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3章

    在從我口中套出話之后,夜一的手瞬間在我腰間轉了360度,然后她突然把我從義骸給拉了出來,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之下,一下子就把我的衣服給扯了下來,“夜一!你要干什么?”

    夜一坐在我的腹部上繼續撕扯著我衣服說道:“你說我要干什么?”說著我的最后一件衣服也離我而去了。

    此時我夜一再度**相對了,不用說,我立刻主動起來,翻身把夜一壓在身下,當我正準備發動攻勢的時候,被我抱在懷里的夜一突然用雙手扶著我的臉流著淚對我說道:“天,讓我再任性一回吧!最后一次好嗎?”在說完之后,夜一的手開始在我的身上來回游走,我再度平躺在床上,夜一也再次坐在我腹部上。因為對彼此身體的‘沸’點都很熟悉,很快我的**就在夜一的攻勢下顯露出來,分身緩緩的抬起頭來,剛好頂在夜一的兩片俏臀間,在感受到我堅挺之后,夜一用手慢慢的把我的分身扶正對準自己的密林緩緩的抬起身體猛的坐了下來,在那一瞬間,我就感覺自己的分身進入一個奇妙的地方,夜一也開始上下起伏,在起伏的同時,嘴里也不由的發出誘人的呻吟聲……。

    畫面一轉,一護正在自己的房間里向正坐在他的床上的露琪亞問道:“那么,快點告訴我吧!破面到底是什么啊!”

    “恩!”

    “為什么要攻擊我們?”一護開口問道。

    這時他就聽見戀次的聲音道:“等一下!”可是一護看了房間周圍一切都沒有發現戀次的身影!

    “戀次!在那里?”

    “這個問題,由我們來告訴你吧!”

    隨后一護就看見他的天花板的上伸出了四個腦袋,分別是戀次、一角、弓親、亂菊,然后他們就從天花板上的燈洞里跳了下來,戀次在跳下來之后立刻招了一下手道:“吆!一護好久不見…也沒有多久啦!”

    “你們這些家伙,對別人房間的電燈做了什么啊!”

    亂菊馬上指著還沒有跳下來的一角的腦袋說道:“我試者換一個燈泡!”

    “你說什么?”一角立刻憤怒的說道。可是剛說完就被亂菊一拳給打了下來。

    “好了別說那么生硬的話,開心一點吧!”亂菊在把一角打下來之后,轉移注意力說道。

    這時一直被忽視存在的魂在看見穿著校服說話的亂菊之后,立刻就把視線放在了亂菊的那兩座誘人的雙峰上,他立刻撲了上去,嘴里還說道:“那是…名為制服的兇器對吧,大姐!”

    “崩”魂重復了淺野啟吾的命運,被亂菊一拳KO了。

    虛圈,虛夜宮外

    烏爾奇奧拉攔住了準備前往現世的葛力姆喬一伙,葛力姆喬看著烏爾奇奧拉說道:“烏爾奇奧拉,為什么要攔著我!”

    “你這樣做會給那位大人帶來麻煩!”烏爾奇奧拉看了一下他們開口說道。

    葛力姆喬聽了這句話之后,立刻就明白了那為大人是誰,因為他也從烏爾奇奧拉帶回來的信息之中了解到了情況,在低頭輕罵了一聲:“混蛋!”后轉身回到自己的居住處。

    “就這樣就算了嗎?葛力姆喬。”蕭隆站在葛力姆喬的身后問道。

    “笨蛋!我怎么會那么容易就放棄,不過是遲一點去而已!”葛力姆喬笑了一下說道。

    現世,魂的慘叫聲從一護的房間里傳了出來,戀次正抓著魂的腦袋把手塞進它的嘴巴里想把防在里面的‘義魂丸’給掏出來,一旁的亂菊疑惑的問道:“喂,這樣做真的能取出來嗎?”剛說完義魂丸就被戀次掏了出來。

    “出來了吧,就是這個!”戀次將義魂丸抓在手了里說道。

    “比想象中的骯臟了呢!這么簡單就能取出義魂丸,與其說是進步,不如說是亂來啊!不愧是技術開發局,做事就是與眾不同!”亂菊笑著拿起魂的布偶身體的說道。

    “喂,我說……!”一護站在戀次和亂菊身后說道。

    “干什么!”戀次一邊把義魂丸重新放回魂的身體里一邊說道。

    “你們什么時候才要回去啊!”

    “你在說什么,我們不會回去的,在與破面的戰斗結束前,我們會待在現世!”

    “待在這里…那你們的吃住打算怎么辦啊!先講好,我家沒有容納這么多人的空間啊”

    “人家也不行嗎?”亂菊立刻問道,一邊說一邊還拋了幾個眉眼。

    一護立刻嚇了一跳說道:“啊…依判斷,你是最不能留下來的吧!話說我真搞不懂為什么你會認為自己能留下來呢?”

    亂菊沒有說話,只是把自己胸口的紐扣解開了一顆,一旁的戀次立刻把眼睛瞪的老大,一護也驚訝的叫出聲來,然后憤怒的問道:“你在干什么啊?就算你把扣子解掉一個,不行的事情還是不行!”在他話音剛落,跪坐在地板上的亂菊立刻將自己的短裙向上掀開一點。

    一護馬上把自己的雙眼用雙手捂住說道:“就算你把裙子稍微掀起點,也還是不行!”說著他的雙手露出了可以看見外面的縫隙繼續說道:“可惡,我才不會屈服在誘惑之下呢!我是決不屈服的男人!”

    在一護剛說完,露琪亞就在一護的身后說道:“那你就把手指的縫隙也蓋起來如何呢?”

    最后戀次還是準備到蒲原那里借住,一角和弓親則在和一護告辭之后就走了,準備露宿街頭了,而亂菊則笑著說道:“我已經準備到朽木隊長現在所在的別墅去借助!”

    “你去找露琪亞的大哥,那他答應了嗎?”一護問道。

    “我想他應該不會拒絕的!對了,隊長也去嗎?”亂菊笑著說道。

    “誰要去啊,白癡!最好不要影響到朽木隊長!”日番谷冬獅郎立刻說道。

    “是嗎?太可惜了,隊長!”亂菊笑道。

    看著已經離開的亂菊等人,一護看著露琪亞說道:“你呢?難道你不去你大哥那里嗎?”在他剛說完露琪亞就向一護的家里跑去。

    “給我等等,露琪亞!”

    “蠢材,要說到我的床不就是那里嗎?”

    “你白癡啊!你已經被我家的人看到了啊!你打算找什么理由去說啊……!”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