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章 zero的出現

    在柯內莉亞的命令下,魯魯修混進了撤退的部隊中,輕而易舉的來到離柯內莉亞不到的地方,隨著他將桑德蘭停下之后,他透過傳感器看到一個一個如同古代身穿重甲將軍一般的黑色從不列顛的陣營中沖了出去,在他的身后還有幾架柯內莉亞的親衛隊‘格洛斯特’,看到這里,魯魯修不由露出嘲諷的笑容說道:“真拼命啊,柯內莉亞,竟然將希望寄托于親衛隊。”

    薩米特的‘墮天使’因為不列顛的刻意宣傳,它的造型已經在眾人的腦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影響,可是現在這個被羅伊德和薩米特聯手改裝之后墮天使還沒有受到之前的宣傳,所以魯魯修一時也沒有想到這會是帝國第二騎士的座駕。

    魯魯修不屑的看了一眼從身旁經過的‘墮天使洛斯特’,拿起手中的的對講機說道:“這里是復識別信號,作為不列顛軍行動。”

    “明白了!”出于對信任,那名恐怖分子立刻照著魯魯修的話去做了。

    “作為誘餌啊。”魯魯修看著屏幕上一閃一閃的孤立在戰區的“不列顛目標”在心里微微一笑輕聲說道。

    “現一臺射信號的留在了市外區域。”達爾頓看著屏幕上一閃一閃的識別信號立刻柯內莉亞匯報。

    “無法通訊嗎?派遣救援班…”參謀府的官員們立刻說道,這讓坐在座位上的柯內莉亞不由的皺了一下眉頭,厭惡的看著眼前的這些白癡,都這個時候了,白癡都看得出來那是誘餌。看來真的和薩米特的說的一樣,克洛維斯的死真的些廢物脫不了干系,這些人簡直就是浪費納稅人金錢的蠢豬。

    “摧毀它。”想歸想,柯內莉亞還是看著屏幕上的識別信號果斷的下達指示。

    “怎么能這樣?或許他成了敵人的人質。”參謀府的飯桶們跳了出來對柯內莉亞的指揮指手畫腳道。

    “我已經下令后退了,我不需要不能執行我命令的士兵。”柯內莉亞立刻無懈可擊道,意思很明顯,不服從命令就是叛國,既然是叛國罪就只有死。

    “就是這樣。”達爾頓冷酷的補充道。

    “但是…”

    “即使丟掉性命也要執行任務,如果是我的部下的話就要有這種覺悟。”柯內莉亞看著屏幕上的識別信號解說道。

    配合著柯內莉亞的解說,薩米特和吉爾福特等人立刻通過通訊器說道:后薩米特已經率先毫不猶豫的向那沒有服從柯內莉亞命令的桑德蘭沖了過去。

    道看不出識別信號嗎?是自己人哦。”恐怖分子看著高接近的墮天使,立刻驚慌的叫喚道。可是黑色的墮天使似乎沒有任何停頓的意思,依舊朝著他沖來,隨著墮天使的接近,恐怖分子終于壓抑不住心中的恐懼,生。”在叫罵了一聲之后,駕駛者桑德蘭向后跳去,拉開一小截距離的距離,瘋狂的射擊著。

    看著射擊的桑德蘭,薩米特的嘴角微微一翹,駕駛著墮天使連續晃動幾下躲開了對方的攻擊,然后連武器都沒有使用,直接一拳對方的駕駛艙連帶里面駕駛員給砸扁。做完這一切之后,駕駛艙內的薩米特微笑著說道:“笨蛋,雖然我不喜歡虐殺平民,但是你既然成為戰士,就要有死的覺悟。”或許是常年征戰的原因,只要進入戰斗,薩米特就會是一名合格的戰士。

    “不進行確認,那樣的話信號打開,后退到醫院廢墟附近伏起來,解決掉攻擊追擊的敵人”魯路修看著手下的識別信號被閃著黃色方塊代替,知道已經被那個移動度快的嚇人的黑色解決了,立刻撥通了其他的恐怖分子的對講機。

