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No.10 抉擇

    “啊……” 灣灣突然松開savo,劇烈的疼痛讓灣灣再也堅持不住跪在地上。“灣灣,灣灣,你怎么樣啊!”“好……好……多了,陣痛已經過去了…不過……不過我的腿好像開始麻木了”

    “這是怎么了?”灣灣的尖叫驚醒了+7,錢少。“灣灣,灣灣她,會不會中了尸毒……”“別愣著了,要是真中了尸毒,那她不就也會變為喪尸的!灣灣讓我們看看你的腿。”說著把灣灣抱到椅子上。

    再次查看灣灣的小腿,那里已經發黑了一大片……savo突然想起了從白大褂那里得來的不知道什么的藥劑,像抓著了救命稻草一樣:“對了!內個白大褂男子不是說內個藥是什么抗體么!也許有用!”

    錢少搖搖頭:“別傻了,savo你沒看見他也是中了尸毒了么,如果被抓傷后用了有效他還會死么。”

    “不試試怎么知道?!也許是有時間限制,萬一用遲了沒效果了。” 她根本就是在逞強,喝了藥,也許還有救,如果就這樣坐著,絕對是死路一條,savo不想失去這個同生共死的伙伴,更不想失去自己喜歡的人……

    “我擔心你,害怕你會出事啊!” 灣灣:“”“試一試吧,也許有效呢?”savo勸說道,“我也不知道,但是這種東西不應該浪費在我身上了”呆滯地盯著savo。“灣灣……你不要這樣想好不好”

    “我還記得白大褂死前說過“左……毒……這意味著什么呢?左邊口袋有毒?左邊口袋沒毒?”錢少補充道。“內個男的……不會是在在騙人吧?”+7問。

    “我記得當時白大褂男的死前身上并沒有傷痕跟血跡,顯然導致他直接死亡的原因可能不是喪尸……他說,左毒……我感覺大概就是告訴我們左邊口袋有毒,何況穿著化學室的白大褂應該是這個學校的老師,又沒有害人動機,應該會挑了最重要的字眼提醒我們。毛毛看著灣灣……分析剛剛發生的。

    “還真是這樣……”錢少說著拿出那兩瓶藥劑擺到桌子上。又說:“這瓶透明藥劑是我從左邊口袋拿的,然而只有半瓶。會不會是白大褂就是喝了這個瓶子里的失敗抗體才死去的。

    大家選擇了那個看起來似乎更危險的黑色瓶子。

    “萬一…萬一…這個也是失敗品…又或者……”毛毛回過頭去瞪了+7一眼。+7識相的閉嘴,感嘆這許佳琪能不能說點好話……

    “其實佳琪說的也不是全無道理,不如,我先喝一點試試……”毛毛對灣灣說到……

    “毛毛……你……”

    “要試藥也應該是我試……畢竟灣灣對我有救命之恩……”“行了!”savo還沒說完就被灣灣打斷,見灣灣一把奪過裝著黑色液體的瓶子,灌了一口下去……

    眾人小心翼翼地看著灣灣,見她喝下去后并沒有什么不適的反應,眾人這才松了口氣。灣灣手臂的烏黑開始淡了下去,慶幸著幸虧搶救及時,savo心有余悸地握緊藥劑瓶,久久回不了神。

    傷勢漸漸愈合,灣灣深深吸了口氣,平復了緊張的心情:“我想先休息一會兒恢復體力。”

    savo: “是啊,你剛受了這樣的傷,如果一直處于緊張危險的狀況會對愈合很不利的,灣灣你先休息吧。”

    毛毛把她的毛毯給灣灣蓋上。緩緩的說:“如今灣灣受傷,我們要時刻提防著四周未知的危險。灣灣你先休息吧……”

    灣灣的傷勢好轉,大家也放下心來,+7百無聊賴地看著從樓上的圖書室拿來的幾本耽美小說,翻一頁,咬一口餅干,寬敞的體育館時不時回蕩著savo清脆的咬嚼咀嚼的聲音,驅去幾份死寂,倒也不那么害怕了。

    錢少望向窗口,想著自己的心事。毛毛和savo一起守在灣灣一旁 ,這時原本睡得死死的灣灣卻不停地冒著汗,咬著牙似乎在憤怒著什么事毛毛以為是傷口復發,上前查看,傷口恢復的很好,才幾小時就已經只剩下一條不是很深的抓痕了,灣灣焦躁不安地皺著眉,像是被夢魘纏住了。

    “…&#%…不要…不要”灣灣嘴里含糊不清地說著什么。

    “嗯?什么?”一旁的savo湊近了仔細聽著。

    “媽……不要……不要”灣灣自言自語。savo裹著毯子縮在一旁,累得眼睛打架,告誡自己只小瞇一會兒,就一會兒。savo打了個哈欠,腦海中也浮現出爸爸媽媽的樣子,忍不住淚水掉了幾滴,悄悄抹去,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逃出去,他們在天上應該看著我吧……savo想著想著,便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