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5章 猛獸蘇醒

    “好象在看忍者漫畫…!”小要看著相良駕駛的AS情不自禁的說道。

    在用散彈炮二連射射穿最后一架AS之后,相良起伏著肩膀喘了口氣說道:“五臺…!”僅僅五十八秒,相良就將所有的AS部隊全部擊毀。

    正當相良注意著四周是否還有伏兵時,左側的山脈陰影中突然出現了一臺銀色的AS,對方在被發現之后,立刻露出了強大的敵意,抬起手中的卡賓來復槍就是一番連射的攻了過來。

    “唔…!”相良急忙讓機體進行一個前翻身,驚險地避開了子彈軌跡,接著抬起手中的散彈槍就是幾槍。但是敵人似乎預測到這個動作似的低下身去,然后跳躍起來在空中連續作出三次三點射擊。

    隨后銀色AS的外部傳音器,傳出九龍刺耳難聽的笑聲道:“卡西姆,閃得不錯嘛!”說話的同時,他還繼續用來復槍進行射擊。

    普通AS的戰斗大概兩三次的射擊就可以分出勝負,要進行機體靜止的精密射擊,或是邊移動邊做出的牽制射擊,還是又專心回避——必須快速地臨機應變地作出最好的選擇。如果選擇錯誤的話,一瞬間就可能受到致命的損傷,但是這兩臺機體的戰斗卻不同,兩者完全互不相讓,機體完全沒有任何短暫靜止地疾馳著,跳躍著,低下身去,翻滾。無數次地互相開火.但是炮彈一發接著一發落空了,不管作出多激烈的動作,機體的手腳是不會疲倦的,不戰到在其中一臺被擊倒或是其中一名操縱者的精神無法承受之際——這場戰斗是不會停止的,這彷佛是在地上展開的激烈的空中戰。

    “哪邊占優勢呢?”小要看著戰斗中的兩人問道。

    克魯茲立刻說道:“如果是普通的戰斗的話,目前勢均力敵,但是…!”

    “但是什么?”

    “那臺銀色的并不普通,它藏有讓人無法理解的秘招!我射出的炮彈居然在空中被彈開了?不知它用了什么把戲…?”

    “把戲,不對,不是這樣的!這不是把戲,是技術,是科技!敵人擁有它,但是他的機體卻…”小要像是被什么東西附身似地喃喃的說道。

    “小…小要?怎么了?”

    “會輸”

    “咦?”

    “他…會輸,這樣下去的話!”小要喃喃的說道。

    這時,相良終于成功的擊中對方,并把銀色AS手中的卡賓來復槍給擊毀,正當相良準備一槍解決對手時,他的子彈在快擊中對方的時候被一面看不見的強墻給彈開了,隨后就被什么迎面擊中一般地撞飛出去。

    ……………………

    董天在解決自己的對手,快速的向小要的方向趕去,他心里不知道為什么的充滿了焦急的情緒。等到他趕到的時候,正看見小要猛的將頭撞在樹干上,雖然不了解情況,他立刻跑到小要的身后,將因為反動力向后倒來的小要抱在懷里。

    “小要,發生什么事了?你為什么要這樣做?”董天看著懷里的小要問道。

    小要經過短暫的昏眩后說道:“快把通訊器給我!我得趕快告訴他才行,快點!”說著將手指向戰場上。

    在看到對峙中的兩機后,雖然疑惑,董天還是從克魯茲的手中將通訊器拿了過來交給小要,小要在接過通訊器之后立刻說道:“相良,能聽見嗎?”

    “是千鳥嗎?”相良問道。

    “你聽好,你遇到的敵人裝有特別的武器,它…它能將駕駛員的攻擊沖動,轉變成物理力量!雖然我不知道理由為何,不過你的AS也裝有那個…也裝入了λ-Drive(LAMBDA驅動器),所以才能平安無事!”

    “λ-Drive!”相良疑惑的重復道。

    “你剛才是不是想著要保護自己的身體?所以那個裝置反映了你的意志,將你心中的強力意念實體化了。”

    “想法變成實體!這種武器怎么可能存在……”相良正想反駁,他便看見周圍的大氣開始歪斜,樹木、小草、泥土、巖石好像被強風吹拂般地飛散開來,令人無計可施的沖擊波再度沖向自己。

    機體上半身向后仰,但是這次并沒有自己所預料的嚴重損傷,Arbalest只是向后退了幾步,立刻又站穩了。

    “這個是?”相良在防御住這次的攻擊后,驚訝并疑惑的說道。

    “對手剛才本來想把你炸得粉身碎骨,但是他辦不到,你甚至能反擊,在心中強烈的想著把對手打敗,集中精神!集中在一瞬間!”

    在小要教相良如何使用λ-Drive時,九龍駕駛著銀色的AS一口氣拉近距離,刺出了短劍,相良立刻駕駛Arbalest驚險地避開了這一擊,然后就聽見九龍笑著說道:“哈哈!原來如此,搞不好如同我猜測的一樣!”邊說邊用短劍襲擊過來,展開了令人眼花撩亂短劍格斗戰。

    “守護著whispered的你們,持有這種機體也不是不可能,是吧!”

    “你說什么…?”

    “但是,卡西姆,這玩意的用法是這樣的!”隨著九龍的話音落下,激烈的沖擊波再次襲來,在這股力量之下,Arbalest再次被撞飛出去,然后以背部著地,在地面滾了兩三圈后才停下來。

    但是在相良駕駛下,Arbalest立刻快速地爬了起來,對著逼近過來的敵機擺出架勢,隨后相良聽見了董天的聲音道:“宗介,你還記得在訓練營的時候,我們是怎么將放在桌子上的廢紙團移動的嗎?”

    相良的記憶立刻就回到了在伯利茲訓練營的時候的生活,那時候的董天對訓練營的生活完全的不適應,他唯一的興趣就是在晚上的時候躺在訓練營后的山上看星星,隨后就是只憑著強大的精神力將別人隨處丟棄的紙團移動到別處,很多訓練生在無聊的時候都曾請求他教他們,但是學會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平時和董天一樣很少說話的相良宗介。

    “紙團!”相良一邊駕駛Arbalest躲開九龍的攻擊的疑惑的說道。

    “恩!就像那時候一樣!將那家伙當成紙團,叫‘他’有多遠滾多遠!”董天難得的用生氣的語氣喊道。

    “你就打算這樣一直逃下去嗎?給我去死吧!”九龍用外部傳音器說道,隨后再度沖了上來。

    這次,相良沒有像之前那樣躲避,只是站在原地用手里的短劍迎了上去,隨著刺耳的聲音響起,從Arbalest外部傳音器傳出相良的聲音道:“給我滾開,你這個‘垃圾’!”

    以兩把匕首為交接線,兩架AS之間似乎有某種東西相撞在一起,并且互相推擠著,直到九龍所駕駛的AS被暴風撕裂,隨著它的雙手的掉落在地并爆炸,最后在火焰與暴風之中化成碎片。

    而相良所駕駛的白色的AS從火焰與暴風之中緩緩的走了,那一刻,不用言表…

    ps:本人非常的郁悶,我向來時現寫現發,好不容易提前存了一章,結果,電腦系統出了問題,等修好的時候,什么沒有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