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3 受傷

    三人雖然用最快的速度向基地趕去,但是還是沒有趕上,當他們到達基地的時候,只能看到飛機飛向天空的那一幕,和那近乎絕望的心情。

    “董天同學,相良同學,你們不要緊吧!”小要一左一右的攙扶著董天和相良兩人問道,雖然她現在比較吃力。

    “雖然不能安心…”

    “…但是除了從那個基地逃離以外沒別的選擇了!”

    “我不是說那個!你們的狀況好象很糟糕…!”小要看著緊閉嘴唇的兩人說道,雖然他們沒有說疼,但是他們的額頭上不斷地滲出汗水和全身沾滿泥巴和血的白襯衫,已經說明了兩人的情況不太理想!

    “還是休息一下吧!這樣下去你們會…”小要悲觀地說道。

    在小要說完,董天和相良稍微沉默片刻,相良才開口說道:“好吧!在這里…稍微逗留!”說完三人都背靠著樹根坐了下來。隨后在小要的幫助下,兩人簡單的處理了一下傷口,還好相良有帶有各式藥品的攜帶盒。

    看到兩人身上的傷口,小要不禁發出悲鳴,因為兩人身上的傷太可怕了,相良的腹部被一個大概有裂開的CD一半大小金屬片從左側刺了進去,還好傷口不深,相良也說,沒有傷到內臟與大動脈,在用酒精簡單的消毒之后,相良用膠帶和碎寸衫代替繃帶在小要的幫助下算是處理完畢了。至于董天,全身有近十處傷口,因為是樹枝劃傷的,傷口全都翻了過來,最長的傷口快接近一尺長,當小要將董天的衣服脫下來時,眼淚不自覺從眼里流了出來,甚至不敢看董天的傷口,隨后她用剩下的酒精為董天清洗傷口,雖然董天極力忍耐,但還是不自覺的叫出聲來。

    小要終于把董天身上的傷口全都包扎了,董天用蒼白無力的聲音說道:“謝謝你,千鳥!這樣的傷是不會對任務造成妨礙的!”

    “不用…謝!任務?”小要露出了一個恐怖的眼神喃喃的說道。

    “你害怕我們嗎?”相良看到小要恐怖的眼神,站起來問道。

    “咦?”

    “那是很自然的反應,在你看來,我們的確是…!但是,我現在唯一考慮到的只是把你安全的送回故鄉而已!雖然無法保證一定能逃得掉…天,一定也是這樣想的,你愿意相信我們嗎?”相良緩緩的說道。

    在相良說完,小要看了一下,正閉著眼睛積蓄精力的董天,似乎下了一個決心,緩緩走向相良。

    “別過來!”相良突然叫道,然后迅速的拿起掛在身上的輕型機關槍沖向一棵粗壯的大樹旁將槍對準隱藏在樹后的敵人的身上。

    穿著黑色的操縱服并且全身濕透,散亂的金色的長發,蒼白的臉龐緊粘著泥巴和污血,手里拿著一個三八口徑的手槍,指著突然出現的相良。

    “克魯茲!”

    “嗨…這么晚才來啊”克魯茲努力擠出微笑.,然后在下一瞬間無力地向前趴倒在地上。

    …………………………

    “毛曹長,你應該回機庫去待命才對吧!”卡利尼恩對毛說道。

    “拜托您,兩小時…不,請給我一個小時也好,在那之前,我會把宗介、克魯茲還有天找回來的!”毛穿著黑色的操縱服跟隨在卡利尼恩身后請求的說道。

    “你打算讓50億美圓的潛艇與250名乘員,在危險之下暴露一個小時嗎?”

    “他們是我的部下!我必須負起責任!”

    “外面在下雨,這樣的天氣,ECS隱形模式也無法發揮效果,沒有可行的搜索方式!”

    “我知道這么做很莽撞,但是…!”毛看著卡利尼恩沒有繼續說下去。

    “從這里開始是屬于發令人員的區域!”卡利尼恩站在一扇鐵門前說道。

    “你總是這樣,為什么有辦法這么冷靜而透徹!”毛憤怒的問道。

    “因為我必須變成這樣!”卡利尼恩淡淡的說道。

    又穿過了幾扇門,卡利尼恩進入了發令室,坐在艦長席的泰雷莎—泰斯塔羅莎剛下達完潛行命令,她看也不看卡利尼恩就說道:“被她詢問了我們還要在這停留多久對吧?”

