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章 咆哮吧 蛇尾丸

    “因為你只要記住我的名字就行了!”阿散井戀次大笑著說出了自己的勝利宣言,然后擺好進攻的架勢。

    我立刻扶著帽檐笑著問道:“哦…阿散井戀次嗎?被一個你…不知道名字的人打敗,這樣真的…好嗎,似乎不想是那家伙所教導的那般!”在我說完時,阿散井戀次已經攻了上來,他快速的移動到我面前,當頭就是一刀劈了下來。

    “叮!”一身清脆的碰撞聲響起,阿散井戀次一臉驚訝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因為他只是認為自己的刀會被我的刀擋下,可是他根本沒有想到我竟然只用一只手指就擋下了他的斬魄刀,更令他驚訝的是與刀刃接觸的那根白皙的手指竟然沒有受到任何傷害,那怕連一個細小的傷口都沒有產生。

    阿散井戀次雖然竟然無比,但他還是快速向后退去,緊握著手中的斬魄刀盯著我,冷汗不由的從臉頰上流了下來。我立刻收回擋住斬魄刀的右手,看著自己的手指笑著說道:“真是鈍的刀啊!本來還對你抱有期待!”

    綾瀨川弓親立刻笑著說道:“將靈力聚集在指尖,來抵擋攻擊嘛!和隊長的感覺很像!”

    阿散井戀次聽到我挑釁的話語后,立刻生氣的大喊道:“少看不起人!”說完就抬起的手中的刀向我辟砍過來。

    在經過近百次的攻擊被我輕而易舉擋下后,戀次再度向后退去,然后用另一只手撫摩刀刃大聲喊道:“咆哮吧!蛇尾丸。”在他喊完,手中的斬魄刀立刻就變成類似于鋸子的兵刃,然后再度沖了上來。

    綾瀨川弓親在看見阿散井戀次已經用始解來戰斗了,立刻說道:“真是一點都不美麗,已經開始始解了,對手的靈壓真的需要他這么做嗎!對吧…一角!”弓親一邊說一邊把視線轉到一角的身上,可是一角還是在全神貫注的觀戰,好像沒有聽到他的話,而且表情十分的興奮。

    “一角…一角!我在問你話,你聽見了嗎?”弓親連忙問道。

    一角這才緩緩的把頭轉向他笑著說道:“聽見了哦!不過弓親…你說錯了!那個家伙很強…很強大哦!”

    弓親疑惑的問道:“什么…你在開玩笑吧!一角,雖然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可以不使用斬魄刀就可以擋住戀次的斬魄刀,但他的靈壓只不過和其他隊的四席或三席差不多而已!”

    一角立刻笑道:“真的嗎!那你看一下他的腳下吧!弓親。”

    弓親在一角的指點下看了一下我的腳下,他的眼睛立刻瞪的大大的驚訝的說道:“原來如此,一角!他真的很強,他在戀次那么強的攻擊下竟然沒有移動自己的腳步,也就是他光是站著不動…就可以擋住戀次所有的攻擊!那戀次不就危險了。”

    戀次再一次向后跳去,大喊道:“死來!”然后他手中的蛇尾丸的劍身瞬間伸長朝我攻來,可是這次他的攻擊不僅僅是被擋下來了,而且蛇尾丸前端的劍刃也被我用兩根手指緊緊捏住,無法再收回了。

    在將蛇尾丸抓住之后,我淡淡的說道:“破道之十一綴雷電!”在我剛一說完,一道電蛇立刻沿著蛇尾丸的刀身向戀次攻去,可是在雷電快要擊到戀次時,原本被我抓在手中的蛇尾丸被一個類似于長槍的兵器挑開了,我的破道也因為如此失去了傳輸的媒介,失去了作用。

    只見一角將已經解放的‘鬼燈丸’放在手中旋轉著說道:“好危險啊…好危險!戀次!不是叫你不要輸的太難看了嗎!”

    “是啊!一點都不美麗!”弓親手拿著已經解放的‘藤孔雀’在一旁說道。

    “啊…對不起,一角大哥!”戀次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

    一角停止旋轉手中的‘鬼燈丸’擺好架勢戰意十足的笑著說道:“護廷十三隊十一番隊第三席斑目一角,參上!”在說完之后就沖了上來。

    正當我和一角戰作一團的時候,瀞靈廷的jǐng鐘已經響起,“旅禍入侵…旅禍入侵,白道門遭受旅禍入侵請在附近的隊長前去支援,重復一遍,白道門遭受旅禍入侵請在附近的隊長前去支援!”

