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6章

    我的靈壓緩緩的增長,首先是相當于普通隊長靈壓的兩倍,藍染微笑著。三倍,表情依舊。四倍,表情依舊。五倍,表情驚訝!六倍,露出不敢相信的眼神…眼睛緩緩的睜大,瞳孔開始縮小!天空也開始了小范圍的扭曲,好像要被什么捅破一樣。

    在我的靈壓增長的同時,拜勒崗的從屬官早已口吐白沫,眼神渙散癱坐在地上,而亂菊等隊長級別以下的人在露出這樣的表情時,我笑了一下,數道白光從我的手中發出在他們的身體之外制造了幾個隔絕我靈壓的光圈。

    藍染在我還在緩緩升高的靈壓之下終于忍不住‘拿’出了代表‘虛’的力量的面具,而他身后的市丸銀和東仙早已忍不住‘拿’出了面具。

    見他們拿出了面具,我停止增加靈壓,之前那迫人的靈壓瞬間小時,天空也恢復了平靜,我笑著說道:“終于忍不住用虛的力量了嗎?藍染!”

    “為什么?”帶上面具的藍染用那金黃色的眼睛看著我問道。

    我沒有直接回答藍染的問題,只是淡淡的說道:“死神的虛化,虛的死神化是你為了力量一直所追求的層次和境界,但是…在這股境界之上還有著更多的你所不知道的境界,也是我一直所追尋的…!無論是破面還是假面,它們只不過是死神和虛的第一層進化而已,而在這之后的境界就像這樣!”說完我把手按在烏爾奇奧拉的身上,一股讓所有人都覺得恐怖的力量從我的手中注入烏爾奇奧拉的體內,在這股力量之下,烏爾奇奧拉的經絡開始顯現出來,身體內似乎有什么要竄出來,‘噗嗤’烏爾奇奧拉的身體爆發出無數的血柱,頭上的面具突然和他的頭部像是炸彈一樣炸裂開來……

    “啊…!”烏爾奇奧拉在這股力量之下終于叫出聲來,隨后滿身是血的烏爾奇奧拉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從天空墜落下去。正當大家認為烏爾奇奧拉已經死掉的時候,離地面還不到三米的烏爾奇奧拉的身上突然爆發出和我之前差不多的靈壓,在這股靈壓之下,拜勒崗的從屬官全部不自覺的吐出一股血柱,然后從云頭載了下去。接著烏爾奇奧拉的靈壓瞬間消失似乎沒有存在過一般,而烏爾奇奧拉的的身體確緩緩的升起,雖然很慢但其他人卻無法將自己的視線移開。因為他們感覺到烏爾奇奧拉的靈壓不論是密度還是給‘人’的感覺和以前已經有很大的區別了。

    烏爾奇奧拉升到和我同樣的高度時,緩緩抬起一直低者的頭,再度跪在我的面前說道:“謝謝您的恩賜,朽木天大人!”

    “先整理一下吧!”

    “真是失禮!”烏爾奇奧拉看了一下自己滿身鮮血的身體低頭說道,然后一股強大的靈壓從他的身上發了出來,而這股靈壓在他身體之外形成屏障就像龍卷風一樣將他包圍在里面。

    在烏爾奇奧拉在靈壓形成的龍卷風里面時,天空中出現了兩個黑腔和一個死神的穿界門,夜一和蒲原從穿界走了出來,葛力姆喬帶者一護、井上、茶渡、石田、劍八和8600等人,海燕帶著露琪亞、白哉、卯之花烈等人,也就是說到虛圈的隊長全都回來了。

    在他們剛一走出來站穩身體就感覺到由烏爾奇奧拉制造出來的小型龍卷風包含的靈壓了,因為他們沒有接觸過過這股靈壓,這時一只手突然從龍卷風的內部伸了出來,隨后龍卷風開始減弱直至消失。

    所有人的眼光立刻就像刺刀一樣的戳在了烏爾奇奧拉的身上,不因為其他,只要因為看過烏爾奇奧拉的人都知道他有一個頭盔壯的面具可是現在的他不僅沒有面具,連暴露在外的胸口那里的虛洞也消失了,身上的靈壓變的和之前幾乎的兩個人的感覺,變的和人類一模一樣了。

    夜一雖然驚訝,還是用瞬步移動到我身邊問道:‘天,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為什么他會變成這樣,難道是藍染?”

    見夜一來了我走到她面前抱起她說道:“對不起,夜一!我又要離開你了!”說完,我的三個殘影出現在白哉、亂菊、海燕的面前將他們全都拉到我的面前在他們正要問我為什么要這么做的的時候,我已經連同夜一在內把他們禁錮在和‘反膜’類似的光柱里。

    我看著他們在光柱里想沖出來,用只有他們能聽見的聲音說道:“夜一、亂菊、白哉、海燕!不要擔心這個光柱正將你們的力量提升到另一個層次,你們將變成擁有自己的肉身,不再是人類看不見的靈魂了!你們將替我繼續活在這個世界上,而我也將離去!”

    “卍解,千本櫻景嚴!”

    “吟唱吧,灰貓!”

    “撕裂靈魂吧!貓又!”(自己編的,因為我實在不知道夜一的斬魄刀,相信看死神的都還不知道吧!“

    “讓水天翻騰吧!捩花”

    白哉、亂菊、夜一、海燕分別解放了自己的斬魄刀想破壞光柱,我笑著說道:“不論怎么努力都沒有用的,這個光柱不論是內部和外部的防御都超過了‘反膜’!”

    “小天天,這是為什么!”京樂首先問道。

    “是啊!朽木!為什么要這樣!”

    “為什么!呵…只不過是為了好玩而已!”我淡淡的說道,說著我對站在我身后的烏爾奇奧拉說道:“烏爾奇奧拉帶它們回去吧!現在的你已經沒有必要聽從我和藍染任何人的命令了,你已經是虛圈的‘王’了。”

    赫麗貝爾立刻喊道:“我不走,朽木天大人!我…!”話還沒說完我就打暈了她,隨后在手中形成一顆光球融入她的體內,對烏爾奇奧拉說道:“帶她回去,讓她成為虛圈只次于你的存在!還有把這個給葛力姆喬和不要主動和尸魂界交戰!”說完將赫麗貝爾遞到烏爾奇奧拉的手中,然后又把一顆光球交給了他。

    烏爾奇奧拉在接過赫麗貝爾之后,轉身對史塔克和拜勒崗等人說道:“回去!”說完打開‘黑腔’走了進去!”

    “切!”葛力姆喬不由‘切’了一聲,進入自己的之前打開的黑腔,連走之前對一護說道:“一護,我還會和你打的!到時候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哦!”說完黑腔關閉消失在一護的眼前!

    史塔克立刻笑道:“終于可以多睡一會了!”說完就離開了。

    拜勒崗在看了一眼藍染之后也走了。

    在所有的破面都走了之后,我笑著對藍染說道:“藍染,你有什么心愿嗎?”

    Ps:要罵就罵吧!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