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6章 危機來臨(3)

    小要在擺脫追著自己的達尼剛之后,脫掉了自己的鞋子,因為她知道在這個完全由鋼鐵制造的潛艇里,穿著鞋子行走會發出比平時要大許多的聲音。很快,她根據泰莎通過‘共鳴’傳給自己的信息來到了泰莎的房間,在找到隱藏的極為隱秘的保險箱之后,她拿出泰莎之前在發令室里偷偷塞進自己手里的紙條,在輸入電子鎖的密碼密碼之后,保險箱‘啪’的一聲打開了。

    小要看看里面,有厚厚的文件夾、書還有一個寶石盒一樣的正方形盒子,根據直覺,小要打開那個“寶石盒”,里面是小指粗的結實的鑰匙,炳上面刻著“UNV”字樣,小要在看到鑰匙之后露出了一個笑容。

    這時她看見有一個相框正緊緊的貼在保險箱的最里面,抱著這個是否是董天的照片的心思,她把它拿了出來,,當她看到照片后,明顯的楞了一下。如她所料,這果然是董天的照片,不過照片是并不是只有董天一人,在夕陽下的一個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巖石旁邊,董天和泰莎并排站在一起,泰莎穿著T恤和運動短褲,董天則穿著一身野戰服,在他們的身后還有一臺渾身涂了不知道是什么的藍色的油漆狀的東西,而泰莎和董天的臉上都洋溢著快樂的笑容。

    小要十分后悔自己偷看了這張照片,她心里有一種酸酸的滋味,照片上的兩人給她的第一感覺就是很配,自己沒有絲毫介入的余地。她甚至想到自己董天那樣在乎她只是為了任務而已,自己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自己為什么要在這種地方干這種事情?為什么要在目的都不清楚的情況下,躲避殺手的追擊,到底是為了誰?自己有非死在這里不可的理由嗎?什么都不做、縮在房間的角落里,也沒什么不可以啊?巨大的疑問在腦中盤旋,小要心中動蕩不安,恐怖、疲勞襲上小要的內心。

    突然她想到了在海灘上董天對自己的誓言和那一吻,她的心不再彷徨不再動蕩了,她動了,在將照片放回原處之后,并關上保險箱之后,將鑰匙放進自己短褲的口袋里,走出房間,緩緩的將門關上,生怕發出什么聲音。在她做完這些后,正疑惑泰莎所說的地點在那里的時候,她看見了達尼剛。

    “終于找到你了。”達尼剛看著小要露出一個殘忍的笑容說道。

    小要嚇的轉身就跑,達尼剛看著再度逃走的小要,立刻追了上去,不知道什么時候他手里槍已經變成了一把鋒利的軍刀,他一邊追著小要一邊笑著說道:“繼續跑啊!你這可惡的小娘們!看我怎么收拾你!”

    小要沒有管他說什么,只是一個勁的向前跑,因為她知道只要她一停下了,她就完了。在一個十字路口時,小要感覺到一股大力將自己突然拉了過去,并用力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強烈的本能讓她立刻的拼命的反抗著,希望掙脫他的手,可是對方的力量太大了,于是她張開嘴使出自己最大的力量咬了下去,來人被這么一咬立刻悶吭一聲,聽到這個聲音小要咬的更厲害了。

    這時達尼剛的腳步聲傳到而來小要的耳里,小要的已經絕望了,她現在最想的就是再看董天一眼,‘那怕只是一眼也好!’小要在心里想到。這時一心只想抓住小要的達尼剛在在剛到道十字路口時,一個黑影突然沖向他,雖然戰士的本能讓他將手中的軍刀對著黑影刺了出去,但是這次的攻擊沒有起到任何左右,他只感到喉嚨一涼,全身的力量就失去了,這時候他才看見來人是一個容貌俊美眼神冷漠的少年,正是應該在機庫內的董天,而他的懷里還摟著一個少女正是自己一直追殺的小要,看到這里,他只感到眼前一黑就離開了人世。

    “小要,不要緊吧!有沒有受傷?”在將達尼剛一招殺死之后,我對著懷里的小要問道。

    咬著我的手的小要正滿臉驚訝看著眼前在地板上抽搐著做臨死掙扎的達尼剛,一時間,小要被眼前發生的事徹底搞懵了,當她聽見那個熟悉的聲音時,興奮、害怕、驚訝的情緒瞬間充滿了她的心靈,她張開了自己緊緊咬住手不放的嘴巴,轉過身體一把抱住來人,大聲的哭了出來。

    我立刻怕著小要的后背說道:“不要緊…不要緊,一切都過去了,放心好了!”說著用被小要咬的血肉模糊的手摸著小要的臉笑著對她說道:“不要怕,有我呢!”

    小要在我安慰下終于恢復過來了,當她看見我那血肉模糊的左手時,她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眼淚從那漂亮的眼睛里流了出來,看著我緩緩問道:“疼…嗎?”

    “不疼,但是…你沒事真的太好了,你…真的很勇敢!”我看著她緩緩的撫摸著她的臉龐微笑著說道。

    “勇敢…這么說…我不是…不是…包袱嘛!”小要用有點顫抖的聲音說道。

    “恩!你不是…小要一直都是最勇敢的…不是嗎?”

    “嗯…!”聽我這么說,小要掛滿淚珠的臉龐上,露出了一個美麗的笑容說道。

    這時一個類似與鐘聲的聲音響起,我眉頭立刻就皺了起來,看到我這個表情立刻疑惑的問道:“怎么了?”

    “這是主動攻擊的聲納聲!”我開口說道。

    ……………………

    在小要用口袋里的鑰匙將第三甲板中央電腦室‘圣母教堂’的門打開后,我和小要走了進去,里面的空間十分的狹小,在房間的中央有一個既像是床又像是靠椅的裝置,既像是床又像是靠椅的裝置,里面是可以平躺一個人的構造,加上可以移動的蓋子。蓋子恰好是頭部的地方,被用優美的書寫體刻著英語。

    小要看著眼前的裝置平靜的說道:“這看上去比的TAROS更老式,連接的不是λ-Drive系統,而是這艘潛艇的控制裝置。”

    “什么?”

    “原來如此……”小要完全像是別人一般輕聲說道,然后自己躺在了這個裝置之上打開了開關,隨著透明的蓋子降下之后,小要突然又用溫柔的目光看著我開口說道:“謝謝你,天,這邊已經沒問題了,接著可以來救我嗎?”

    “泰莎!”我看著此時用溫柔的目光看著我的小要,我下意識的說道。

    PS:寫到現在,我一直在考慮怎么推倒三女,給個意見吧!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