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5章

    因為沒有將‘義骸’脫下,所以我只好使用滅卻師的‘飛鐮腳’來趕路,在連續使用了近百次‘飛鐮腳’之后,終于看見坐在一個大廈頂上的葛力姆喬,我瞬間移動到他的面前。

    “你是……朽木天大人!”葛力姆喬看見我突然出現在他面前驚訝的說道。

    “好久不見了!葛力姆喬!看來你已經恢復了,力量成長的如何!”我淡淡的說道。

    “啊…恩,這都是朽木大人的恩賜!”葛力姆喬急忙行禮說道。

    “不用多說了,你這次來現世應該不會這么簡單吧!”

    “恩…我想要殺一個死…神!”因為我是死神,所以葛力姆喬在回答時也不敢大大咧咧的了!

    “是嗎?只要不玩的過火…就盡情玩吧!我會把自己的靈壓完全隱藏的!”

    “謝朽木大人!”葛力姆喬聽我這么說立刻笑了起來。

    “哼!你也是時候接受一點教訓了。”說完我立刻消失在葛力姆喬面前,而葛力姆喬在聽我說完之后立刻露出疑惑的表情,不過很快就一笑而過!

    在我離開不久,葛力姆喬面前的天空打開了一道裂縫,從里面走出五名穿著白色衣服的破面,葛力姆喬在看見他們之后立刻問道:“沒有被誰看見吧!”

    “那當然!”蕭隆立刻說道,然后看著葛力姆喬說道:“葛力姆喬!”。

    “什么?”

    “在來的途中,我感受到幾個強烈的靈壓,和烏爾奇奧拉的報告不符!”

    “切,將探察神經完全打開!”葛力姆喬說道,在他說完,蕭隆等人馬上緩緩的閉上眼睛,一股白色靈壓的光波立刻向四周擴散!

    “和預料中的一樣,增加了不少啊!從尸魂界來的援軍嗎?一開始不要在那邊羅嗦,直接干掉哪個家伙就不會這么麻煩了,迪羅伊、蕭隆、艾多拉德、伊兒弗特、納奇姆,完全捕捉吧,只要有一點靈壓的家伙,全都不要放過!”葛力姆喬知道自己的手下不可能察覺我的靈壓,立刻下了全滅的命令。

    片刻,葛力姆喬問道:“各位捕捉完畢了嗎,不需要客氣,也不用分辨,只要是有一點靈壓的家伙,一只也別剩…全部干掉!一只也不要讓他們逃了!上吧!”在葛力姆喬的一身令下,蕭隆等人立刻向不同的方向飛去。

    “這個靈壓…是他們!”一護感受到蕭隆等‘虛’的靈壓不禁說道,隨后急忙對一旁的露琪亞說道:“露琪亞…!”

    “我知道了,1、2……6只嗎?好多!”露琪亞看著手中的手機說道。

    “到這里來了嗎?”

    “不,雖然他們好像在尋找靈壓…但不是到這里來的!”

    “到底是什么回事?”

    “這表示他們不論靈壓大小,全部都要擊倒!他們打算斬盡殺絕,就算是只有一點靈壓的人類!”

    “石田他現在應該沒有靈壓才對,茶渡和井上呢?”

    “井上的附近有天大哥和日番谷隊長以及松本副隊長在,是絕對安全的!茶渡那里……有1只在接近!”

    身在某大樓樓頂的一角和弓親正向某只破面的方向趕去,正喝著我泡的松本和冬獅郎在感受到靈壓之后,義魂丸立刻將義魂丸吞進嘴里,然后走了出去,而松本則生氣的罵了一聲后,將自己的義魂丸吞進嘴里沖了出去!

    我看著已經出去的兩人笑著對夜一說道:“走吧!出去看一下。”

    夜一看著我疑惑的問道:“不需要幫忙嗎?”

    我笑著吻了她一下說道:“他們并不強,他們可以解決的,就算不可以…我們也不是不出手啊!”

    接著和原著中一樣,一角的對手是‘火山獸’的艾多拉德,亂菊的對手是納奇姆,冬獅郎的對手是蕭隆,一護的對手是葛力姆喬,露琪亞的對手是迪羅伊,戀次的對手是伊兒弗特。

    看著眼前被葛力姆喬重傷的露琪亞,我看了一下正在空中和葛力姆喬激烈交手的一護,讓護在露琪亞面前的‘恰比’讓開后,我拔出自己的斬魄刀輕聲說道:“凋零吧,落櫻!”散發著柔和光芒的***瞬間把露琪亞給包圍起來,露琪亞的傷勢立刻開始快速的恢復。

    而這時,一護已經被葛力姆喬壓著打了,在又一次被葛力姆喬從天空擊落在大地上后,一護以一擊‘月牙天沖’輕傷了葛力姆喬,正當葛力姆喬準備拔出斬魄刀時,原九番隊隊長東仙出現在他身后,在葛力姆喬十分不不情愿的情況下要求他返回,在沒有辦法之下葛力姆喬只好和東仙返回虛圈!留下一臉氣憤的一護在那里做無用的大喊!

    而我在把已經治療好的露琪亞交給亂菊之后,順便用斬魄刀把受傷的冬獅郎給治療好了,隨后在亂菊的一臉疑惑之中和夜一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為什么?為什么朽木隊長沒有幫助一護他們!”亂菊在回到房間里向我問道。

    “因為沒有那個必要,不經歷挫折是不會得到進步的。”

    “可是,如果他們死…!”

    “就算死了…我也可以把他們救活,所以…才沒有那個必要!”我頭也沒有回的冷冷的說道。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