    “現在連一分鐘都不能停留,敵人有三艘裝滿了魚雷的武裝哨戒艇接近過來了,而且這里是淺海,并沒有什么可以躲藏的地方.如果不趕緊離開五十公里以上的距離的話…”

    “我剛才就一直思考著這些狀況!”泰莎緊握著自己垂放在左肩的辮子,并且將辮子壓在自己的嘴邊,一邊用辮子的頂端搔癢著自己的鼻子,一邊筆直地凝視著正面的屏幕說道。

    “但是,我也想救出相良他們!”

    “是的,而且韋伯軍曹也可能還活著!”

    “如果我決定在黎明前,撥出幾分鐘在海岸邊浮出并且短暫逗留…你能提出什么拯救作戰?”泰莎看著個人屏幕映出了航海圖說道。

    “這可以辦得到嗎?”

    “普通的潛水艦大概不行吧!”泰莎笑了一下說道。

    “…我很在意韋伯的M9被擊敗這件事,如果我的想法正確的話,也許現在是必須使用那個的時候了。”

    “那個…你是指那個嗎?”

    “就是Arbalest!“卡利尼恩肯定的語氣說道,同時在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似乎感覺到有一頭被系在這艘艦內某處的狂暴野獸,發出了愉悅的吼聲。

    …………………………

    董天四人在走了三個多小時崎嶇的道路后,越過了所有的上坡路段,來到了樹齡一千年以上的巨木下面,下坡路是一片平原,可以零星地看見在田埂的道路上奔馳著的軍用車輛的燈光,前方就是集體農場,更遠處則是一大片的水田。

    “只要能通過這里應該就能到達海岸!”相良看著下方說道。

    “穿過這里…要是光明正大的走在這種視野良好的地方……!”小要瞇著眼睛說道。

    “恩,被敵人發現的可能性很高!”董天靠在大樹上說道。

    “那怎么辦!”小要問道。

    相良也把視線轉向董天,然后開口說道:“從這里到海岸還有一段距離,想要四人一起逃走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

    “咦?”小要疑惑的出了聲。

    “所以,我與克魯茲和天留在這里到處破壞,盡力吸引敵人的注意,盡可能地爭取時間,千鳥就乘機一個人往西邊逃跑!”

    “…你說什么?”小要質問道。

    “往西邊逃走吧!帶著這個通信器,往海岸邊去,如果友軍前來接應的話,應該可以用這個頻道與他們取得聯絡。”

    “但是,這么一來,相良同學你們不就…”

    “不需要在意我們,我們的工作就是要保護妳,與其四人一起被捉,還不如讓一個人活下去!走吧!”董天緩緩的說道。

    小要把目光投向董天,希望他說什么,但是董天則淡淡的說道:“我同意宗介的辦法!千鳥你一個人逃吧!”

    “我不要!”小要大聲喊道。

    “千鳥…!”

    “我說了我不要!相良、董天,你們果然是笨蛋!你們該不會有著自己什么時候死都無妨,這種瞧不起人的想法吧?你們覺得這樣做很帥嗎?完全不考慮我的心情就在那邊擅自自我滿足地死掉了,我就算被你們這種軍事狂的陰沉笨蛋救了,我是一點都不會高興的,你們懂了嗎?呵呼…!”小要一口氣罵完之后,略微喘氣的道。

    相良和董天都楞住了,看到他們這個表情,小要繼續說道:“看起來你們好像還是不懂,為什么不想個大家都能得救的辦法呢?不要那么輕易放棄好嗎?”

    “沒有了,沒有其他辦法了!”相良反駁道。

    “想想看不就好了,比如說引發森林大火,在趁混亂逃跑之類的…總之一定回有辦法的!”

    “千鳥,你聽好!我們全都是專家,我們預測了所有的一切,并從中選擇可最妥善的辦法!”董天靠在樹上艱難的說道,因為他的體力消耗的太快了。

    “你要說幾遍,我說不要…!”小要的話被中途打斷,她的一縷頭發離開了她的身體,緩緩的掉落在泥土里。能這樣做的只有靠在樹上的董天,他的手還保持著投飛刀的姿勢。

    小要看著他緩緩的問道:“我不走的話…你就會殺了我嗎?”

    “是的,與其讓敵人抓到被他們關進那些奇怪的機器里被變成一個廢人,還不如讓你死在這里比較好。”董天冷冷的說道。其實董天的心里并不平靜,他從‘出生’之后,小要是第一個讓他有一種奇怪感覺的女子,之前說的話他情不自禁的就說了出來。

    聽他這么說,小要笑著走到他的面前,摸著他的臉緩緩的說道:“一起回去吧!董…君!”

    PS:星期天多更一章,希望喜歡!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