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4章 不同的剎那

    剎那發現我一直用驚訝的表情看著她,嘴角不由得翹起,緩緩抬起手中的掃帚,輕聲低吟道:“奧義……斬空閃!”一道劍氣立刻向我襲來。

    感覺帶劍氣的襲來,我的右手立刻動了一下,一道拳壓立刻迎上剎那的劍氣,隨后我只感到肩膀一疼,一道半尺長的傷口出現在我的肩膀之上,血液立刻從傷口噴了出來,這讓我不由的呆了一下。

    剎那在看到我的表情之后,不由的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說道:“你該不會認為這還是之前的那種無力的攻擊吧?奧義…斬空閃!”

    看著再度襲來的劍氣,我的表情不由的變的凝重起來,在劍氣擊中我前的那一刻,一個肉眼可見的圓形光圈出現在我的面前擋住了這次的攻擊。

    見我用這種方式將她的攻擊擋住,剎那停下了攻擊,看著我的肩膀,似乎在等待什么。順著她的視線,我看著肩膀上流血不止的傷口,我快速的在自己的肩膀上點了幾下,讓血液不在流出,就算這樣,我所穿的白色襯衣的肩膀部位已經完全被染紅了。

    而臺下的眾人在看到我那被血液染紅的襯衣之后,紛紛的露出了驚訝和疑惑的表情,一時不知道說什么好,只能安靜的看著比賽,而木乃香和和香幾人只能捂著自己的嘴巴,努力不讓自己叫出來。

    選手席上的明日菜不由的緊緊抓著了身前的欄桿,看著站在她身旁的涅吉和小太郎、長瀨楓幾人大聲問道:“這是怎么一回事?剎那為什么會打傷朽木老師,就算她再認真的對待比賽,下手也太重了吧!”

    涅吉也握緊自己的拳頭,看著擂臺上的我和剎那露出擔心和疑惑的表情說道:“我也想知道剎那同學,為什么會傷害哥哥,剎那不想是做這種事前的人?”

    小太郎則露出驚訝的表情說道:“那位姐姐的氣勢好驚人啊,我之前竟然沒有感覺到這種事情。”

    長瀨楓則撓了一下后腦勺說道:“在下有話要說,剎那同學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說奇怪的話,在下雖然聽不到,但是從剎那同學嘴型,在下可以看的出一點來!”

    聽到長瀨楓這么說,明日菜、涅吉、小太郎三人立刻驚訝的說道:“咦…”

    小太郎立刻說道:“是哦!從剛才開始那位姐姐說的話,我就一句沒聽到了!涅吉你也是嗎?”

    涅吉聽小太郎這么問,同樣露出疑惑的表情,緩緩的點了點頭道:“恩…我也是,但是我沒有發現有使用魔法的波動啊!”

    同樣的沒有聽到的明日菜立刻疑惑的問道:“這是怎么回事?”

    這時,站在一旁的依文終于忍不住笑著罵道:“笨蛋,他們只是用‘氣’將聲音直接傳到對方的耳里罷了,所以你們是聽不到的!”說著她看了一眼擂臺上的我和剎那笑著說道:“沒想到,這個小女孩認真起來后,會給我帶來這樣的精彩的比賽!”然后及滿臉微笑的繼續看著比賽了。

    擂臺上,剎那不停的揮動著手中的武器,她此時的攻擊無論是力量速度還是出手的時機已經大大的超越從前,而我則是不停的防守著她的攻擊,無論她從那個角度攻擊過來,我都在最關鍵的時候將她的攻擊擋下來,每當我的手與剎那手中的掃帚碰撞的時候,就會有一股很明顯的碰撞聲,因為太快,整個擂臺上像是有無數個聲音不停的響起。此時,在場外觀看的眾人像是看見了有三四個剎那和我不停的互相攻擊者。

    剎那一邊加快了攻擊節奏一邊通過類似于‘千里傳音’的方式大聲的質問我道:“為什么…為什么要丟下我們?”

    聽到她這么問,我再度擋下了她的攻擊,緊緊抓住她手中的掃帚,用充滿歉意的語氣說道:“對不起,剎那,請你聽我解釋!”

    剎那立刻拒絕道:“我不要!”說著另一只已經貼在我的腹部之上。

    “櫻樓月華!”

    因為剎那這一擊,我不由的向后退了幾步,但我還是緊緊抓著剎那的掃帚。因為我并沒有用‘氣’或‘魔力’來防御,鮮血緩緩的從嘴角流了出來。

    看著我從嘴角滴落的鮮血,剎那臉上不由的露出擔心的表情問道:“為什么不躲開!”

    看著剎那表露出來的擔心的表情,我露出了一個苦笑一臉無奈的說道:“對不起,剎那,我真的不想那么做的…真的不想!”

