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章 龍與狼

    安迪在跳上擂臺之后,望著站在對面一直維持著‘絕對領域’狀態的坂崎良,不由皺了一下眉頭,到目前為止,坂崎良維持著這個狀態已經過五分鐘了,按理說應該已經精疲力盡才是,可是以坂崎良的狀態來看,似乎維持著這個負荷的狀態對他來說并不算什么,為此,他不敢有一絲的大意,急忙用出了‘絕對領域’。英俊的臉龐的之上先是泛起淡淡的紅光,飄逸的金無風自動,衣服被氣勁猛的鼓起,一股不輸于良的磅礴力量頓時從安迪的體內爆射而出。新的戰斗正式打響了。

    因為,安迪在拜師之后曾被送往山田十兵衛那里學習他老人家的‘骨法’,加上他從小就學習八極拳,所以他的格斗技法大都是結合兩種武術的招式,至于不知火流的格斗技法他幾乎沒有練,因為那些并不適合他的格斗風格,所以他只學了不知火流的‘火焰氣勁’和名為‘幻影不知火’的移動身法來補充他在移動度及招式威力的不足。

    戰斗一開始,安迪的身影就如同董天之前擂臺上使用的招式那般,瞬間分成了六人,但他并不像董天那般緩緩向前移動,而是在化作六‘人’的同時,瞬間結合‘斬影拳’化作六只利箭,拖著六條長長的殘影,朝著坂崎良沖去。

    “猛虎雷神剛!”隨著安迪的越來越接近,坂崎良的雙眼猛的睜大,對準其中一個人影就揮出了自己拳頭。招式被擋,安迪不慌不忙順勢用出了八極拳貼身近戰的招式‘擊臂背水掌’與坂崎良纏斗起來,‘啪啪啪’絡繹不絕的**碰撞聲傳出,論近戰,安迪絕對過自己的哥哥泰利,短短的數十秒內,紛紛吃了對方十幾拳,縱使有‘絕對領域’氣勁護體,兩人的‘血量’還是在不停下降。

    “咻咻!”大概是察覺這樣下去只會以兩敗俱傷結尾收場,安迪和坂崎良只得改變戰略,在和對方硬拼幾招之后,彼此抓住機會快疾退,然后落地的瞬間,同時將自己的力量推至頂峰狀態。

    “龍虎亂舞!”

    “裂破彈!”

    兩股強大的力量瞬間碰撞到一起,強大的氣勁瞬間便沖破了擂臺周圍的防護磁場,更是將早已不堪折磨的擂臺給破壞的面目全非,鈦金屬擂臺就如同一個易碎的玻璃一般,被兩人這股強大的力量,給轟了一個稀巴爛,激起了大片的巖石碎屑和灰塵,好在觀眾的座位距離擂臺有一段距離,不然的話,一定會受到波及的。畢竟,一米多高的擂臺以及擂臺周圍部分,雖然都是由鈦金屬制成,但下面的地基卻只是結實山體巖石而已。

    當灰塵散去的時候,擂臺之上的兩人漸漸顯出身影,只見坂崎良正傲然而立的破損的擂臺之上,雖然嘴角掛著一絲鮮血,但氣勢卻一點沒有減弱的感覺,電子屏幕上,代表著他的‘血量’的長格,已經損耗了五分之四左右。而安迪則十分狼狽的癱坐在一塊被分裂的擂臺凸起的部分上,原本飄逸的金,已經變成了丐幫的頭型,顯得十分凌亂,而且臉色也變得十分蒼白,嘴角還掛著血跡,身體和衣服多處破損,白色的道服上全是血跡,胸前也凹下去一塊。電子屏幕之上,代表著他的‘血量’的長格也已經見底了。

    擂臺之外,因為受到波及,并沒有用鈦金屬加固的地面,掀起一塊巖石,而裁判正被趴在幾塊較大巖石之上,表情顯得有點茫然,拿起話筒喃喃的說道:“啊…我…我還沒死!”說完望向擂臺愣了好半天,才大聲宣布道:“坂崎良選手獲勝!”

    “啪啪啪…!”休息室內,董天笑著鼓起掌來,說道:“好厲害啊!把擂臺都給毀了。擂臺看起來花了不少錢,不知道要不要賠償大會的損失?”

