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6章

    自從得到我近乎冷酷的答案之后,亂菊的開始變的心神不寧,不在像之前來到現世時的那么活躍,讓日番谷覺得十分不自在!

    而我則帶著夜一來到了平子真子等人的藏身之所,倉庫外,夜一在感覺到缽玄布置的奇特的結界之后疑惑的問道:“天,這雖然是鬼道布置出來的,但是卻和普通的鬼道不同!”

    “恩,這是前鬼道眾副隊長有昭田缽玄在得到虛的力量之后創造出來的鬼道,所以和身為死神的我們學習的鬼道不同!”我看著笑著說道。

    “那應該怎么辦?”

    “很簡單!”我拔出斬魄刀瞬間在結界上開了一個門,拉著正驚訝的夜一走了進去。

    感覺到自己的結界被破壞之后,有昭田缽玄立刻露出驚訝的表情,正在觀看著已經變成虛的一護和六車拳西戰斗的平子在看見他這個表情之后問道:“怎么了?小八!是不是一護怎么樣了?”

    “不是,是有人入侵了,他們不知道對我的結界做了什么?就闖進來了”。

    “可惡竟然在這個時候!”平子立刻罵道。

    看著眼前一臉驚訝的平子笑著說道:“好久不見了,平子隊長!還有曾經是隊長的…大家!”

    平子看是我立刻笑著說道:“怎么是你們,朽木天、四楓院夜一!”

    “你之前為了吸引里面了那個白癡所釋放的靈壓可是很容易察覺的哦!”我指著已經變成虛的一護說道。

    “原來如此!看來是我的大意啊!”

    “不要這么說嗎!”我一邊拔出自己的斬魄刀一邊說道。

    “什么?”平子看到我的動作驚訝的說道。

    “麻煩你了,缽玄副眾長!”我直接走到缽玄布置的結界前說道。

    缽玄和在結界之外的矢胴丸莉莎等人疑惑的看著我,平子真子在看到我的動作之后立刻笑著說道:“小八,打開結界讓他進去!”

    “是的!”缽玄立刻打開了結界。

    于是我在對夜一露出一個笑容后走了進去,我走進去的一瞬間,已經虛化的一護瞬間就來到我的面前……!

    一護在戰勝自己體內的虛之后,看著拿著斬魄刀站在他面前的我說道:“朽木…天,你不是死神嗎?你什么會在這里?”

    “因為我想知道你在虛化的樣子,還有你的實力!但是…我很失望!”

    “什么…為什么?”一護聽我這么說立刻疑惑的問道。

    “因為…這個!”我緩緩的拉開衣領說道。

    “什么…!”一護和夜一以及平子等人都驚訝的說道,一護是真不知道,而夜一和平子在看見我胸口的那個標志之后立刻不由的喊了出來,因為我的胸口是一塊黑色的鈴蘭花的標志!

    “這是什么意思啊?”一護還是一臉疑惑的問道。

    ‘碰’平子等人全都趴在了地上,平子立刻就跳了起來說道:“笨蛋!一護!他胸口的標志是護廷十三隊隊長級的存在為了到現世工作才有的!”

    “那代表什么?”一護還是疑惑的問道

    ‘碰’平子再度趴下,然后再度爬起來喊道:“也就是說,他的力量已經被限制了,他現在所使用的力量只是他的五分之一而已!”

    “那能代表什么?”

    “能代表…!”

    “走開,禿子!”平子準備說出來的時候,被日市里一腳給踢飛,然后日市里接著說道:“就代表那家伙只需要使用五分之一的力量就可以把擁有虛化力量的你給擊敗!笨蛋!”

    “什么?”一護的聲音響徹天空,而我呢,已經抱著夜一在屋頂向自己的房子移動著。

    第二天,因為在我的安慰之下,亂菊的心情也已經恢復了,至于怎么安慰?很簡單,當我拿著一盒點心遞給她并笑著對她說道:“這是我在街上的一家小吃店看見的!沒想到現在還有的賣送給你!”

    “這是?”亂菊疑惑的問我道。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

    “恩!我還記得!”亂菊聽我這么問立刻溫柔的說道。

    “你所吃的那盒點心就是我利用手段從現世帶到尸魂界的,尸魂界沒有那種點心,所以我在街上看見有賣這種點心之后,就想起你,所以就買給你了。”

    “什么…!”亂菊立刻激動的看著我,眼里充滿了笑意和柔情!

    空座町,某公園里,冬獅郎正對著一角、弓親、亂菊商量怎么提升自己的實力,弓親立刻就說道:“的確如此,雖說讓人有些不爽,但必須承認破面的實力的確很強!”

    “哼,這不是正好嗎!因為如此才能更好的享受戰斗的樂趣啊!”一角立刻笑道。

    “正好向你的喜好的方向發展開了呢!”亂菊看一角興奮的樣子說道。

    “算是吧!松本,你也一樣不磨練下自己的身手的話,小心沒法活著回尸魂界哦!”一角笑道。

    “我知道了,不好…都這個時候了,在不快點的話,店里就會人山人海,那樣就不能慢慢挑選商品了!”

    “什么,店?”冬獅郎立刻問道。

    “我去看看街上的情況,去買東西…啊不…要留意有沒有什么可疑的事情發生啊!”

    “你剛剛說了去買東西吧!”冬獅郎頭上立刻出現一個十字說道,可是他剛說完,亂菊就已經轉身跑開了,一邊跑一邊說道:“那隊長,我出發咯!”

    “那個家伙,完全聽不進別人的話!”冬獅郎看著已經跑開的亂菊說道。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