    看著我的表情,剎那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再度露出憤怒的表情說道:“那你為什么要丟下我們!”說著她看著被我緊緊抓住的掃帚大聲說道:“放手!”說著就一掌打了過來。

    看著擂臺上不停攻擊的剎那和完全放棄了防御的我,負責講解的朝倉一時間都呆了,她實在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而觀眾席的和香幾人都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眼睛用,木乃香更是流出了眼淚,緊緊抓著夕映的肩膀,這讓表情不怎么豐富的夕映,不由的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在正面承受不知道多少次威力強大的‘櫻樓月華’之后,就算擁有變態恢復力的我也忍受不住,但是我還是緊緊抓住剎那的掃帚。

    剎那看著還是不松手的我,忍不住大喊道:“放手!”說話的同時,她松開用樣緊握著掃帚的手,猛地將我推到在地。

    觀眾們被眼前的發生的事前給弄呆了,擂臺上,剎那坐在了我的身上,雙手按在我的肩膀上,眼淚正從她的眼角緩緩的流了下來,她不再使用之前的說話方式,而是用普通的說話方式輕聲詢問道:“為什么…為什么要丟下我們…為什么…?”

    看著哭泣的剎那,我心里充滿了愧疚緩緩說道:“對不起!”

    聽我這么說,剎那看著我似乎下定了決心,緩緩抬起右手,然后猛地朝著我頭部打了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觀眾席上的木乃香終于忍不住站了起來大喊道:“住手…!”因為這個聲音,剎那的小手停在我的臉前不到兩厘米的地方。

    木乃香看著停下來的剎那,眼淚緩緩的流了出來,然后再度開口道:“住手…小剎!”

    看著觀眾席上流著眼淚的木乃香,剎那不由的呆住了喃喃的說道:“大…大小姐!”說著她緩緩收起了自己的右手,看著我說道:“對不起…對不起,天少爺,請原諒剎那的任性…”說到這里剎那就暈倒在我的懷里。

    看著昏倒懷里剎那我緩緩的坐了起來,將剎那以公主抱的姿勢抱在懷里。而臺下的無論是觀眾還是負責講解的朝倉全都愣住了,在過了一小會之后,整個會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太感人了…”

    “這是特別表演嗎?”

    “小姑娘表演的實在是太好了!”

    “負心漢的表情也好逼真…”

    而木乃香則哭的更厲害了,這讓和香不由的問道:“木乃香你們沒事吧!”

    木乃香立刻強笑道:“沒事…我只是好羨慕小剎,可以和天哥哥演這種戲!”

    聽木乃香這么說,和香和春奈不由的一呆,而夕映則突然哭了起來,和香不由的疑惑的問道:“夕映,你怎么了!”

    夕映立刻捂著自己的肩膀說道:“嗚嗚嗚…我的肩膀好疼啊!!”

    我在朝倉宣布我勝利之后,我直接抱著剎那跑下了擂臺,明日菜和涅吉立刻就圍了上來,明日菜看著我一臉擔心的問道:“朽木老師,你的傷沒有事吧!”

    我一邊將暈倒的剎那緩緩的放在了榻榻米上,一邊搖了一下頭說道:“我沒事!”說著對著站在一旁的依文說道:“依文麻煩你過來幫我看一下剎那有沒有什么問題!”

    依文立刻笑著問道:“我為什么要幫你?”

    涅吉立刻大喊道:“依文師傅!”

    看著這樣的依文,我深吸了一口氣不再說話,就在這個時候,穿著風衣的古奈爾走了過來笑著說道:“我學過一些醫術,讓我幫你看看吧!”

    我立刻謝道:“謝謝…”

    過了大約一分鐘,古奈爾緩緩開口說道:“她沒事的,只是消耗過度而已,休息一會就沒事了!”

    在古奈爾說完,躺在榻榻米上的剎那就醒了過來,她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之后,看著我緩緩說道“天少爺…比賽結束了嗎?剎那…似乎做了什么過份的事情?”

    我急忙搖頭說道:“沒有…什么都沒有!”

    聽我這么說,剎那露出一個笑容說道:“那真是太好了…我感覺到好累!”說著就睡在我的懷里。

    看著睡到的剎那,我不由的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說道:“好了…睡一覺就會好起來的!”

    看到我這個笑容,一旁的依文和明日菜不由的露出了一個苦澀的表情,眼里充滿嫉妒、幽怨的眼神。

    正當依文緊握著拳頭的時候,涅吉開口說道:“依文師傅,到你上場比賽了!”

    依文立刻一臉氣憤的問道:“什么?”

    涅吉被依文嚇了一跳,然后看著有點弱弱的說道:“朝倉同學說到你上場比賽了,我見你一直沒有反應,所以才…”

    聽涅吉這么說,依文立刻露出了一個可怕的笑容說道:“哦…那是在是太好了!”說著朝著擂臺上走去。

    小太郎看著剛剛走出了的依文,不由的說道:“涅吉,你難道沒有發現她的表情很可怕嗎?”

    涅吉不由的流了一滴冷汗,點了點頭說道:“嗯…是吧!”

    PS:不好意思,原本準備三更奉上了!!可是在我回到在農村的家里之后才發現,家里只有我一個人,在清理家里近一個月沒有人清理的垃圾之后,我還要自給自足,還好家里的田里還有一點蔬菜,我還不至于餓死。第二天還要走親戚,所以兩天下來,我卻沒有多少時間來碼字,先就這么多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