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1章 de danann的生日

    DeDanann內,小要、泰莎還有毛三人正光著身子泡在原本用來清洗AS零件用化學洗凈處理池的臨時澡池內。 至于三個人的身材嗎!首先說小要吧,小要的身材很好,尤其是從鎖骨到小腹部分的曲線美麗到絕妙的地步,完全沒有任何多余的贅肉,皮膚如同白瓷一般的柔軟和光滑,而且她還是屬于**級別的存在,這點…身為主角的董天是可以證明。

    再來說毛,毛因為長時間的鍛煉,有著結實的肩膀和緊湊的大腿,她所表現出來的健康美,放射出炫目的光芒。那腿部的曲線會令人聯想到野生動物的流線型的美。背部的光滑曲線,使人感到只有成熟女性的她才具有的魅力。雖然她身材苗條,但那胸圍卻不輸于小要,向著前方高高隆起,有著令人感嘆的形狀的雙丘。隨著她每動一下身體,都會發出輕輕的搖晃。

    在來說泰莎,雖然在某些方面她不如小要和毛,但是她的皮膚雪白而水靈,近乎透明,抱在懷里似乎會折斷的美麗的身體,纖細的身體顯得小巧玲瓏,而且她的身體上還殘留著些許幼稚顯得十分的柔弱。

    三人高興的聊著,隨著話題的轉移,漸漸的就說道了我和相良的身上,泰莎和小要因為和我們呆在一起的時間最短,對我們的過去又只了解到一點點,所以她們同時向毛投去疑惑的目光。看到兩人疑惑的目光,毛狠狠的喝了一口啤酒之后才笑著說道:“我第一次遇到他們也只不過是一年前的事!”

    “一年前?他們?”

    “那時是Danann剛結束處女首航!一轉眼他們加入小組已經有一年了啊!”看到小要和泰莎疑惑的表情毛笑著說道,然后她又對著泰莎道:“沒關系嗎?泰斯塔羅莎上校,讓平民聽這種事…!”

    “小要是例外!”泰莎立刻說道,然后笑著看了小要一眼,因為她知道小要和她一樣的好奇。

    “哎!”毛在嘆了一口氣之后,緩緩說道:“那剛好是M9量產機被正式采用的時候…!”隨之毛的記憶回到了一年前。

    ………………

    “一年前,我們小組里的兩名成員,在訓練中意外受傷退出,為了補充人員,我便前往訓練生選拔營!”

    “訓練生?那個天和宗介的新人時期…我實在不太能想像!”小要趴在泳池邊上說道。

    “我隱約的可以想像的到!”泰莎似乎在想像著什么說道。

    “然后呢?到新人訓練營以后呢?”

    毛笑著抖動了一下胸前的雙丘說道:“第一個遇到的家伙是個純情、禮儀端正、木訥,不擅長來復槍射擊的…!”說道這里毛停了下來。

    “跟克魯茲完全相反啊!”小要立刻將自己對克魯茲的看法說了出來道,當她說完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說道:“不會吧,難道……!”

    “那就是克魯茲-威巴訓練生!”毛接口說道,在小要和泰莎驚訝的表情中,毛繼續說道:“他長著衣服秀氣的臉,私下找我商量!”說著稱述著當時的情景。

    ………………

    在訓練營的庫房內,克魯茲裝純的向毛說道:“是的,我沒有任何得意的項目,特別是來復槍,我連一般人的水準都達不到。士官大人,這個訓練營的課程我大概沒有辦法撐下去了。”

    “什么啊!這家伙這么沒志氣啊!”還不知道克魯茲真實習性的毛在心里有點同情眼前的這個‘淳樸’的少年道。

    這時克魯茲開口說道:“是的,我現在需要的并不是訓練…而是愛!就是所謂的肌膚的溫暖…!”說著就慢慢的向毛走去,一邊走一邊故作陶醉的說道:“士官大人,這是我一身的請求,請讓我在你胸前哭泣吧!當然…要脫光光!”說著他的褲子已經不知道在什么時候掉了下去,一個熊撲就撲了上去,毛也因為克魯茲的行為搞楞了,腳一滑摔在地上。回憶到了這里,畫面就轉回浴室,毛興趣滿滿的看著小要和泰莎的反映。

    “差勁!”小要和泰莎同時說道,然后又同時問道:“然后呢?”