    “天,你關心的只有這個嗎?”king沒想到董天會這樣想,先是愣了一下,隨后噗嗤一笑,笑問道。

    “當然,很顯然的問題,不是嗎?”董天笑著點了點頭,望著king一本正經的回答道。

    “說的也是呢!”king看到董天這幅認真的表情,忍不住露出一絲愉快的笑容點頭說道。

    “董大哥,擂臺都已經壞了,接下來的比賽怎么辦?”一旁的藤堂香澄立刻好奇的問道。語氣很正常,并沒有生氣的表現,很顯然,董天之前為她治療的時候,給的那點‘精神暗示’已經讓她忘記之前在擂臺被董天用‘天國之門’這個招式,痛揍的‘仇恨’了。

    董天笑了笑,指著一大群穿著建筑工作服,正在‘搶救’擂臺的工人開口說道:“放心好了,以神樂家族的財力,面對這樣的小問題還是很容易解決的。”說著笑著走到酒柜旁,從酒柜內拿出一瓶紅酒,又拿出四個高腳杯,走到休息室的沙前坐了下來,并將紅酒和酒杯放在沙前的玻璃茶幾之上,望著三女笑著對king喝不知火舞說道:“舞、king,比賽大概要半個小時之后才能繼續進行,不如我們先坐下來休息一會吧!這里可是有難得好酒,82年份的。”說著舉起手中的紅酒笑著說道。作為大會的舉辦方,神樂萬龜為了不讓格斗家產生什么不滿的情緒,休息室內不僅提供了名貴的酒類,只要格斗家愿意,他完全可以再休息室內嘗到最好的美食。

    聽董天這么說,喜歡紅酒的king以及不知火舞立刻笑著說道:“好啊!”然后笑著走到茶幾前,貼著董天坐了下來。

    香澄望著坐在茶幾前的三人,立刻不滿的開口說道:“董大哥,king姐姐、舞姐姐,你們為什么不叫我也坐下來呢?”

    聽香澄這么說,已經將紅酒的瓶塞打開的董天,保持開酒的姿勢笑著說道:“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未成年的小孩子是不可以喝酒的吧!”說著不再理會香澄,笑著為king和不知火舞倒起酒來。

    “我才不是小孩子,我也要喝酒。”被董天稱為小孩子,香澄仿佛被握住尾巴的貓咪一般,毛豎起惱羞成怒的對著董天大喊道。

    董天聽香澄這么說,停下倒酒的姿勢,望了一眼香澄的在道服之下微微鼓起的胸部,又看了一眼穿著忍者服的性感美人自己的妻子不知火舞的胸前,眼中閃過戲謔的眼神,故意又多看了幾眼香澄的胸前,仿佛在作比較一般,然后緩緩端起高腳杯,輕輕的晃動酒杯,臉上閃過一絲笑意說道:“是嗎?真看不出來。”

    望著董天有點‘猥瑣’目光,香澄表情先是一怒,可是當她將胸部和與董天手拉手的不知火舞的胸部和惹火的身材做對比的時候,不由的露出了如同斗敗了的母雞的表情,低著頭不再說話,臉上滿是委屈的表情,明亮清澈的雙眼,泛起了點點水汽。

    看到香澄這幅表情,king和不知火舞不由一笑,不過當眼尖的不知火舞看到香澄快要哭的模樣之后,不由給了董天一個白眼說道:“天哥哥,真是的…”隨后便將手中的酒杯放下,走到藤堂香澄的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指著茶幾上的第四個杯子笑著說道:“好了,香澄,天哥哥在和你開玩笑呢!你看,他不是拿出四個杯子嗎?這里除了你之外,還有第四人嗎?”

    聽不知火舞這么說,香澄的臉上先是一喜,抬起頭來,用水汪汪的大眼睛望了一眼不知火舞,又忘了一眼正在往第四個杯子里倒酒的董天,再一次露出疑惑的神情,緩緩說道:“小舞姐姐,我知道董大哥是在和我開玩笑,可是…我就有一點想不明白。”

    “什么?”不知火舞疑惑的問道。在不知火舞說話的同時,king和董天都停下手中的動作望向香澄。

    望著將視線都放在自己的三人,香澄的泛起了可愛的紅暈,語出驚人的道:“為什么…為什么,男人都喜歡胸部比較大的女孩子呢?”

    “碰!”董天一聽,不由打了一個趔趄,差點就把手中那支82年的紅酒該甩飛出去,要不是king眼疾手快,這瓶酒就算報廢了。當董天好不容易恢復過來的時候,才覺king和不知火舞都用充滿笑意的目光看著他。

    “嗯…咳咳…喝酒…嘻嘻…喝酒!”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