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4章 修學旅行的前奏

    調布市京王線調布車站南側出口

    在百貨公司旁的快餐店內,小要與朋友們,正一邊享用炸薯條,一邊愉快地聊著天,他們所在說的內容就是剛才相良真的以為新來的要無條件的擔任垃圾處理,而尾隨在他們后面的宗介也靜靜地待在店里的角落,絲毫不敢大意地將全部精神拿來注意四周的動靜,并且假裝閱讀著三天前從車站撿來的報紙.然后用無線電對正做在小要身旁的和他同樣注意周圍情況的董天說道:“我發現了一個可疑的家伙!”

    而董天在小要正和朋友聊天沒有注意到自己舉動的情況下說道:“在那里!”

    “在你的身后,他把手提箱放在地上,不停的看著手表,這個情形很像反恐指南上所說的定時炸彈那章!”

    “炸彈?敵人的目的是活捉,不是暗殺啊!”通過無線電聽到董天和相良談話的克魯茲忍不住說道。

    正在他們說話的時候,那個男子吃完了漢堡,站了起來,直接走出門外!

    看到男子立刻相良略微松了一口氣對董天說道:“他走了,看來是我估計錯……糟糕!”

    董天聽到宗介的叫聲立刻回頭望去,原來正當恭子拿著漢堡笑著往董天嘴里塞時,小要已經拿起那個男子的手提包追向那個男子,看到這種情形發生,董天和宗介都不由的在心里怪自己大意了,竟然沒有注意到他已經把手提包丟下了,隨后董天立刻轉身沖向小要,而宗介也在慌忙之下撞翻幾張桌子之后追了出去。

    “喂!董天同學!”

    “咦!相良同學怎么也在這里…!”

    等到董天和相良一前一后追出去時,剛好看見一輛大貨車正要撞上小要,而小要因為眼前的事已經呆在原地動彈不得,沒有多想兩人就本能的都沖了上去,因為他們只知道一定要保護好眼前的女生。

    兩人似乎很有默契的將小要護在身體中間,在撞倒幾輛停在路邊的自行車和兩人一左一右的將小要護在中間,而那輛汽車也好像撞到什么東西停在了馬路中間.

    這時之前的可疑男子跑了過來大喊道:“啊…我…我的寶貝!”然后撿起丟在地上的手提箱拎了起來并打開,如果董天和宗介看見的話,他們不知道會不會沖過去把他扁一頓,因為里面竟然是所謂的偶像縮小比例娃娃。

    隨后恭子和小要的朋友追了上來,看見董天和小要還有相良三人立刻喊道:“董天、小要、相良!”

    小要也發現多出來一個不速之客立刻說道:“相良!你為什么會在這里?”

    “只是偶然罷了!”

    “你們三人還好嗎?”恭子問道。

    “我沒什么!千島怎么樣了!”相良和董天同時說道,說完兩人同時將視線轉到小要的身上!

    “我的話,沒有什么!”

    “真是太好了!”

    “不過,我真的被感動了,你們兩個為了救小要,竟然同時沖出去!用自己的生命來保護一個女駭,相良和董天真的好酷哦!”小要的其中一個朋友笑著說道。

    “我只是做了我應該做的事而已!”相良又和董天異口同聲的說道,說著不自覺的將手握緊。

    而小要立刻感覺到自己的胸口被兩只大手給握了一下,這時她才發現不僅是她的胸部被他們一人一邊握著,自己的臀部也同樣被兩人一左一右的被扶著,正當她為此感到尷尬和憤怒時,相良一句‘我在這里全都是偶然的!’讓她徹底爆發了,在小要的一聲怒吼之下,接著董天和相良就倒在小要的暴雨梨花拳之下。

    在小要的拳腳之威下,就連身體素質有怪物之稱董天也有點力不從心的感覺,看著正被克魯茲包扎的宗介說道:“沒想到沒有經過訓練的她竟然會有這么強的力量啊!看來我們以后要注意一點了,宗介!”

