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2章

    在烏爾奇奧拉和牙密撤退之后,我立刻向尸魂界做了一個報告,然后回到‘蒲原商店’和蒲原等待尸魂界的消息,在過了大約幾個小時后,尸魂界的援兵就來了,在通界門打開的那一瞬間一道小黑影就沖到我面前,隨后我的臉上傳來一陣疼痛,然后就聽見‘夜一’貓形態的的聲音道:“笨蛋!你竟然敢丟下我一個人跑到現世來!”

    “啊,對不起,天大哥,因為大嫂一直要跟來,所以…!”隨后趕來的露琪亞看見我被夜一抓傷的臉急忙說道。{第 一 小 說 www.01xS.com}

    “真是一點都不美麗!”隨后走出來的弓親說道。

    “還真能下手啊!”戀次笑道。

    “真好玩啊!隊長!”亂菊笑著對冬獅郎說道。

    “閉嘴!”冬獅郎皺著眉頭說道。

    看到我已經抱著夜一消失的蒲原笑著對露琪亞他們說道:“我已經把你們需要的東西準備好,不過不大折哦!”

    冬獅郎看了一下蒲原說道:“多謝了,所需的錢物會由人替我們付的,那么我們所需要的義骸呢?”

    “都在這里!跟我來!”

    一個小時后,當一護正心情低落的待在教室里,而教室外的走廊上,所有的學生都看著眼前的奇怪組合。

    “在那里啊!”一角問道。

    “不知道!”亂菊說道。

    “喂,我們從那邊來的時候你不是帶有筆記嗎?”戀次疑惑的問道。

    “我弄丟了!”亂菊立刻笑著說道。

    “你在干什么啊!”一角怒道。

    “話說回來,應該戀次帶路啊!你對現世不是很熟嗎?”

    “你自己不是也來過嗎?”

    “我只是來過一會會而已呀!”

    “別廢話了!找找靈壓不就得了。零點 看書 /www.00ks.cOm/”冬獅郎不耐煩的說道。

    “怎么樣都好,現世的家伙真行,能穿這種衣服!”一角在一旁抱怨道。

    “穿制服是現世學生的義務啦!”戀次解釋道。

    “你學習過了啊!”亂菊笑道。

    “不要你管,說起來,你的那個東西是不是那里出錯了!”戀次立刻說道。

    “話說這衣服好窄啊!”一角再度抱怨道。

    “那你像我一樣把寸衫拉出來不就好了!”

    “胡說八道,要是拉出來的話不就不能把木刀***腰帶了!”一角扶著腰間的木刀說道。

    “不,我想帶木刀也是犯錯…!”戀次急忙說道。

    “羅嗦,這都不是因為你們說什么不能帶真劍,所以我才用木刀稍微忍耐一下呢!”一角憤怒的說道。

    “不是我們說的,是現世的法律這樣規定的!”

    “不懂你在說什么,真劍不可以帶,這是什么法律啊!”

    “挺好的嗎,我還滿喜歡的!”亂菊笑道。

    “只有你自己這么認為,穿成這樣還很開心!”

    “你們吵死了,不想造成騷動的話,首先給我安安靜靜地走!”

    “是…!”

    “到了,就是這房間!快,把門打開!”冬獅郎看著一年三班的牌子說道。

    正在擦黑板的一護發現教室的大門被人給打開了,隨后就看見冬獅郎、亂菊、一角、弓親還有戀次站在門口,戀次在看見他后立刻打招呼道:“吆,還好嗎?一護!”

    與此同時,在我買的別墅里,已經變回原形的夜一正****著身體在我的懷里,她看著我笑著說道:“怎么這就是你丟下我一個人,自己回到現世的借口!”

    我只好笑著說道:“不是借口,只是我不想你會因此受到什么傷害!”

    “受到傷害,你認為我是你的累贅嗎?”

    “當然不是啦!只是我不知道對方的實力…所以!”

    當我說道這里,夜一突然把我摟的更緊說道:“我不管對手有多強,我想和前兩次一樣和你分開,一次也不想!!”

    “我知道了,我也不想!”我笑著溫柔的對懷里的夜一說道。

    “對了!”夜一似乎想起什么說道。

    “怎么呢?”

    “前一端時間我一直忘了問你,你告訴我…你有沒有背著我和別的女人有一腿!”夜一不開口則以,一開口絕對是驚天動地。

    我立刻就笑道:“你怎么會突然想到這個,我對你怎么樣…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知道你對我怎么樣,可是…你和卯之花隊長是怎么回事!上次你可是在我面前和她眉來眼去的!”夜一的手已經放到我腰間說道。

    感覺到她手的位置,我急忙嚴肅著表情說道:“什么!我和卯之花隊長‘眉來眼去’,不要開玩笑了,我對卯之花隊長有的只是尊敬而已!”

    在我說完,夜一的眼里露出了狡黠的目光說道:“可是你的夢話怎么說的是卯之花隊長隊長又溫柔有體貼,對以前的你還很照顧,你非常喜歡她,想娶她過門!”

    “怎么可能!我是很喜歡她沒錯,我可沒有動過娶她過門的心…思啊!”在我想都沒想的為自己辯解后,我發現我自己已經中了夜一的小計謀了,我的頭上立刻就冒出了一堆冷汗,隨后就傳出我的慘叫聲。

    畫面再轉,淺野啟吾在教室的大門口被一角揪者衣領,一角用充滿殺氣的口氣說道:“你是誰啊你,看什么看啊!小心我把你剪刀石頭布之后,再變成天婦羅給吃掉!”

    可是在一角剛說完,他的頭就被亂菊像籃球一樣的拍打者,亂菊還一邊打還一邊說道:“不是叫你別這樣了嗎?光溜溜禿子!”

    “你干什么,松本!從剛剛就一直啪啪啪啪啪地打別人的頭!”一角憤怒的說道。

    “羅嗦,你要是再鬧的話我會跟八千流告狀哦!”亂菊立刻使用了殺招!

    在聽到自己的副隊長的名字之后,一角立刻就變成了一個小羊羔了,馬上求饒道:“那個,拜托你放我一馬吧!”

    亂菊看到一角已經投降了,立刻說道:“開始就這樣乖乖聽話不就好了嗎!”說完她拍了拍下手對剩下的人道:“你們也別拖拖拉拉了,我們要從這里撤退了…呆子!”

    “你那句‘呆子’應該沒把我算進去吧!”冬獅郎立刻說道。

    “怎么可能呢,隊長是特別的啦!最近的隊長的被害妄想有點嚴重哦!”亂菊馬上笑著說道。

    這時一旁的淺野啟吾突然向她沖來,嘴里還說道:“我來幫你弄好衣服吧,大姐!”

    “嘣”亂菊頭也不回的把淺野啟吾一拳給KO在地。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