    “又是信號嗎?我的弟弟哦,你真是自大啊!如果柯內莉亞連這個都看不穿的話,那么我當初叫她讀的兵書和計謀不是白學了嗎!看來我這個做哥哥,要先給你上一課才行。”薩米特看著屏幕上的信號不由笑著說道。

    “公主殿下,命令呢!”達爾頓看著屏幕上再度出現的信號,看著沒有說話的柯內莉亞道。

    柯內莉亞微微一笑,看著達爾頓說道:“讓薩米特自己解決吧,他可是神圣不列顛帝國的第二騎士,(心里:我最聰明可愛的弟弟!)這點小問題還難不住他,將戰場上的指揮權全權交給他,吉爾福特卿,你和親衛隊就暫時就聽薩米特的指揮好了。”

    爾福特和另外兩個親衛隊的隊員立刻開口說道。

    不知道什么時候,薩米特不要開口,柯內利亞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仿佛心有靈犀一般。薩米特通過通訊器聽到柯內莉亞的命令之后,在心里微微一笑道:“謝謝你了,皇姐!”說完打開通訊器對著吉爾福特三人說道:“我從正面出擊,格洛斯特上前采取包圍策略。”

    “不追來?遭了止埋伏,立即撤退。”魯魯修之前沒有動手格羅斯特竟然從側面接近伏擊部隊的側后方,立即意識到,敵人有很高的戰術素養,并不是之前的烏合之眾,急忙下令伏擊部隊撤退道。

    薩米特在用手臂上的斬擊鐮將試圖逃離的桑德蘭的駕駛艙擊穿之后,聽到吉爾福特沒有現敵人的報告之后,淡淡的一笑說道:“看穿我的策略了嘛!不愧是我的弟弟。但是…魯魯修,誘餌你就不要收回了,接下來你會有什么招數呢!我好期待啊。”

    穿了薩米特的策略嘛!看來對方真的是內莉亞看著屏幕上移動的信號標記,仿佛在觀看兩位國手在下棋一般,不由的笑著說道。

    魯魯修看到這一結果,不由的皺起了眉頭,看來柯內莉亞沒有想像的那么簡單,立刻抓起通訊器說道:到敵人后方去,怎么了?快回答久不聽見回答,魯魯修已經猜出了大概,好不容易有個稍縱即逝的戰機,這幫恐怖分子們竟然擅離職守做起了逃兵。在輕聲叫罵一聲之后,魯魯修繼續下達命令道:“可惡們去。”

    一名駕駛者桑德蘭的恐怖分子在聽到魯魯修的命令之后,立刻說道:“別說笑了,對方可是柯內莉亞的親衛隊,沒可能贏的。”說著拉開了自動脫離系統,和駕駛艙一起離開自己的位置。恐怖分子畢竟是恐怖分子,再怎么說也只是一群烏合之眾。只會在順風順水的情況下服從指揮,一旦情況不利,為了活下去,自然爭先恐后的投降,逃跑,更不要說慷慨激昂的從容赴死了。

    們投降…“恐怖分子開始忍不住跳下桑德蘭,丟下手中的火箭筒,步槍,舉著雙手用蹩腳的英語向不列顛軍投降喊道。

    “我們不會抵抗。”

    “繞過我們吧!”健忘的恐怖分子們好像已經忘記了,剛才是誰把不列顛的6軍部隊打得落花流水的。

    負責現場指揮的薩米特在了解到恐怖分子紛紛投降的情況之后,立刻冷笑著說道:“既然敢開槍就要有被殺的覺悟,殺了他們。”說完在心里想道“我的弟弟魯魯修,希望這堂課你要好好的聽哦,千萬別忘了,我可是很期待接下來的事情哦。”

    么樣了…”沒回答,看樣子被柯內莉亞的親衛隊干掉了,魯魯修換了個頻道接著說道:護n4。”

    “這里是找到了其他獵物,先干掉這個。”通訊器中傳來恐怖分子興奮的聲音道。

    “不是的,那家伙是誘餌從命令。”魯魯修急忙苦口婆心的勸說道。

    “你在說什么話,不再這里干掉的話…”對方沒有聽從魯魯修命令的意思,抬起手指的武器對準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獵物’。

