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章 補償我吧 碎蜂

    第二天,我就邀請所有的隊長到朽木宅來做客,最后除了一番隊的隊長無法走開,其余所有的隊長都到齊之后。看著在座的隊長,我笑著說道:“十分感謝各位隊長在百忙中接受我的邀請!請不要客氣!”

    在我剛說完,京樂chūn水立刻笑著說道:“不要這么說嘛…小天天,只要有好酒就行了!”

    我立刻笑著說道:“好酒的話…多的是!請慢用!”說著示意侍女將一瓶有一千年份的酒端到他的面前,聞到酒香的京樂chūn水立刻不在說話了,端起酒不顧形象的喝了起來。

    一旁的伊勢七緒立刻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鏡說道:“隊長,注意自己的形象!”

    坐在chūn水身旁的浮竹立刻露出一個笑容說道:“呵呵…一如既往啊!”

    看著嬉笑的幾人,我笑著對藍染說道:“對了,藍染隊長,非常感謝你替我將‘銀白風花紗’帶回來!”

    藍染聽我這么說,表情僵了一下,很快就恢復過來,謙虛的笑著說道:“那里…我還要感謝朽木隊長的救命之恩呢!十分感謝!”

    “那里…其實我叫大家來除了敘舊和認識新的隊長之外,雖然很失禮…我想問大家一個問題,在我離開的這段時間里,尸魂界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二、五、七、九、十二幾個番隊的隊長變成了在座的各位!”

    在我問完,所有人都沉默了,身為二番隊隊長的碎蜂更是一拍桌子站了起來走出門去,她的大胖子副隊長立刻跟了上去,臨走之前還不忘撈一把點心再走。

    沉默片刻之后,京樂chūn水開口說道:“那個…怎么說呢…小天天!在你離開后的第九年,前二番隊隊長四楓院夜一和前十二番隊長浦原喜助,協同若干隊長…叛逃!”

    在京樂chūn水說完,我的表情微微一呆,然后笑著說道:“叛逃嗎!真是符合她們兩個的個xìng啊!”說著從‘乾坤戒’掏出了一壇我珍藏絕對超過三千年的美酒對著眾人說道:“這是我珍藏了很多年的美酒,請各位慢用!”

    在我叫傭人將酒壇里的酒分到各個酒瓶里的時候,坐在吉良伊鶴身旁的雛森桃小聲的問道:“吉良,那個…朽木天大人…是怎么了?”

    吉良立刻搖了搖頭小聲說道:“我不太清楚,但是在真央靈術學院的時候,我看過關于他的記錄,據上面記載的內容,朽木天大人和四楓院夜一以及浦原喜助是最要好的朋友,三人是同時從真央畢業并加入護庭十三隊,而且全部成為了隊長!”

    雛森桃立刻說道:“哇,好厲害哦!”

    就在眾人品嘗著這難得的佳釀的時候,涅繭利開口說道:“朽木天隊長,你所殺的虛的數量已經統計出來了,真是驚人啊!一共是一百二十五萬六千三百六十三只虛,其中基力安級別的大虛為兩萬三千零十四只,亞丘卡斯級別…三百六十只,瓦史托德級別…兩只!”

    在涅繭利說完之后,所有都驚訝的看著我,幾個副隊長更是竟然的說道:“啊…基力安兩萬多只!”

    “亞丘卡斯…三百多只!”

    “連傳說中…超越隊長級別的瓦史托德也有兩只…”

    看著眾人如同看到怪物一樣的表情,我不由的露出一個苦笑說道:“沒想到已經有這么多了,可是虛圈里的虛似乎一點都沒有減少!”

    聽我這么說,劍八立刻笑著說道:“管它虛圈有多少只虛,當初你搶了我的戰斗,現在你要還給我,基力安拿下雜碎就算了,那些亞秋卡斯應該能讓我高興一下,所以你欠我三百多次戰斗,記得要還我哦!”

    在劍八說完,八千留立刻笑著說道:“小劍的算術好好哦!”

    在劍八說完,我立刻笑著說道:“更木隊長,恐怕我還不了,我現在很懼怕戰斗的說!”說著我對著浮竹說道:“浮竹隊長,聽說令妹露琪亞在您的番隊,如不嫌棄的話,我可以代替海燕的位置,成為你的副隊長嗎?”

    聽我這么說,浮竹立刻驚訝的喊了出來道:“什么?成為我的副隊長?”

    京樂chūn水立刻笑著說道:“小天天啊,我真是太佩服你了,你好好的十番隊隊長不做,卻甘愿做浮竹的副隊長!”

