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7章 和平的橄欖球(2)

    在調布市外的山區中,恭子背著裝有飯團的背包跟在我身后疑惑的問我道:“董天同學,真的是走這條路沒錯嗎?”

    我看著手中的定位儀笑著說道:“恩,就在這附近沒有錯了。 ”

    聽我這么說,跟著我們一起來的美樹原蓮疑惑的問道:“但是,他們真的在這種深山里特訓嗎?”

    “連個拋球的空間都沒有!”

    “是啊!翹了三天課,他們到底在想什么啊?”

    “我相信宗介,他可是一名合格的戰士。”我笑著說道。

    正說著,相良的聲音從我們的前方傳了過來,于是我們加快腳步走了過去,只見穿著綠色野戰服的相良正站在扛著圓木跑步的人中間,他的嘴里正不停的喊道:“你們這班廢物,為什么跑的那么有氣無力,看看的你們這副爛樣,你們是最爛的蛆蟲、跳蚤、是宇宙最低劣的生物。聽好了,你們這些蟲,我的樂趣就是看你們痛苦的樣子,像老頭子XX的時候一樣氣喘呼呼的,你們不覺得丟臉嗎?你們還有XX的話就在這個給XXXX,一群帶XX的XXXX…”

    恭子聽著從相良嘴中源源不覺的臟話不由的說道:“相良好下流啊!”

    聽到恭子的評價,小要頭上掛著汗珠說道:“或者說他根本不知道那些話的意思吧!”

    美樹原蓮看著滔滔不絕的相良笑著說道:“相良,看起來很認真啊!”

    跌倒在地上,趴在地上不愿意起來,相良立刻走到他的面前,看著趴在地上的隊員以藐視的語氣說道:“又是你這家伙嗎?反正你的毅力也就只有這種程度,已經跑不動了嗎?那么你就逃回家去抱著你最喜歡的松蒲美樹的照片睡覺吧!反正…她也就是只有你這種沒志氣的家伙才會喜歡的藝人,一定是那種無藥可救的爛女人。”

    “不要說我的美樹的壞話!”之前趴在地上然若無力的家伙在相良說完之后,立刻站了起來精力十足的喊道,然手抬起拳頭就像相良打了過去。

    相良只是將身體微微往旁邊一歪,躲開了他的攻擊,然后用腳將他絆倒在地,然后看著他說道:“要我說幾遍都行,松蒲美樹是爛女人,你不認同的話就顯出你的毅力,抱著圓木跑完剩下的10圈!”。

    “可惡,混蛋、混蛋!受不了!!”那個隊員立刻大聲罵道,然后一邊罵一邊抱起圓木以原來兩倍的速度跑了起來。

    我看著已經生龍活虎的隊員笑著說道:“有精神了呢!”

    “他還真的很愛松蒲美樹呢!”小要看著奔跑中的家伙感嘆的說道。

    相良看見我和小要等人之后,立刻向我們走了過來道:“天,你來了,有什么事嗎?”

    我點了一下頭笑著說道:“沒有!辛苦了,宗介!”

    在我說完,小要疑惑的問道:“宗介,你為什么嘴里都是一堆下流的話啊!”

    聽小要這么說,宗介立刻從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個手掌大小本子說道:“是從這里看來的,這是天給我的,雖然不明白什么意思,不過幫了大忙!”

    在相良說完,小要一把接過本子看著上面的字念道:“毛大姐的海軍陸戰隊隊式臟話手冊新兵訓練篇!”念道這里小要就想起毛的樣子,一副受不了的樣子說道:“那個人真是的!”說著問我道:“天為什么會有這個東西?”

    “呵呵…說來話長!”我笑著說道。

    “不過,這個會有效果嗎?”恭子疑惑的問道。

    相良立刻雙手插腰,抬頭挺胸自信十足的說道:“沒問題,至少一定會加強他們的自信和迫力,在提高技術之前得先治好他們的軟弱!”

    “啊…!”小要無語了。

    “那個大家肚子餓了嗎?我們做了飯團!”美樹原蓮笑著問道。

    “對對,有很多哦,鮭魚還有梅子飯團!”恭子立刻將自己的背包拿了嚇了,從里面拿出飯團笑著說道。

    看到這個,相良立刻單手托著下巴嘆了一口氣后露出一個沉思的表情,恭子見他這樣以為他們已經吃過了,于是便問道:“怎么了,已經吃過午飯了嗎?”

    “不,我在想現在應不應該讓他們吃飯!”相良解釋道。

    “我們是特意早起來做的,你可別說不要吃哦!”

