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4章 泡妞大賽(2)

    “話說回來,相良真的不在唉,他到那里去了?”小要有點奇怪的說道。零點看書/www.00ks.cOm/

    “咦,小要你快看!”恭子用手搗了一下小要道。

    只見風間正將幾張大額的鈔票遞給那個‘歐巴桑’,隨后那個女人露出了一個笑容就跟著風間一起走了。

    由于好奇,小要立刻拉著我就跟上去了。不到一會,就看見風間將那個女人帶進一個無人的小巷,我和小要緩緩的靠了過去,在我和小要伸頭看時,風間正蹲在地上在準備著什么,而那個女子則站在她的身后,似乎在發什么牢騷。這時一個鐵籠突然從女子的正上方突然掉了下來,剛好將這個女人關在中間。

    隨后相良的身影出現在我和小要的視線里,原來他一直都隱藏在這里,等到風間把異性帶來并站在之前劃好的范圍時,他就會把鐵籠放下來。

    被關起來的女子立刻雙手扶著鐵籠的欄桿生氣的說道:“你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放我出去,你這混蛋!”

    相良直接從腰間拔出手槍指著女子的頭部,以威脅的口氣說道:“給我老實點,吵鬧只會縮短你的壽命!”說著將女子手中拿著的那幾張風間給她的鈔票奪了回來,然后對著風間說道:“加上這個,就是6人了。”

    風間聽相良這么說,覺得不對的他開口說道:“相良君,果然還是覺得這么做不太對…”

    “設誘餌將獵物引入陷阱,這時最有效的手段!”相良開口解釋道。

    “雖然想要活動室,但這實在是…”

    “你在說什么,你不是告訴我泡妞就是狩獵女孩嗎?”

    風間看著之前被抓在籠子里的女孩有點無奈的說道:“你真的狩獵啊!”說著轉過頭看著相良繼續說道:“事已至此,我們已經是不折不扣的犯罪了。”

    “不,傍晚時分就放了她們,捕獲和釋放,沒有問題的!”相良肯定的說道。

    “不,有大問題哦!”小要終于忍不住拉著我沖了出去,對著相良大聲說道。

    “千…千鳥同學,董天同學!”

    “天,千鳥,怎么了?”相良看著沖進來的我和小要疑惑的說道。零點看書/www.00ks.cOm/

    “碰、碰、啪!”小要沒有回答相良的問題,只是沖到相良的面前抬起手中的拳頭就向相良的臉上砸去。在用一個漂亮的三連擊吧相良放倒之后,小要大聲喊道:“立即釋放所有人!”

    “是!”看到滿臉怒容的小要,風間急忙回答道。

    隨后我們四人,被那6個女子追著滿大街的跑。

    在一個鐵路高架橋下,小要正以常人幾倍的說話速度將自己知道的泡妞理論椅子不漏的手給相良聽,作為聽眾的相良隨著小要越來越往后的內容,他的臉色逐漸變得蒼白,冷汗更是流個不停,在小要說完所有的內容時,相良以及其無助的與其說道:“我是做不到了!”

    “別擺出這種無助的眼神!”

    “太糟了,太糟了,完全出乎意料!”相良流著冷汗說道。

    “宗介,不要這么說,正面進攻吧!或許會遇到很合得來的女孩子也說不定!”我笑著安慰相良道。

    聽我這么說,相良終于恢復了原來的狀態看著我感謝的說道:“對啊!正面進攻,正常地和女性搭話,說不定會有對軍事抱有不同一般的熱情的女人,謝謝你,天,幫了大忙了。”說完就向著大街的方向跑去。

    “相良君,等一等…!”風間大喊著跟了上去。

    看著信心十足的相良,小要疑惑的問我道:“天,他真的能泡到異性嗎?”

    “幾率大概是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當然…這是找不到的幾率,畢竟像梅麗莎那樣的女性很少會有的!”我看著小要笑了笑說道。

    大街上,相良正不停的攔住過往的女性,并用專業的詞匯將一個個先進武器的優缺點及性能告訴她們,不過無一例外都是沒有聽到兩句話就被嚇走了,我和小要就站在馬路對面將這一切都看在眼里。

    在看見相良將一個7、80的老奶奶給攔住的時候,小要有點無奈的問我道:“那樣行嗎?宗介他…到現在都還沒有融入日本的生活…!”