    我立刻解釋道:“因為,做了副隊長的話,就可以避免那些麻煩的會議了!”說著我露出了一個得意的笑容。

    隨后不久之后我就收到了成為十三番隊副隊長的任命書,成為了十三番隊的副隊長了,或許我曾經是隊長的緣故,在我成為副隊長之后,山本隊長吩咐隊員為我特制一件的類似于隊長白sè羽織服的給我。

    時間過的很快,我已經回到尸魂界一年了,期間發生不少事,首先就是一個叫rì番谷冬獅郎的小鬼天才成為了十番隊的隊長,露琪亞為了平復心中對志波海燕事件的愧疚,申請到現世去工作,隨后是阿散井戀次那家伙在一個月前的,在副隊長挑戰賽中正式成為六番隊的副隊長。

    至于現在的我,手上正拿著已經批閱好要交給二番隊隊長的文件,來到了二番隊的隊舍,因為我要去看望碎蜂,在我回來之后,我和她見面的次數屈指可數,而且每次都形同路人一般。我感覺到她似乎在故意躲避我,所以我才主動去找她。在一名隊員的領導下來到隊長的辦公室,在我進去之后,碎蜂正低者頭在批閱文件,我走到她的桌前把文件放好,然后開口說道:“難道你就準備一直這樣嗎?碎蜂!”

    在我說完,碎蜂抬起她的臉看著我,站了起來走到我面前嚴肅的開口說道:“請叫我碎蜂隊長!朽木…副隊長!”

    我沒有管她說的話繼續說道:“你把她看丟了哦!碎蜂”

    “請叫我碎蜂隊長!朽木副隊長!”碎蜂立刻強調說道。

    “你把她看丟了哦!碎蜂”我還是沒有管她說的話淡淡的說道

    “請叫我碎蜂隊長!朽木副隊長!”

    “你把她看丟了哦!碎蜂”

    碎蜂這次沒有重復之前的話,而是投入我懷里流著淚說道:“天大人,夜一大人她……我…我…嗚嗚!”

    看到她哭成這樣,我立刻把她抱住安慰的說道:“不要哭了…不要哭了,碎蜂!你現在已經是隊長咯,這樣哭可是很丟臉的哦!”

    “可是…天大人,我沒有留下她,我沒有留下夜一大人,我…我!”

    “沒關系…我知道這一定是有原因的,因為我相信他們!”

    “天大人,夜一大人為什么要那么做?”

    “這個嗎?剛剛回來的我怎么會知道呢!不過我不是說過了嘛,我相信他們哦!所以…碎蜂,你也要相信他們這樣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碎蜂聽我說完,臉上露出高興的笑容說道:“我知道了,天大人!”

    我看著臉上露出笑意的碎蜂笑著說道:“不過…碎蜂你還記得我在一百年前對你說得最后一句話嗎?”

    碎蜂被我這么一問立刻疑惑了,不過在仔細回憶之后,她立刻害羞的說道:“天大人,那個…那個,只是天大人說的…說的玩笑話!不是…不是真的!”

    看她這樣我更是忍不住笑著說道:“玩笑話?不是真的?,那你就錯了,我可是真心的哦!你把夜一看丟了讓他和蒲原那混蛋逃離尸魂界!所以作為抵債,你要作為我的新娘哦!”

    碎蜂急忙說道:“什么!這怎么行呢?如果我做天大人的新娘的話,夜一大人會怎么辦?”

    “是啊!怎么辦呢?”我露出為難的表情笑著說道,說著用瞬步走到房間的門口,然后回頭對她說道:“那么…就算了吧!”說完我離開了二番隊的隊舍。在我離開后,碎蜂在隊長室里,楞了好半天,最后要不是有隊員敲響了隊長室的門,她或許會呆更長的時間。

    在我回到十二番隊隊舍時,在虎徹清音和小椿仙太郎的吵鬧聲中找到了因為舊病復發正在養病的浮竹,向他了解了一下露琪亞的的近況,因為露琪亞在從現世回來之后,只作短暫的停留和我一直都在幫助浮竹批閱原本需要他來批閱的文件,早知道我就去當十番隊的隊長好了。

    在了解到露琪亞的情況之后,浮竹笑著對我說道:“真是對不起!讓你幫我完成所有的工作!”

    我笑道:“不用道歉,因為幫助隊長原本就是副隊長的任務啊!”

    “咳咳…但是以朽木君的實力和資歷,做我的副隊長實在是太可惜了。”浮竹立刻說道。

    “沒有什么可惜的!等隊長你的身體好了之后,我不就可以清閑下來了嘛!我對自己的治療鬼道是非常有信心的,我之前可是四番隊的副隊長哦!”我笑道。

    “是啊!沒想到朽木君的治療鬼道這么厲害,連卯之花隊長的斬魄刀的治療能力都沒有辦法治療的病癥,在朽木君的治療之下,竟然有所好轉!”

    “那是因為我在虛圈的時候,為了讓自己快速恢復傷勢而研究出來的治療鬼道!”

    “是嗎?難怪同樣是鬼道,對我的病有作用只有朽木君使用出來的鬼道…咳咳!”

    “呵呵,所有的文件我已經批閱完畢,那么我先回去了!”

    “是嗎!麻煩你了,朽木君!”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