    “快退下,敵人會從上面攻來命令。”魯魯修拼命的大喊道,可是代表B7的識別信號還是被替。

    “消滅敵機一架!”吉爾福特從天而降將B7的駕駛艙刺穿之后,平淡的報告到。

    “很好,吉爾福特卿,不愧是皇姐的騎士。”剛將一架桑德蘭給擊毀的薩米特通過單線通訊器笑著說道。

    “不敢當,薩米特殿下!”吉爾福德說道。

    魯魯修在確定B7死亡之后,不由的罵道:“真愚蠢報你那里的情況。”

    “說什么情況…”對方還沒有來得急說什么,已經被一架格洛斯特給刺穿了。

    余的人從p開始依次報告…”魯魯修覺通訊已經單方面的停止之后,急切的想知道自己剩下的‘兵力’,看樣子打算重振旗鼓背水一戰。可是外面的廣播打斷了魯魯修的部署,達爾頓的聲音響遍整個戰場道:“作戰結束,全軍采取第四隊形集合…”

    “被鎮壓了,被這么簡單就…連游戲都稱不上。”魯魯修不由的沉浸在失敗之中。

    “沒能像新宿那樣呢者說是模仿他的人嗎?算了,立即就能明白。”柯內莉亞坐在指揮艦的艦長席上,得意洋洋的表勝利宣言,似乎在為薩米特這場漂亮的戰斗感到高興。

    “這也能稱作組織,差距太大了。”魯魯修終于能心平氣和的總結失敗的教訓了,他開始明白到,沒有紀律的組織永遠不可以稱作組織。但是,今天注定是魯路修要倒霉的日子。

    “通告全體駕駛員。打開艙門,確認相貌。”廣播里傳來柯內莉亞張揚的聲音。“重復一遍,駕駛員全員打開艙門,確認相貌。”

    “柯內莉亞!!”魯魯修立刻歇斯底里的喊道。

    “怎么辦…如果照做,即使沒有面具,我的身份也會暴露,這絕對不行。使用行的,不直視對方就沒有作用,敵人在那么對步兵或其他機師…不行的對方數量太多了,而且又如何讓他們都往這邊看許有可能,只要我自稱是是那么先制人強行突破。不現實,面對柯內莉亞的親衛隊,這是自殺行為。”面對突然難的柯內莉亞,魯魯修一點防備都沒有,已經沒有時間多想了,所有的乎都打開了艙門。

    薩米特看著眼前這個唯一沒有打開艙門的桑德蘭開口說道:“打開艙門,輪到你了。怎么了,快開艙門。”

    駕駛艙內的魯魯修被薩米特的聲音拉回了現實,急忙開口說道:“那個在剛才的戰斗中艙門被卡住了。”

    薩米特不由的看了一下魯魯修的駕駛艙,現上面什么傷痕都沒有,他不由的一笑說道:“我知道了,那么由我來幫你打開,轉過身來。”

    “我明白了,現在立刻…”魯魯修知道自己如果在辯解下去,迎接自己的只有死亡。

    現一個站在外面的機師大聲喊道。

    然是這種性格嗎?”柯內莉亞饒有興趣的打量著屏幕上的道。

    “不可能。”駕駛艙內的魯魯修立刻驚訝的喊道。

    薩米特立刻笑了一下,輕聲說道:“真的來了嘛然的話我還不知道怎么辦才好呢!”

    “逮捕他小隊騎乘。”吉爾福德忙不迭的指揮部隊。

    “影像捕捉,目標確認。”

    “只能順水推舟了。”魯魯修急忙駕駛者桑德蘭沖了上去,連出前,他萬萬沒有想到會有這么狼狽,反而要靠一個來歷不明的人幫助才能脫身。

    看著已經沖上去的魯魯修,薩米特不由的笑著說道:“學校見,魯魯修。”說完通過通訊器說道:“公主殿下,戰斗都已經結束了,我想我先回學校了,我還有很多作業要做。”

    聽薩米特這么說,柯內莉亞微微一笑說道:“辛苦了!”

    近似乎老是把章節錯,下次不會了(大概吧!)。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