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8章 和平的橄欖球(3)

    早晨,我緩緩的睜開眼睛,然后一如既往的叫醒沉沉睡著的小要,在被我叫醒之后,小要又匆忙的做著淋浴的準備。

    浴室內,剛洗過小要淋浴的小要正準備穿上自己的胸罩,可是她驚訝的發現自己原來穿起來剛好的胸罩對自己來說已經緊的緊不能再緊了,她疑惑的說道:“真奇怪啊!難道是縮水了。”說完就急忙將胸罩的扣子扣上,將校服穿好后跑了出去。

    “早上好,千鳥!今天真是一個好天氣!”我看著從浴室里跑出來的小要笑著說道。

    小要笑著走到我面前,給了我一個早安后吻說道:“早上好,天!天已經晴了嗎,明明昨天還在下雨的說。”

    “天氣無常嘛!快點吧,不然要遲到了哦!”我指著桌上的早餐說道。

    “啊…真糟糕!”小要急忙撲到飯桌上。

    “對了,天!今天…今天可以陪我逛街嗎?”小要在吃飯的時候突然問道。

    “好啊!有什么事嗎?”我疑惑的問道。

    “因為…因為人家的…的胸罩最近似乎都變小了,所以…想買幾件新的!”小要臉紅紅的說道。

    在小要說完,我走到小要的身后,從她的身后將她樓進懷里,雙手緩緩攀到她的雙峰之上,在她耳邊笑著說道:“不是胸罩變小了,是這里哦!”說著雙手輕輕的捏了一下。

    “啊…嗯!”小要在我動作下,忍不住發出呻吟聲道,隨后急忙掙脫我的懷抱紅著臉說道:“我們得快點了,不然會遲到的!”

    “恩!”

    ………………

    在我和小要到達班里時,恭子早已坐在里面了,看見我和小要進來后,她立刻笑著打招呼道:“早上好,小要、董天同學!”

    “早上好!恭子!”我和小要同時笑著說道。

    “最近你們總是來這么晚,難道你們不急嗎?”恭子用手扶了一下自己的眼睛疑惑的問道。

    “著急!為什么?”小要聽小要這么說,有點疑惑的問道。

    “小要,你是怎么了,明天就要期中考試了,你不要告訴我你忘了!”恭子以一副你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的表情說道。

    “怎么會呢!哇…哈哈哈!”小要立刻心虛的大笑著說道。

    看到小要這樣,恭子的眼里冒出一顆星光,露出一個‘你很可疑’的笑容,看了看我說道:“小要,你最近是不是經常到董天同學的房間里去啊?”

    “為什么這么問?”小要疑惑的問道。

    在小要問完,恭子握住小要的手說道:“我現在已經可以理解了,加油吧,小要,我會支持你的!”

    “啊…謝謝,那個…到底是什么?”小要出于禮貌謝了了一聲道。

    隨著上課的鈴聲響起,上午的課程開始了,小要和恭子也結束了之前的話題。

    午休的時候,小要經過走廊的窗戶看著一輛停在學校北樓后面的小型房車說道:“好奇怪啊,這輛車我以前沒有見過誒!”

    “是嗎?大概是某位老師的新車吧!”我笑著說道。

    這時學校的廣播響起了相良的聲音道:“測試!測試!這里是學生會會長助理。把車停在北樓后的人注意請立即到學生接見室和我取得聯系,重復把車停在北樓后的人注意請立即到學生接見室和我取得聯系。車牌號‘TAMA50…’”在重復車牌號三次后,聲音停止了。

    “那個…相良說的是不是我們剛才看到的那輛車?”小要用一根手指敲著自己的腦門問道。

    “恩!”我笑著點了一下頭。

    半小時后,小要抱著自己準備的復習資料,和我一起走在走廊里,迎面看見神樂坂惠里微笑著提著一個白色的包走了過來,小要立刻說道:“中午好,老師,你去購物的嗎?”

    “是啊,我去購物中心的折扣店逛了逛。”神樂坂惠里笑著說道,一邊說一邊從包里拿出車刷和車蠟給小要看。

    “這是什么?老師。”

    “我幾天前拿到了駕照,今天是我第一天開家里的車來學校。”神樂坂惠里高興的回答道,說著看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工具繼續說道:“我過一會想用樓后面的水管洗洗車。”

    “恩…那個…老師,你聽到剛才的廣播了嗎?”

    “你指的是什么?”聽小要這么說,神樂坂惠里的臉上立刻露出疑惑的表情。

    “沒什么,老師!千鳥只是想問那個…老師你吃過午飯了嗎?”我急忙說道。

    “這個嗎?謝謝你的關心,我已經吃過了!就這樣吧,明天的考試一定要努力哦。”神樂坂惠里微笑著說道,說完就笑著離開了。

    在神樂坂惠里離開之后,我和小要立刻直沖北樓,如我所知道的那樣,在我和小要趕到的時候,相良正手持一個夸張的檢測器,正開始檢查一個拆下來的椅子,他的周圍到處都是從車上拆下來的零零碎碎。四個輪子散開在地上,引擎蓋被拆下來靠在墻邊,人造革做的座位整齊的疊放著,還有數不清的螺帽和螺釘,引擎的零件…至于門,同樣的,也被拆下來了。

    看著被拆下放在一旁的車牌號碼之后,小要可以肯定這便是之前她看見的那輛車,于是她立刻大聲喊道:“宗介,你這是在做什么?”

    “不要碰,千鳥!”相良急忙大聲喊道,然后低著頭繼續用檢測器檢查著椅子。

    被叫住在原地的小要,立刻轉頭問我道:“天,他是在做什么啊?”

    “應該是檢查有沒有炸彈吧!”我看著正一臉嚴肅,臉上掛著因為緊張流下來的汗水的相良說道。

    在我說完,相良用手擦著臉上的汗水,一臉嚴肅的表情說道:“肯定的,如果這個裝上了塑膠炸彈的話,也可以成為毀滅性的武器。1983年,一個伊斯蘭討伐異教徒的組織,用了一輛裝有炸彈的卡車自殺式襲擊了美軍駐黎巴嫩軍事基地,你知道一共有多少人因此喪生嗎?”

    “我不管那么多,那個…你知道你拆的是誰的車嗎?”小要問道。

    “不知道,之前沒有看過,是可疑車輛,所以才要檢查!”相良嚴肅的說道。

    “啪!!”小要用手中的書重重的敲在相良的頭上說道:“那我現在告訴你,這是神樂坂老師的車,她前幾天拿到駕照,今天她第一次開車來學校!”

    “這可頭疼了,不可能馬上復原!”相良一副頭疼的表情說道。

    “那就別拆!”

    “滴滴,滴滴,滴滴…!”手機的聲音從我和相良的身上響起,我和相良幾乎同時拿出手機道:“這里是URZU-8…明白!從10號路線去……是,明白了!”我和相良幾乎異口同聲的說道,然后掛了手機。

    “天,怎么了?”

    “緊急任務,看來我和相良要馬上離開了。”

    “危險嗎?”小要擔心的問道。

    “別擔心,沒什么危險,我很快就會回來!”我笑著說道。

    “快去快回!”

    “OK!走吧,宗介!”

    “恩!”

    今天只有一更,不好意思!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