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5章 睡覺

    在把所有的工作都完成之后,泰莎拖著疲憊的身體走到一臺自動售貨機前,看著排在里面的紅豆湯向投幣口投了一枚硬幣。

    隨著自己房間的鐵門開啟,泰莎就看見有一個人在自己的房間里背對著她躺在沙發上,泰莎立刻露出氣憤的表情,似乎很不歡迎這個人。

    “啊,你回來啦!打擾了!”毛轉過臉來笑著對泰莎說道。

    “難怪我想說這么煙味這么重呢?”泰莎一邊拉開自己的領節一邊氣憤的說道。

    “嗯?換氣扇有在轉啊!”毛斜靠在沙發上說道。

    泰莎沒有理她直接走過她坐在她對面的沙發上將自己之前買的那瓶罐裝紅豆湯給打開,同時打開的還有毛手中拿的罐裝啤酒。在聽到啤酒打開的聲音后,泰莎的眉毛立刻就皺了起來,然后把視線從桌子上掃過,只見有一堆已經喝完的啤酒罐子和一煙灰缸的煙頭散落在桌面上。

    泰莎努力讓自己沒有像潑婦一樣發火,緩緩說道:“喜歡八卦的掃地大嬸要是看到了這個不知會這么想!”

    “嗯?”

    “讓人認為我既愛抽煙還喝酒如喝白開水一樣,我絕對無法忍受!”

    “那是什么?你是在說我嗎?”毛向泰莎問道。

    “除了你以外還有誰?”泰莎生氣的說道。

    “哼,說得挺過分的嗎?對偉大的泰斯塔羅莎大小姐來說,女人只要喝酒叼根草就就全是‘太妹’是嗎?”毛手拿啤酒用輕浮的口氣說道。

    “可以請你不要使用這種措詞好嗎?好像二流電影里的流氓似的!”泰莎生氣的批評說道。

    “你在說什么啊!你自己才是跟流氓的頭子妹兩樣呢!”毛立刻反駁道。

    “碰!”泰莎用力的將罐裝的紅豆湯放在桌子上憤怒的說道:“太過分了,我為了不讓組織被如此批評而每天努力,結果你這種下等兵卻時這幅德行!”

    “下等兵!你說我是下等兵?虧你還敢用這么瞧不起人的口氣說話!”毛被這么說立刻站了起來將手中的啤酒往旁邊一摔激動的說道。

    “這種毫無責任的想法就是下等兵,請你有點自覺!”

    “哇,好神氣啊!明明平常就只會偷偷摸摸的躲在海底,很神氣的命令人而已!”毛做出挑釁的動作用譏笑的語氣說道。

    “好過分的侮辱,你明明連我的工作是什么都不知道……!”

    慢慢的兩個女人的戰爭升級了。

    ………………

    我和相良難得回一次DeDanann(狄-戴娜恩),在讓我們這些傭兵休息的酒吧中,克魯茲正和工作人員詢問我和相良在日本的生活情況,這時候,毛穿著松垮的黑色的T恤和綠色的軍褲,嘴里叼著已經彎了的香煙,將穿著軍用皮鞋的腳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從她的臉色來看我們可以看的出來,她的心情并不好。

    這時,在酒吧的一角,SGT隊員用來通知特殊情況的小巧如本子一般的帶有顯示器的通訊器上出現了以下的字樣,我們三人不自覺的將它念出來道:“給梅麗莎-毛小姐,21日18時到第一演習場B5區,雙子巖,搭乘M9前來,主要武器可從下列自由選擇:CEC-E突擊步槍,‘拳擊手’加農炮ASGP6-b滑膛炮,這些裝備與油漆彈,訓練用ATD(對坦克投擲用小刀)訓練小刀等物品的借出與消耗手續皆以辦完,泰蕾莎-泰斯塔羅莎上!PS:可不要逃啊!輸得人要全裸跑基地一圈!”說道最后,我們不自覺的將聲音提高了許多。

    “全裸,哇,是泰莎嗎?還是說…難道是…大姐?”克魯茲開著通訊器上的內容開始說道。

    “我跑你有什么不滿嗎?”毛在旁邊用讓人不寒而栗的語氣說道。

    “那么溫和的上校殿下…!”

    “你要應戰嗎?”我看著毛問道。

    “當然了,都被她說成這樣了,實在是…!”毛露出了一個冷笑沒有繼續說下去。

    “住手啊,太可憐了!”克魯茲說道。

    “沒錯,只是在浪費時間!”相良用自己的觀點說道。

    “我認為少校殿下這次只是在開玩笑!算了啦!”我道。

    “那可不行,我打算好好的捉弄她一番,知道她哭著對我說‘對不起’為止!我會好好的欺負他的!”在說‘對不起’三字的時候毛做出一個楚楚可憐的樣子說道,說完再度露出可怕的笑聲。

    “你…你好像很開心似的!”相良臉上掛著汗珠說道。

    “你果然是‘S‘(虐待狂)嗎?真是小孩子氣啊!”克魯茲同樣掛著汗珠說道。

    “對方也是一樣好不好,是啊,個性就像個小鬼!”毛笑著說道,說著她看了一下我,而我則露出笑臉用手指著她的身后。

    “你說誰是小鬼?”泰莎已經在毛不知道的情況下坐在她的身旁了,在聽到毛對自己的評價之后,她終于忍不住開口道。

    毛雖然被嚇了一跳,不過馬上就恢復了,然后笑著說道:“這不是上校殿下嗎?”在她說話的同時,我和相良還有克魯茲三人立刻行了一個軍禮。

    “你或許覺得一個小指頭就可以贏我了,不過沒有那么簡單!”

    “比起那個,全裸跑基地一圈,你做得道到嗎?”

    “我才想問你呢?”說著對著我大聲喊道:“董天軍曹!”

    “是!”

    “我有話跟你說!請你給我來一躺!”泰莎用命令的語氣說道。

    “是…!”說完尾隨著泰莎走了出去。

    (未完待續)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