    “恩,肯定的!”相良立刻肯定的回答道。

    “那是因為你們自作自受!誰叫你們那樣對她的呢!”把情況看的清清楚楚克魯茲笑著說道。

    “什么?”宗介和董天的頭上立刻頂著一個大問號道。

    看到他們這副表情,克魯茲只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一旁的毛看到一臉無奈克魯茲,笑著走到董天和相良的面前在他兩的頭上一人打了一下。

    兩人立刻捂著被打到的部位,而毛則大聲說道:“你們兩個笨蛋,你們這一次差點就全部被識破了!”

    聽她這么說,兩人立刻站直身體用一個標準的軍姿說道:“十分抱歉!”

    “恩…!好了趕緊工作吧!”毛看見他們這種表情,立刻滿意的點了一下頭道。

    “是!”兩人馬上準備工作,董天也回到自己的房間了。

    第二天,傍晚!

    在往橋本方向的車廂中,董天正直挺著身體坐在小要旁邊,說來,自從讓小要知道董天住在他隔壁之后,毛就建議讓董天不用像相良那樣隱蔽的行動,而小要也不反對董天只要一放學就跟在自己身后回家的行動。

    這時,小要似乎發現了什么,只見把之前閱讀的書合了起來放進書包,站了起來走想某人,董天在看到他去的方向就暗呼‘糟糕’,原來她走的方向正是相良的所在地。

    小要站在相良的面前一把將他手中的報紙奪過憤怒的說道:“你…跟我有仇嗎?”

    而相良則看著小要用帶著疑惑的口氣說道“千島,真是巧啊!”

    小要差點摔在地上,然后憤怒的說道:“你,你居然還敢這樣說?”說著拿起從相良手中奪來的報紙看著說道:“‘多哈危機’!你在讀那天的報紙啊?”

    “那是我的事情!”

    “你為什么要跟蹤我?”

    “我?跟蹤你?我一點都不明白你在說什么?你太自以為是了吧!”

    小要立刻憤怒的將腳踏在椅子上說道:“你竟然滿懷自信的說你這樣做不水對我的騷擾嗎?”說著回頭董天說道:“喂,董天你給我過來,你說他這樣做算不算是騷擾嗎?”

    結果董天過來后,看著相良用相良之前的語氣說道:“相良,真是巧啊!”

    小要在他說完之后又差點摔在地上,然后大聲喊到:“,為什么你也這樣!”這時列車剛好到了國領站,看到列車門打開小要突然想到什么,一絲笑意掛在了嘴上。

    正當相良還在強調這次是偶然時,小要突然在列車門快關上的瞬間跑下列車,然后笑著向列車的兩人招手。

    隨著列車啟動,董天和相良都陷入驚慌之中,隨后兩人都做了讓千島驚訝萬分的動作,同時拉開列車的窗戶跳了出去。

    在跳出去的一剎那,憑著自己變態的身體素質,董天在半空強行扭轉身體卸去由于列車帶來的力量,同時在站穩身體的一剎那擋住以背部落地并隨著慣性翻滾的相良,然后兩人在撞翻一個給乘客坐者等待列車的長椅后,算是安全著落了。

    小要急忙跑過去看兩人的情況,而兩人在小要擔心的目光中緩緩的站了起來,似乎沒有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般,小要急忙問道:“相良、董天!你們沒有事吧!”

    “恩!沒事!”

    “有很大的事!你們到底在想什么東西?”小要大聲說道。

    “其實我也想在這站下車,跟你沒有什么關系!”相良率先說道,在他說完后,董天則點頭說道:“我看你下來,所以…!”

    看到兩人一臉嚴肅的樣子,小要立刻歪著頭嘆了一口氣說道:“你們到底是什么人!”

    “我們?”兩人一起說道,在發覺不妥之后,又立刻說道:“我們完全沒有關系!”這次還是一起說的。

    在傍晚的陽光照射之下,三個年輕的男女坐在一個并不算是很長的長凳上歡快的聊著,隨說是歡快的聊著,但也只有小要一人在笑,而另外兩個青年只是板著一個臉在不知不覺中將自己的‘糗事’完全暴露給身旁的這個女生。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