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9章 混亂結束

    設置在地下宏大潛水艇船塢里,一個受損的巨大潛水艇正停靠在里面,馬度卡斯中校正跟在泰莎的身后,將船體的受損情況報告給走在他前方的泰莎。

    “辛苦了,馬度卡斯,這些就是所有的工程項目嗎?”泰莎在馬度卡斯做完報告后問道。

    “是,艦長!潛水艇的修理要話半個月左右,不如趁這個機會…來個休假如何?”馬度卡斯突然向泰莎提議提議道。

    聽到馬度卡斯這么說,泰莎停下腳步,將視線轉到馬度卡斯的身上有點疑惑的問道:“休假…嗎?”

    “是,我想偶爾也應該輕松一下!”馬度卡斯立刻笑著說道。

    聽馬度卡斯這個么說,泰莎露出了思考的表情,她將辮子壓在自己的嘴邊,一邊用辮子的頂端搔癢著自己的鼻子,然后突然露出一個調皮的笑容:“呵…那就暫時休息一段時間好了,而且有個之前就很想去的地方。”

    “那就決定去那里吧!我會幫你安排的。”聽泰莎這么說,馬度卡斯露出一個高興的笑容,因為他一直把泰莎當作自己女兒般的存在,也不希望這個美麗的小姑娘一天到晚都待在這樣的地方。

    “真的嗎?”泰莎著自己的辮子疑惑的問道。

    “當然!不過你想去那里呢?”

    泰莎馬上露出害羞的神情說道:“其實……!”

    ………………

    在二年四班內,幾乎所有人的視線都被眼前的一切給搞蒙了,相良和我正一人一臺筆記本以平常人幾倍的速度敲打著鍵盤,教室里充滿了‘啪嗒…啪嗒’的敲擊鍵盤的聲音。

    小要疑惑的問道:“我說你們兩個在做什么啊!”

    “報告書!”相良和我頭也不抬的回答道。

    “誒!因為上次的…事件嗎?”

    “肯定的!”相良率先回答道。—特殊對應組的作戰的成員每人寫一份報告交上去,淡淡對這次事件的看法!”我笑著接口說道。

    “看來你們的工作不只是在戰場上呢?”小要有點驚訝的說道。

    “沒錯!”

    這時,常盤恭子大叫著跑了進來道:“不好了…不好了!”

    “恭子,怎么了?”小要疑惑的問道。

    恭子氣喘吁吁的說道:“剛才在女子更衣室出現色狼了,一個廋長的大樹忽然闖進去…大家尖叫之后他就逃跑了,嘴里還說‘哦…買…’什么的(ohmygod)!”

    “那算什么!”小要氣氛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可疑人士嗎?竟然敢踏入學生不可侵犯的領地,他還真大膽!”相良聽到這里立刻從腰間拔出一把三八口徑的手槍,拉動保險大義凜然的說道,似乎他已經忘記自己曾經也干過這樣的事情。

    “去捉住他,他還在南樓那一邊!”恭子立刻說道。

    “了解,馬上去捕獲!”相良立刻說道,然后沖了出去。

    小要加相良已經跑出去了,立刻看著我問道:“這下該怎么辦啊?”

    我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笑著說道:“一起去吧!不然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了。”說著拉著小要就跑了出去。

    ………………

    “有必要對侵入者手下留情嗎?”相良一邊走一邊說道。

    “宗介,注意處理方式,不然的話…會給小要帶來麻煩的!”我走在他身旁開口說道。

    “明白,我會很好的處理掉他的!”相良點頭道。

    在走廊的拐口處,我們終于看見了所謂的色狼,他正在看學校的招貼處貼著的告示和通知,不看還好,一看嚇一跳,那個人的背影人讓我立刻想到一個人,當我想開口說話的時候,相良已經的悄無聲息的來到那人的身后,我急忙道:“宗介,那是…!”

    話還沒說完,相良已經將那人摔倒在地上,把他朝上翻過身來,然后用槍對準了他的鼻子部位問道:“你是什么人,來這里有……!”相良說道一半就沒有繼續說下去了,冷汗立刻從他的臉上流了下來,肩膀、胳膊、槍口也開始不受控制地發抖著。

    我在他的身后,用手遮臉做出無奈的表情,看到我和相良的反應,小要立刻就疑惑了,他走到相良的身后說道:“你怎么這樣亂來呢?宗介,你怎么了?”

    “真是特別的問候方式啊,相良軍曹,你在這里一直都是這樣的方式對待長官的嗎?”被用槍指著的馬度卡斯看著相良用英語說道。

    “十分…抱歉,如果知道是中…中校大人的話,我是…絕對不會做出如此舉動的…”相良用有點結巴的英語說道。

    “在道歉之前,可以把槍移走嗎?”

    “失禮…!”

    發覺情況有點怪的小要,立刻移動道我身邊輕聲問道:“天,那個大叔是誰啊?”

    “小要,你之前不是見過他嗎?”我急忙把站姿變為軍姿,同樣輕聲的說道。

    小要略微思考之后,露出一個恍然大悟的神情后大聲說道:“啊…是潛水艇的號令員!”

    “不是!這位是我們部隊的副司令,理查德—馬度卡斯中校!”相良在聽到小要的聲音之后,立刻大聲的說道。

    “看來你還好吧!千鳥小姐。”馬度卡斯用日語說道。

    ………………

    “我對外公開的身份劍橋教授,是董天軍曹和相良軍曹的監護人的很好的朋友,基于朋友的介紹我來到了這里!”馬度卡斯走在我們的面前說道,隨著他的身影我們來到了自己的班級二年四班。

    “軍曹,這上面寫著什么?”不認識漢字的馬度卡斯指著黑板上寫著的幾個大字問道。

    “寫著‘祝清純少女組武道館公演’!”相良立刻大聲說道。

    “這是指什么?”馬度卡斯問道。

    “不知道!”相良回到道。

    “是在說日本有名的偶像組合的演唱會!應該是FAN寫的!長官!”我的補充道。

    聽我這么就是馬度卡斯露出笑容說道:“原來如此,也就是說很平常的涂鴉咯!做得不錯董天軍曹,你知道這些證明你已經融入平民的生活了,但是…相良軍曹,你就…”說道最后表情有笑容變為憤怒!

    “是,非常抱歉!”

    “真是學習不足,看來你缺乏對任務的熱誠!”

    “不,絕對不是…!”

    “不用找借口!給我改正,組織給你薪水不是叫你對長官施以暴力的!”

    “是,長官!”相良再度道歉道。

    馬度卡斯沒有理會相良的道歉,走到窗戶的圍著看著外面問道:“這個教室絕對安全嗎?”

    “肯定的,長官!”我回到道。

    “衛生狀態了,不會存在有害的病菌和害蟲吧!”

    “當然!”

    ………………

    “相良軍曹,這里就先交給你了!董天軍曹,跟我回去!”馬度卡斯在檢查完整個班級后說道。

    “請問要回那里?”

    “那還要說,當然是你住的公寓!”

    在小要和相良疑惑的目光中,馬度卡斯和我走出了校門,相良深深的呼了一口氣說道:“還好!”

    “怎么了!”小要疑惑的說道。

    “如果讓嚴肅的副艦長大人看到我的房間的話…!”相良不好意思的說道。

    聽相良這么說,小要的腦海里立刻出現一個武器倉庫的畫面,于是點著頭說道:“說的也是!”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