    “說的也是!”相良點了一下頭說道,說完轉手對著還在拼命跑步的14人喊道:“開心吧!你們這班臭家伙,經理帶食物來了,這可是32消失以來唯一的午餐,做完了就可以過來了!”在他喊完,跑步中的14人立刻更加拼命的跑了起來。

    “32小時?!”小要和恭子忍不住喊道。

    ………………以下是相良的表演時間……………………

    比賽當天,天空烏云密布卻又十分的寧靜似乎在預示著什么,隨著相良帶領著他同樣穿著野戰服的14名‘部下’走進散場時,天空中烏云立刻翻騰起來。

    “久等了!”相良看著我和小要說道。

    “那個…鄉田同學你沒事吧!”小要看著臉上還掛著傷的鄉田優問道。

    “是,屬下很好!”鄉田優用與以前差之千里的去語氣說道。

    看到他回答問題時的表情和語氣,我立刻說道:“是嗎,那么比賽吧!”說著拉著小要離開了操場。

    小要見我這樣疑惑的問道:“天,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要管這些,我們只要看戲就行了,接下來可是會讓你大吃一驚的!”我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后說道。

    “總感覺氣氛怪怪的!”恭子在我和小要回來之后說道。

    場上,相良面對著橄欖球部的眾人大聲說道:“聽好,從這一刻開始,你們要和蛆蟲告別呢,你們是橄欖球選手!!”

    “Sir,YESSIR!!!”

    “你們現在將接受最大的考驗,是得到一切還是跌入地獄,全都在這場比賽的勝負上!怎么樣,開心嗎?!”

    “SIR,YESSIR!”

    “好,戰斗準備!”

    隨著相良的一聲令下,所有人立刻將野戰服從身上脫了下來,露出里面穿著的紅色球服,一個個的眼里充滿了嗜血眼神。

    在把衣服脫下之后,相良深吸了一口氣用可以傳遍整個操場的聲音喊道:“小子們,我們最擅長的東西是什么?!”

    “殺、殺、殺!!!”橄欖球部所有人的眼里都放出了紅色的光芒,用同樣震耳的聲音喊道。

    “我們這場比賽的目的是什么?!”

    “殺、殺、殺!!!”

    “我們熱愛自己學校,熱愛橄欖球嗎?!!”

    “加油、加油、加油!!”

    “開始吧!”

    隨著哨聲的響起,比賽正式開始,負責發球的硝子山高中猛的將橄欖球踢向天空,然后全部以百米沖刺的速度沖向陳代高中的眾人。或許是巧合,橄欖球穩穩的落在相良的懷里,相良在拿到球之后,不知道橄欖球比賽的他只有用疑惑的目光看著手中的球,不知道下一步該怎么辦。

    “軍曹大人,趕快punt吧!”站在相良身邊的鄉田優開口提醒道。

    “那是什么?”相良疑惑的道。

    “就是踢、踢!”

    “了解!”相良在肯定的回答之后,抱著手中的球跳了起來,在半空中的他將全身的力量都集中自己的右腳上猛的踢了出去,跑在最前面的‘猩猩’隊長立刻被相良踢中下巴,身體高高彈起向后飛去,然后在操場上劃出一跳長長的跑道之后不省人事了。似乎是在提醒硝子山高中的橄欖球部的人,一直陰沉著的天空下起了難得的大雨。

    “那么…接下來是誰,站出來!”相良緩緩的站了起來,看著硝子山高中的眾人冷冷的問道。

    “碰!”看到這個畫面的恭子直接摔倒在地上,而小要正被我緊緊的抱在懷里,她的手里正拿著她不知道藏在哪里的折扇。

    在救護人員把受傷的猩猩隊長抬下去之后,相良也被宣告退場,被放在一個貼著‘退場’的小黃皮紙箱中。

    “啊…軍曹大人已經示范給我們看了,兄弟們,上吧!!!”鄉田優眼里爆發出血紅色的光芒大聲喊道。

    “啊…!”所有人化身為嗜血的猛獸大喊著沖了上去……

    看著場中把硝子山高中的隊員們一個個撞飛、踢飛然后再的撞暈、踢暈的橄欖球部的隊員們,恭子情不自禁的說道:“好可怕!”

    “這個…不是橄欖球部吧?”

    “戰斗都是悲哀的,他們的親身經歷告訴了我這點!”相良看著比賽深有感觸的說道。

    …………

    就這樣這場關系到陳代高中橄欖球部存亡的比賽結束了,結果陳代高中以壓倒性勝利,一直能進軍花園的硝子山高中,沒能從這次的失敗中重整旗鼓,之后很久都無法取得好成績。同時這場比賽之后人稱‘二子玉川的噩夢’,在高中橄欖球界陳代高中一時成為恐怖的代名詞……

    PS:這章的字數較多,看起來有點煩人,請勿見怪!

    實話實說,金屬寫到這里,也快要結束了。所以…離小泰莎上校被推到的日子也不遠了,請期待吧!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