跟別人炫耀炫耀。”

    灣灣說著擠出一絲干笑,她試圖用輕松的語氣來緩解一下車內的緊張氣氛。剛轉出體育館,就是那條放滿自行車的小道。此時這條小道布滿了血跡和或蹲或站啃食著殘骸的喪尸。那些包裹著手足的臟綠的布條,即使已經被血漬染紅,但savo還是能分辨出那些是戰士們的迷彩服。savo不知道在這段時間這個城市到底發生了什么,心下只有悲痛和難過。再抬頭,那學校的鐵門已經是打開,但是沒有想象中特種兵們拿著武器站得筆直的身影。有的只有更多喪尸,和一些布滿鮮血的戰車。

    遠處發出的陣陣嚎叫驚醒了savo,再回過神來時,savo差點一頭撞在玻璃上。

    灣灣駕駛著軍車飛快地沖向敞開的大門,其間聞到她們身上氣味的喪尸們瘋了一樣撲了過來,接著被撞倒在地,被車輪碾過,它們拖著腸子,呆滯地、慢吞吞地在后面追著

    savo心驚膽戰地望著后車鏡,學校大門越來越遠,savo和灣灣終于離開了恐怖的學校。

    但是噩夢遠遠沒有終結,開著車飛馳在街道上,那些小汽車、攤位、店鋪都開的開停的停,但是整個城市一片寂靜,似乎已經沒有了人煙。

    這是怎么了?為什么外面也變成了這樣?!

    savo壓抑的淚水還是忍不住流了出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