    正準備從白道門出去喝酒的松本亂菊在聽到這個聲音后,立刻抱怨道:“好不容易才有機會出去的說!一定要好好的教訓這個旅禍…!”說完就一個瞬步加速趕往白道門。

    這時,一角以一個類似于‘回馬槍’的姿勢把我從之前一直站著的位置給逼退了一步,然后他笑著對我說道:“一步…你向后退了一步,那樣的話……就證明你沒有想象中的強大!”說完手中的‘鬼燈丸’就幻出一片槍影沖了上來。

    這時松本亂菊也剛剛趕到,當她正準備上來幫忙時,弓親攔住她說道:“松本副隊長,請你不要打擾一角的戰斗!”亂菊看了一下嚴肅的弓親,立刻放下正準備拔刀的手,插在自己的腰間說道:“真拿你們沒有辦法,不過記得要請客哦!”

    弓親見亂菊答應立刻笑道:“當然!”然后就再度把視線轉移到我和一角的戰斗上。而亂菊在見他答應之后,立刻喊道:“斑目一角!要加油哦!”

    因為這一聲,我的視線被轉移過去了,雖然只是一瞬間,一角的臉上立刻露出得意的笑容,手中的‘鬼燈丸’突然變成三節棍,攻擊距離瞬間加長,刀刃瞬間劃過我的帽頂。

    一角立刻收回自己的三節棍,將其中一截放在手中不停的旋轉著,露出得意的笑容說道:“哈…竟然在戰斗中分神,你還差的遠呢!”

    在他說完,我立刻點了一下頭說道:“你說的不錯,一角!”說話的同時,我頭上的圓帽,直接從中間分作兩半,露出下面和朽木白哉九成相似的面孔。在看到我的面孔后,一角立刻就楞了,臉上的笑容也僵住了,因為他無法忘記這張臉,他喃喃的說道:“朽…朽木隊長!”

    在一旁的戀次立刻驚訝的說道:“六番隊隊長,朽木…白哉!”

    聽到戀次的話,弓親在一旁解釋道:“戀次,他是六番隊的隊長沒有錯,但他不是朽木白哉隊長,而是朽木天隊長!”

    “朽木天隊長,那是什么?”戀次立刻驚訝的問道。

    “前六番隊隊長,曾經擊敗過我們那擁有‘劍八’稱號的隊長的隊長!”弓親在一旁嚴肅的說道。

    而和一角對立的我則笑著對他說道:“好久不見了,一角!十一番隊……隊長還是他嗎?”

    聽我這么問,一角笑道:“當然拉!不然我也不會在這里!”

    我看了一下從周圍趕來支援的死神笑道:“沒想到會這么麻煩!早知道就不這樣了!”說完我的身上立刻爆發出隊長級的靈壓。感受到我的靈壓,那些趕來支援的死神全都站在了原地不敢再往前移動一步,能移動的只有亂菊、一角幾人。

    與此同時,正在為這次旅禍的身份感到疑惑的隊長們在感受到這個靈壓之后,都露出了不同的表情,有驚訝、有疑惑、有高興、有興奮,驚訝的是幾個在是在我失蹤的時候成為隊長的人,疑惑是不知道我存在和感受過我靈壓的人,高興的都是我的熟人,興奮的就只有更木劍八那個家伙。

    果然在我爆發出靈壓沒有多久,就有一個‘隱秘機動部’的人出現在我身后,他跪在地上開口說道:“朽木大人,山本隊長請你到一番隊,還有…歡迎回來,朽木天大人!”

    在那個‘隱秘機動部’離開之后,我笑著把靈壓收回,然后對一角說道:“你變強了,只使用三席實力的我竟然沒有辦法贏你!”說完就轉身向一番隊的隊舍走去。

    在我走后,戀次才氣惱的說道:“他說他只使用了三席的靈力,這怎么可能?”

    一角則笑著對他說道:“沒什么,不可能,因為他真的很強,而且強的恐怖!”說完對著那些之前就一直躺在地上的死神說道:“你們這群丟臉的家伙,都給我起來!趕快給我站好!”

    正當一角在發威的時候,在一旁的亂菊則看著我緩緩消失的背影喃喃的說道:“是他嗎?”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