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9章 炸彈?

    建造于17世紀的別墅內,裝飾的莊重典雅又不失活潑,墻壁和天花板被涂成莊嚴沉穩的金色,并由錯綜復雜的線條裝飾,幽雅的音樂回蕩在空中,精致的佳肴,陳年的美酒,還有許許多多的客人…把宴會推向今晚的。

    在眾多客人之中也有很多穿著雅致的婦人參加了宴會,她們的面貌各不相同卻其樂融融,有地中海特產的深膚色美女,也有北歐的金發碧眼女郎,其中一個非常漂亮東方女性顯的特別出眾,她的眼睛微微地注視著旁邊。她有著長長的卷曲著的黑發,渾身散發出一股異國情調。她身穿一件拖地黑色長裙,乍一看顯的非常的嬌小,但湊近了欣賞的話,她的后背卻大膽的暴露在外,裙子的兩邊有很高的開叉,幾乎可以看見臀部。

    毛看著眼前不遠的男人,舉起手中的紅酒看著對方露出了一個別有深意的笑容后,緩緩向著自己的目標走去…

    ……………………

    “你是個美國人,對吧?”在所謂的貴賓室內,坐在床上的毛笑著對布魯諾說道,雖然她很想現在就將他給殺了。

    “果然被你看出來了?”

    “我以前也在美國巴爾的摩市打過2年!怎么說呢,有種大都市人的感覺,和這里的男人味道不一樣!”毛微笑著著說道。

    站在窗戶前的布魯諾在毛說完,笑著喝了一口手中的紅酒說道:“你嘴真甜啊!在那里學的?”

    “已經忘了,到處闖蕩,積累了不少的經驗!”

    “什么樣的經驗?”布魯諾緩緩走到毛的身邊坐在她身邊用曖昧的聲音問道。

    “呵呵…你猜!”毛笑著說道。

    “哦…話說回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嗯哼…你想知道!”

    在毛說完,布魯諾的手緩緩從毛裸露在外的后背攀了上去,然后笑著:“想知道,不然的話,那個時候就喊不出你的名字了。”

    “只有名字,難道就不想知道更多的嗎?”毛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道。

    “當然想知道,各種事情都要好好的聽聽!”布魯諾將毛推到在床上,雙手開始在毛的美腿上游走。

    “是嗎…那么我就告…訴…你!”毛用帶著誘惑的語氣說道。然后猛地抓住布魯諾的金發轉身將他壓在身下,在布魯諾還未喊出口時將一把45口徑的德國HK粗魯的塞進布魯諾嘴里,用冰冷的眼神看著他和充滿殺意的語氣冷冷的說道:“聽好了,我的名字叫梅莉紗-毛,秘銀‘TuathaDeDanaan’地面部隊SRT成員,軍銜:士官長,代號:URZU-2…托你的福,我的一名長官在前一段被殺了…”說著毛從手提包里拿出一支管狀注射器,用她空出來右手把它從后面打進布魯諾的頸部。大約過了10秒鐘,布魯諾嘴里不停說著“求你,求你…”的昏睡過去了。

    毛看著已經昏迷的布魯諾緩緩拉下粘在臉上的假眉毛和假發,露出她原本的一頭蓬松的黑色短發,用耳里的微型通訊器說道:“這里是URZU-2,目標捕獲,準備消除警報。”

    ………………

    警報聲、槍聲交織在一起,在深夜里顯得特別的刺耳,毛和克魯茲以及昏迷狀態下的布魯諾,被穿著黑色制服的黑手黨們用手中的沖鋒槍逼到一面厚實的矮墻之后。在槍林彈雨中,毛晃了一下自己手上唯一的武器一把德國HK手槍說道:“這下可是走頭無路了,而且武器只有這些!”

    “可惡,要是有把來復槍的話…”克魯茲背著昏迷的布魯諾罵道。

    毛聽克魯茲罵完,用手揪住昏迷的布魯諾的頭發說道:“這樣的話,不如讓我先把這個男人給…”

    “喂…!”

    “別自暴自棄了,URZU-2!”

    “宗介!”

    “看來我們來的正是時候,把頭低下!”

    “什么…!”毛疑惑的問道

    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聲,打斷了毛的問話,高高的圍墻被人從外面給炸開了,爆炸產生的黑色煙霧將黑手黨們的視線暫時全都擋住了,毛和克魯茲急忙從炸開的洞跑了出去。

    隨著一聲剎車聲,毛和克魯茲看見一輛軍用悍馬停在他們面前,相良坐在車內朝著她們大喊道:“快!”

    “宗介,天,你們今天不是考試嗎?”

    “肯定的,不過逃離路線有了變更,我們過來支援你們!”相良回答道。

    “變更…?”

    在他們說話的同時,我從車內探出身子笑著說道:“詳細情況過一會再解釋,快走吧!”

    在毛和克魯茲等人都上車之后,相良立刻踩下油門,向著預定的路線奔去,我立刻對著毛的說道:“現在我們將由直升機直接來接應,在到會和點之前將由我和相良為你們帶路,話說回來,你今晚真漂亮!”

    毛聽我突然這么說,臉不由的紅色一下,不過很快的就恢復了,但是這一切沒有逃過身為阻擊手的克魯茲的眼睛,他立刻隨著毛吹了一個口哨,然后笑著說道:“是啊,大姐,你今晚真漂亮…唔!”他的話還沒有說完,毛的拳頭已經印在他的臉上了。

    “來了!”我看著身后的由車子形成的車‘龍’說道。

    “一、二、三…十三,十三臺!可惡,沒有武器!”看到后面跟著的車子,克魯茲忍不住罵道。

    “武器嗎?要多少…有多少!”我指著車子的后座說道。

    “什么?”

    克魯茲雖然驚訝,但還是打開了后座,攻擊型萊福槍、散彈槍、火箭筒一一呈現他的面前,當他看見眼前的武器時,臉上先是露出驚訝的表情,然后露出一個高興的笑容對我說道:“天,要比一下嗎?”

    “樂意之至!”

    “我可不管這么多,不過派對要開始了。小子們,準備好了嗎?”毛笑著從我手中接過一把散彈槍,然后打開悍馬車的天窗站了起來說道。

    “無論何時!”

    “無論何地!”

    “準備完畢!”

    我們三人舉起手中的武器,很有默契的說道。

    “Rock‘N‘Roll!”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