    “別擔心,宗介他遲早會融入這個社會的,我們還是接著看吧!”

    “恩!”小要點了點頭道。

    被相良攔住的老奶奶到街上來是為了自己的孫子買生日禮物,相良在聽說之后,帶著那個老奶奶在各個禮品店里尋找著合適的禮品,最后為她的孫子挑選一個法國陸軍戰車的模型。

    看著和老奶奶和睦相處的相良用手捅了我一下道:“我們還是幫一下相良吧!”

    “怎么幫?”看著站在街上繼續泡妞大業的相良我疑惑的問道。

    “哼哼…這個…!”小要指著身后的店鋪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說道。

    “什么時候?”看著身后的店鋪我驚訝的道。

    ………………………………

    站在公園的高臺之上的難波志郎用擴音器說道:“統計已經完成了,首先是第三名,獲得數三名,釣魚同好會。接下來是第二名,獲得數五名輕音樂部。然后是第一名,獲得數是壓倒性的11名,空手道同好會!”

    在這個消息發布的時候,相良和風間都一臉疲憊的站在臺下,他們的身邊沒有一名女性。輕音樂部的三人笑著走了上來問道:“相良君,寫寫真部怎么樣啊!”

    “Zero!”相良以平淡的語氣說道。

    “Zero,就是說一個都沒有泡到咯!”

    “是!”

    “那么履行諾言吧!表演一下全裸游泳吧!哈哈…”

    “好吧,約定就是約定!”相良在嘆了口氣之后說道,說完就在觀眾的吶喊中開始脫衣服了,當他在把防彈背心脫掉之后,正準備脫襯衣的時候,一個悅耳聲音傳了過來道:“那個,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相良先生!”

    在眾人把視線轉過去的時候,只見一個有著黑色飄逸的長發,樣貌極美,臉色通紅表情害羞,把雙手疊在一起貼在她身穿的純白色的和服上,看起來非常柔弱的少女走了過來,令人驚訝的是她的身后還跟著一個穿著電視上才有的侍女服一樣很美麗的少女,兩人正向著相良緩緩走去。

    看著緩緩向自己走來的兩女相良走去,相良有點疑惑的說道:“你是…”

    在他還未說完,少女用之前的那個悅耳的聲音說道:“請不要再說了,相良先生!你白天不是很熱情的邀請我嗎?要瞞過我的父親大人已經很不容易了,不過我已經做好了接受懲罰的準備,所以,相良先生,請按照我們的約定,一起吃飯去吧,我已經讓父親旗下的飯店暫停營業了,今晚只有我們兩人,我…我很期待的!”說道這里少女的臉已經紅的很明顯了。

    “父親大人…大家閨秀啊!”

    “身后是女仆吧!剛女仆就這么漂亮…”

    “旗下的飯店…暫停營業…千金小姐!”所有看著無論是氣質容貌搜無可挑剔的少女道。

    “我們走吧!”少女紅著臉拉著相良的向著人群外走去,那個女仆走在少女的身后,對著大家微微的行了一禮。

    “啊…那個…!”還出去驚訝中的相良就這樣被拉了出去,雖然他想掙脫開,可是這個看似柔弱的少女的力量似乎超過他很多。

    “輸給他了,這樣漂亮而且還這么有錢的千金小姐,就這樣……!”看著離開的三人眾人紛紛議論道。

    “敗給他了!”

    …………

    相良看著拉著自己的女子,一種莫名的感覺涌上心頭,他的臉開始紅了起來,同時他一直在心里猜測著這個女子的身份。這時那個女子微微向后看了一眼后,突然將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開口說道:“終于解決了。”說完看著他說道:“宗介,記著不要把這件事告訴梅麗莎和克魯茲還有泰莎少校。”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的相良,猛的往后退去,驚訝的表情十分明顯,他用手指著‘女子’結結巴巴的說道:“你是…你是…”

    看到相良這個表情,我一把將頭上戴的假發扯了下來嚴肅的說道:“難道不認識我了嗎,我的戰友!”

    “那么她是?”相良指著打扮成女仆的小要用少有的驚訝的語氣問道。

    “千鳥,你還要裝嗎?快點幫我把這些亂七八糟的衣服給解開,我快被勒死了。”我指著腰間的寬寬的束腰帶說道。

    “呵呵…我知道了,但是…天,你這個樣子真的好漂亮哦!”小要笑著說道。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