    “然后…呵呵!有趣的家伙出現了……!”毛笑著說道。

    ……………………

    就在克魯茲撲倒毛的一剎那,原本被緊緊關著的庫房門被什么東西從外面猛烈的撞開,這使正在使壞的克魯茲身體微微的抖了一下,似乎很害怕,毛急忙一拳將克魯茲給擊飛,然后看著門外的情況。只見一個俊美的有點過分的十六歲左右的少年正疑惑的看著她,而少年的手中正提著一個人形物體,正是剛剛被自己的打飛出去的克魯茲訓練兵,毛雖然驚訝少年的年齡和相貌,不過她正準備上去在克魯茲身上‘發泄’一頓的時候,少年的舉動讓毛愣了,少年將克魯茲往旁邊一扔,然后向她敬禮道:“士官閣下好,我是訓練生董天,我是來帶克魯茲訓練生去訓練的!”。

    “董…天是嗎?”

    “是的,士官閣下!”

    “忘記剛剛的事!”

    “是的,閣下!”少年嚴肅的回答道,然后在敬了一禮后直接扛起克魯茲以百米沖刺的速度跑了出去,留下一臉驚訝的毛。

    “天那時候是這樣的嗎?和在學校的時候完全不一樣誒!”小要驚訝的說道。

    “恩,董天軍曹,已經改變了好多!”泰莎點頭應道。

    “那然后呢?”

    “然后……!”毛笑著說道。

    ………………畫面轉到訓練營內…………

    “可以借點時間嗎?”毛走到訓練生的宿舍里,站在正在擦槍的身后問道。

    聽到有人在和自己說道,相良列將頭轉了過去,在毛看到回頭的相良的年齡之后略微驚訝了一下,然后又恢復正常的說道:“那么,你就是總戒-相涼嗎?”

    “肯定的!正確的來說是宗介-相良!”相良用平淡的語氣說道。

    “這么說,擊敗哈雷爾的M6就是你嗎?”

    “我只是運氣好而已!”

    “你說謊,光靠運氣是不可能的!”

    “那么就是對手的失誤了!”

    …………浴室內……………………

    “真是奇怪的對話!”小要吐槽的說道。

    “沒錯,所以我當時就打算放棄了,可是很不湊巧的,另一個笨蛋家伙竟然同時回來了!”

    “是威巴嗎?”

    “恩,他竟然對我說‘你是來偷我內褲的嗎‘?對長官說這么沒品的話,結果我忍不住就火了起來……”毛做了個開槍的姿勢說道。

    ………………畫面再度轉回訓練營內……………………

    新生訓練營的外面正笑著暴雨,里面的毛正用槍頂著克魯茲的下顎,而克魯茲則冷靜的說道:“會受傷的哦!小姐!”

    “你試試看啊,小鬼!”毛微微笑著說道。

    這時一個人影從門口走了進來,克魯茲看到來人之后立刻笑著說道:“怎么今天這么早就回來了啊,天!”

    走進來的正是背雨完全地淋濕的董天,董天看著被毛用槍頂著的克魯茲,立刻對毛說道:“士官閣下,克魯茲他犯了什么錯嗎?”

    “恩,不可饒恕的罪行!”毛嚴肅的說道。

    “那么請繼續,閣下!”董天在聽到毛的答案之后,董天立刻說道。

    “喂…喂!”克魯茲在聽到董天這么說之后立刻說道。

    董天完全不理會克魯茲的呼叫,直接走到自己的衣柜前將自己完全濕了的外套給脫去,然后在毛驚訝的目光中將自己的褲子也給脫掉了。

    “喂…你在做什么?”毛開口說道。

    董天聽毛這么喊,頭也沒有回的說道:“換衣服,閣下!這樣就不會生病,是常識!”(這是董天未恢復記憶前在基地時候,那些女研究員說的,其實是在占他便宜!)

    “可惡……!”毛丟下克魯茲憤怒的沖出門外。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