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4章

    看著在懷里露著甜蜜笑容的夜一,我笑著將被子蓋好,想到夜一之前的瘋狂,我差點忍受不住自己的**,這時我聽見有人按門鈴,所以只好起身將衣物穿好,進入自己的義骸走去開門。

    打開門一看,穿著校服的亂菊就站在外面,她在看見我后立刻笑著說道:“晚上好,朽木隊長!”

    “恩,晚上好,你怎么在這里,難道說…你就住在這附近,說起來,那個叫井上織姬的家好像就離這里不遠的地方!”

    “不是啦!我只是想請朽木隊長幫我一個小忙!”亂菊聽我這么說立刻笑著說道。

    “什么忙啊!”我笑著說道。

    “這么說,朽木隊長是答應咯!”

    “恩!”

    “那么就打擾了!”亂菊立刻就笑著穿過我的身旁走進房里,她一邊看房間的布置一邊回頭對疑惑的我說道:“我暫時就借住在這里了!對了…!”說著又穿過我的身旁向不遠處房頂上的冬獅郎說道:“沒地方去的話要進來也可以哦!”說完就把我拉進房間然后把門給關了起來。

    “朽木隊長,我的房間在那里啊!”在把我拉進房門之后亂菊已反客為主的說道。

    我長呼了一口氣,帶著亂菊走到一個房間門口說道:“這里是客房,被子都在壁櫥里…自己收拾一下吧!”

    “哇!好大的房間啊!足夠兩個人一起住了,朽木隊長要和我一起嗎?”亂菊在看見比一般客房要大的多的房間笑著說道。

    “不用了,我的房間在二樓,有什么需要可以對我說!”我笑著說道。

    “哦…真遺憾,那么浴室在那里呢?今天奔波了一天都出汗了……乳溝這里!”亂菊立刻一副遺憾的表情,隨后又一副調戲人的表情指著自己的胸口說道!

    在亂菊的譏笑聲中我帶者亂菊來到浴室的門口說道:“這里就是浴室了…請用!”

    “什么,人家不會用現世的東西啦,朽木隊長幫我一下好嗎?”亂菊用撒嬌的語氣說道。

    在亂菊的要求下,我開始幫她放水,在放好之后,我伸手試了一下水溫說道:“亂菊,你試一下水溫行不…啊…你在做什么啊!”我看著眼前的已經脫光衣服的亂菊說道。

    亂菊彎腰把手放進浴缸里說道:“沒什么啊!不把衣服脫光怎么試水溫啊!恩…水溫剛剛好!”亂菊在試過水溫之后,在我面前跳了一下說道,我的視線立刻就被她胸前的波濤所吸引,不過在短暫的失神之后,我就跑出浴室,在連走之前說道:“如果水涼了話,就打開紅色的水龍頭!”

    在丟下亂菊之后,我回到自己的房間里,床上的夜一已經醒了,正裹個白色的床單站在窗前看著外面的天空,見我進來立刻笑著說道:“怎么樣啊?大情圣!”

    我立刻笑著走到夜一的面前并把她抱在懷里說道:“怎么這么酸啊!我親愛的老婆!”

    “哼,你還說我,剛才那個小丫頭都那樣了,你怎么解釋!”夜一吃味的說道。

    “啊…那我也沒有辦法,畢竟我不是她啊!”我急忙賠笑說道。

    “好啦,我不怪你了,不過,如果讓我知道是你主動勾引她的話,我就…!”夜一一邊說一邊把手掐在我的腰間。

    我立刻攬住夜一的細腰笑道:“那如果是她先…那個我呢?”

    “我也不準!嗚…嗚!”夜一已經說不出來了。

    當我和夜一正彼此沉醉在這一吻之中時,亂菊的喊叫聲傳入了我和夜一的耳里,夜一立刻氣憤的說道:“去吧!去幫你的小金絲貓吧!”

    “金絲貓…呵呵,看來你真的吃醋咯!我先下去馬上回來!”

    “怎么呢?為什么叫我!”我隔著門問亂菊道。

    “人家的換洗的內衣沒有了,所以……麻煩你了!”亂菊笑著說道

    “好吧!你等一下!”

    在我走上樓之后,夜一見我正從衣櫥幫亂菊拿內衣立刻氣憤的說道:“你還真愛護她啊!衣服都準備好了!”

    “這些都是你的尺碼,是我為你準備的,因為我希望你一直都是人形,穿著我為你買的衣服。剛好你的尺碼和她的很接近,所以…!”我看著正生悶氣的夜一說道。

    “你還不下去,拿件衣服還這么慢!”

    我看著表情已經恢復的夜一笑著說道:“好…好,我這就下去,對了這里有一件我為你準備的衣服哦!”在笑著把一件黑色的連衣裙交給夜一之后,我拿著給亂菊的衣服從了出去。

    ………………

    “請用!”我對著桌子上的十幾盤中國料理作了一個請的手勢。

    “什么!這些都是朽木隊長做的嗎?”亂菊看著桌子上的菜驚訝的說道。

    我握著夜一的手看著她笑了一下說道:“當然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問夜一!”

    亂菊根本沒有問夜一就吃了起來,然后大聲說道:“好吃!”

    “好吃那就多吃點,還有你日番谷小朋友你也要多吃點,要是你怎么樣了,雛森可是會找我麻煩的哦!”我笑著對冬獅郎說道。

    “是日番谷隊長!”日番谷立刻反駁道,然后看了一下正在狼吞虎咽的亂菊說道:“松本要注意禮節!”說著把筷子上的食物放進嘴里,然后就開始與亂菊的搶食行列。

    “多吃點哦!這樣才可以長大哦!”我看著快速吃東西的冬獅郎笑著說道,說著夾了一塊肉放到夜一的嘴邊說道:“以前雖然為你做過,但是已經很久沒有做了,嘗嘗看…不知道手藝退步了沒有!”

    夜一看著我露出甜蜜的一笑吃掉我為她夾的菜,然后也為我夾了一塊,就這樣我們彼此給對方夾菜吃著這頓難得我親手做的晚餐,就在我們彼此相親相愛時,正瘋狂吃菜的亂菊的眼神充滿黯然,眼角也津津濕潤起來。

    在我們四人把十幾盤菜消滅干凈之后,亂菊拍拍自己的肚子說道:“好飽啊!真沒想到朽木隊長竟然會做這么好吃的菜,真想天天都可以吃到啊!”

    “恩!”在亂菊說完,連一直都很少說話的冬獅郎都點頭應是。

    “是嗎!那就好我還怕你們吃不慣!對了,我出去買些飲料,你們要喝什么口味的!”

    “檸檬和牛奶!”在現世生活最久的夜一立刻開口說道。

    “飲料……那是什么!”冬獅郎疑惑的說道。

    “聽起來很好喝的樣子!”亂菊立刻露出好奇寶寶的表情笑著說道。

    “那么我就隨便為你們買一些了!”說完我走出了房間的大門,在走出門之后,我立刻朝葛力姆喬的靈壓的方向趕去。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