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2章 空手道館里的戰斗(2)

    在午休的時候,我被小要拉著走進原屬于地理社的地理活動室內,里面有三名輕音樂社的成員正在忘情的撥弄和敲打著樂器。看著沒有注意到我們的音樂三人組,小要徑直走到插座的位置將音響的插頭給拔了下來,震耳欲聾的音樂終于停了下來。

    發覺音響關掉的三人立刻問道:“干什么啊?”

    小要手里拿著插頭手插著腰看著他們大聲說道:“禁止使用地理活動室,要我說多少次才明白啊!”

    “就算你這么說,我們沒有練習的地方啊!”其中一人向小要抱怨道。

    這時一個樣貌清秀的女學生跑了過來對著小要喊道:“千鳥…!”

    “干什么?”小要看著她疑惑的問道。

    “家庭科室里,在我們做千層餅的時候,生物部的人在那里拿蟑螂做試驗,你去說說他們吧…!”

    ……………………

    在解決了一個又一個的問題之后,我和小要回到的學生會的會議室內,小要一邊捶著自己的肩膀一邊抱怨道:“真是的,今天的問題一個接一個的…!”

    看小要一副疲憊的樣子,我笑著站到她的身后,在她耳邊說道:“千鳥,我給你按摩吧!”

    “恩,可以嗎?”小要的臉紅了一下問道。

    “放心的交給我好了,你只要放松身體就行了!”我笑著說道,說著我手開始在小要的身上跳躍著。

    或許是因為我在為小要按摩的時候用自己力量進入她的體內幫助她祛除疲勞,在我的按摩之下小要忍不住發出呻吟的聲音,隨著我動作的加快小要的呻吟聲越來越大。

    待到我停手的時候,小要才發現林水和美樹已經來到會議室了,而美樹現在正臉色通紅的站在林水的身旁,顯然是被小要剛才的呻吟聲所引起的。這時坐在小要對過的相良開口說道:“千鳥,天的按摩對消除疲勞很有效的,我以前也試過,真搞不懂你為什么會有那樣的反應!”

    在相良說完,小要的臉更紅了,不知道說什么好,站在林水身旁的美樹則開口說道:“一定很舒服吧!”聽美樹這么說,小要真相找個地方鉆進去,她急忙轉移話題的問道:“林水會長,你剛剛到那里去了,我們今天可是為了活動室不足的事情東奔西走的說!”

    “呵呵,我剛剛去開了一個會,就是為了這件事哦。”林水用自己的折扇指著小要笑著說道。

    在林水說完,美樹笑著說道:“其實活動室樓里空出了一個房間,只有兩名部員的社會研究不答應退出了。”

    “哦,那太好了!”看到視線已經成功轉移的小要恢復了正常狀態開口說道。

    “還有為了決定空出的房間給那個社團,社會研究部提出了一個有趣的條件。”林水笑著說道。

    “此話怎講!”

    “進行一場比在街上結識的異性數量的比賽,最多的就獲勝。”

    “那個…就是說…!”

    “泡妞!今天是絕好的泡妞日子,感謝諸位參加今天我們社會研究部的活動!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社會研究部的部長,難波志郎。先再一次確認一下規則,每個社團出三人進行泡妞,在街上和異性搭話,比誰結識的異性多,今天傍晚4點在這清點異性的人數,為了將異性帶來或是叫來,請多多下功夫吧,那么現在開始報名。”一個看起來相當富態的胖子站在公園的高臺上用擴音器說道,在他說完報名桌聚滿了沒有活動室的人員。

    小要看著報名桌前排著的長長的人龍有點意外的說道:“啊…真的開始了啊!”

    “大家都想要活動室啊!”恭子笑。

    “我們也要參加嗎?”美樹似乎想參加的問道。

    “我們是學生會的公證人,所以不用了。”我笑著說道。

    “我是在湊熱鬧!”恭子緊接著說道。

    “咦!”小要似乎發現了什么,驚訝的發出聲道。

    “怎么了?”

    “宗介也有參加嗎?”小要指著正在報名的相良問我道。

    “恩,是風間的以寫真部的名義邀請他來幫忙的。”我點了一下頭說道。

    “你知道?”

    “肯定的,因為風間也有邀請過我。”我看著已經報名結束的相良回答道。

    “你答應了嗎?”小要問我道。

    “呵呵…我沒有直接回答,只是讓他來找你,如果千鳥答應的話,我也無話可說了!對了他沒有來找你嗎?”我笑著問小要道。

    “啊,那就奇怪了,風間并沒有來問過我啊?”小要聽我這么說疑惑的說道。

    “風間同學大概是認為‘小要是不會把自己的男朋友借給我的’,所以才沒有來問小要的吧!”恭子笑著說道。

    “恩恩…大概吧!”美樹點頭附和道。

    聽恭子和美樹這么說,小要急忙說道:“誰說的,他沒有來問我罷了,如果他來的話,我…”

    小要的話還沒有說完,恭子看著我笑著問小要道:“你真的舍得嗎?讓董天同學去做這些…!”

    聽恭子這么說,小要支支唔唔的道:“這個…那個…”

    “呵呵,小要果然舍不得呢。”恭子繼續說道。

    這時,一陣喧鬧聲傳來,小要接著這個機會拉著我向人群里跑去。

    “發生什么事了?”小要問站在相良身后風間道。

    “千鳥同學,這個…那個,相良同學和輕音樂部的人打賭說如果他沒有泡到異性的話就在這個河里裸泳!”風間指著公園里的池塘說道。

    “什么?”小要驚訝的說道。

    “啊,宗介真是大膽啊!哈哈…”我笑了笑說道

    “是啊…是啊!”追上來的恭子附和道。

    PS:今天小爆發一下,謝謝支持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