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6章 打賭(1)

    在掛斷電話后,我開始為自己擔心了,雖然小要對我會遲點回去這件事嘴里說沒事,不過從她的語氣中,我可以明確的感覺到這不是她真實的想法。

    這時,我所在的地方正是西太平洋基地的沙灘上,在我的身后,一架M9趴在沙灘上不過里面沒有駕駛員,在M9的前面,泰莎穿著緊身的運動短褲和一件對她來說稍微大了一點的白色T恤在做著熱身運動,在看見我回頭看她的時候,她立刻露出了一個迷人的笑容。

    我立刻說道:“那么差不多開始吧!”

    “是,拜托你了,教練!”泰莎立刻精神的說道。

    “那個少校殿下,你可以叫我董天軍曹或是董軍曹,如果不介意的話你也可以像毛一樣稱呼我‘天’!”

    “是,天教練!”泰莎聽我這么說,立刻露出笑容說道。

    我指著趴在地上的M9和掛在駕駛艙前的繩梯說道:“熟練的人可以不用梯子就爬上去,不過上校不需要這么做,因為這個姿勢的頭部離地面的高度有4米!所以請小心…那么,請爬上去吧!”話說道一半,我就改口說道,因為我發現泰莎露出了一個很自信的微笑,那怕我現在說什么,她幾乎是直接過濾了。

    “是!”泰莎精神的答道,然后開始順著著梯子向上爬。剛開始還順利,可是當泰莎爬到3米左右的高度時,梯子搖晃的厲害,泰莎也實在是沒有力量抓穩,直接從上面掉了下來,早就知道會是這個結果的我,立刻將她接住橫抱在懷里,閉著眼睛的泰莎緩緩睜開眼后發現自己正在我的懷里,立刻害羞的臉都紅了。

    “上校殿下,沒事吧!”

    “不…要緊的,這點小事…,對不起,再說…感覺好像已經賺到了。”泰莎紅著臉輕聲說道。

    “啊…恩!那么我們繼續吧!”我把她放了下來說道。

    “恩!”泰莎高興的說道。隨后,泰莎再度掉落下來,我和之前一樣上前一步將她穩穩接住,然后放下她,再讓她爬梯子,隨后她再一次掉落下來,不過這次她不是背對著我掉下來,而是面對著我,我立刻伸手去接,不過這次發生了一個小小的意外,因為姿勢的緣故,我雖然將她穩穩的摟住,泰莎的小嘴竟然穩穩的覆蓋在我的嘴上,隨后沙灘上有了這樣的一個畫面,兩個十分漂亮的少年男女正緊緊的樓在一起,進行著一個甜蜜的吻。

    卡利尼恩的病房內,馬度卡司在看到大屏幕上的這個畫面后立刻就爆發了,要不是重傷的卡利尼恩阻止,現在的我已經被他塞進魚雷發射管里當作炮彈發射出去了。

    ………………

    “坐上了,我坐上來了,天!”泰莎終于坐進了M9的駕駛艙內,不過此時的M9不是趴在沙灘上,而是平躺在沙灘上。換句話說,如果這樣你還坐不進去話,你可以去做人道毀滅了。

    “那么請輕輕的向前走一步!”

    “是,那么我就…要開始了!”泰莎一邊啟動駕駛系統一邊高興的說道。

    巨大的M9立刻就站了起來,隨后抬起了自己的右腳,與其說是‘抬起’不如說是‘豎起’,M9的右腳立刻就是一個上段踢,高高的豎起,機體立刻就失去了平衡向后倒在沙灘上,隨后在駕駛艙內拼命掙扎的泰莎的動作被‘奴隸’系統,將她的動作翻了幾番傳達給機體,最后M9不受控制的橫沖直撞最后一頭扎進大海里。

    經過了N小時后,泰莎終于可以駕駛著做出各種基本動作,雖然高難度的動作不能,不過能跑能走,也非常不錯了。在學會駕駛之后,我們開始討論戰術,泰莎也順勢的發了一下小脾氣,不過,在得到我肯定的支持后,泰莎露出了自己的笑容。

    也許是之前那個‘吻’的緣故,我感覺到泰莎在看我的時候經常會無緣無故的臉紅,而且在我在回到基地里的時候,我可以感覺到馬度卡司看我的眼神后平時不一樣,就好像他有什么最重要的東西被我給弄壞了一般。

    我找到正在酒館里喝酒的毛,發現她和克魯茲這個家伙都喝醉了,至于相良,他則一手端著一杯果汁一手拿著關于歷史筆記在那里努力的用攻呢?

    我笑著走了過去,對著相良說道:“他們又喝醉了嘛!雖然最近沒有任務,不過他們會不會太過放松了?”

    “恩,我也這么認為,不過…我也沒有辦法阻止他們!”相良放下手中的筆記說道。

    結果酒保遞給我的無酒精果汁,我一口喝干說道:“真累啊!”

    “恩,教授上校殿下那樣的存在,累…是肯定的!”相良嚴肅的說道。

    “宗介,最近你已經懂得開玩笑了嗎?”我看著相良說道。

    “不是玩笑,這是我的看法!真的!”

    “趁他們還沒有發酒瘋,我們把他們送回去吧!”

    相良沒有回答我,直接架起克魯茲就向外走去,我無奈的笑了一下,架起趴在酒桌的毛向外走去。

    在把毛放到她的床上之后,我走到取水器旁為她倒了一杯水,然后遞到閉著眼晴的毛面前笑著說道:“毛,我知道你已經醒了!來…喝點水吧!”

    在我說完毛立刻就坐了起來,看著我笑著說道:“知道了,還把我背回來,你是…笨蛋嗎?”

    “不,為你服務是應該的!曹長大人!”我笑著說道。

    毛看著我一把將我手中杯子奪過和了下去說道:“那個…泰莎…怎么樣了?”

    “上校殿下,很用心的在學!”我看著毛笑著說道。

    毛看我的笑臉裝作不在乎的說道:“那個小丫頭…我會讓她知道我的厲害的!”說著看著我說道:“恩…那個…上次的事情謝謝了!”“什么事情?”我依舊時那副笑臉。

    “真是的,你上次吻了老娘別說你忘了!”毛抓住我的衣領說道。

    “上次只是為了救你,所以我…!”

    “好啰嗦啦!我不管這么樣總之你給我記住就好了!”說著把臉湊了過來,滿嘴酒氣的說道。

    “恩,我知道了!”

    “還有!”

    “嗯…!”

    “雖然不知道你那個變態博士老爸對你做了什么,不過你以后給我少笑點,明明原本都不會笑的說,別以為長的帥就了不起了!”

    “我帥嗎?”我露出一個高興的表情故作無知的問道。

    “你這個……!”毛不知道說什么好,紅著臉一腳將我從她房間里踹了出去。

    在門外的我露出一個無奈的神情喃喃的道:“看來以后還是少笑點好啊!”

    ………

    比賽的結果往往超過所有人的預料,最終獲得勝利的竟然是運動神經幾乎為零的上校,而無論是從經驗、技術、實戰、運動神經上來講都占優勢的毛竟然輸了,一場鬧劇算是結束了。倒是在比賽結束之后,毛和泰莎的感情似乎變的更好了。至于‘裸跑’事件也不了了之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