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0章

    看著我手中的始解狀態的冰輪丸,冬獅郎的眼睛睜的老大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我笑著解除了始解的狀態說道:“怎么樣,現在相信了吧!”

    “啊…恩!但是你剛剛為什么要對雛森使用‘鏡花水月’的能力?”冬獅郎驚訝和疑惑的問道。01Xs.cOm

    我看了一下一旁昏睡過去的雛森說道:“你應該知道‘鏡花水月’的能力是什么吧!”

    “‘鏡花水月’的能力是完全催眠!”

    “是了,我使用這個能力將她對于藍染的記憶做了一些修改,這樣她就不會變的和之前一樣了!”

    “真的嗎?”冬獅郎激動的問道。

    “理論上是這樣!”我笑道。

    “怎么又變成‘理論上是這樣’了?”冬獅郎疑惑的問道。

    “那是因為我的‘鏡花水月’的力量只是復制來的,威力上會比藍染要差一點,只要藍染再對雛森使用一次催眠的話,那就麻煩了!”我用應該如此的語氣說道。

    聽我這么說,冬獅郎的身上立刻就散發出強大的靈壓,嘴里喃喃的道:“藍染…我是不會讓你再傷害雛森的!”

    見他這樣,我笑著對卯之花說道:“卯之花隊長,雛森過一會就會醒來,我想我們還是出去,讓他們兩個獨處一會吧!”在說完,卯之花看了一下兩人以后點了一下頭。零點 看書 /www.00ks.cOm/

    我和卯之花走出病房之后,沒多久,卯之花率先開口說道:“真懷戀,朽木君做我的副隊長的時候啊!”

    “是嗎!我也是哦!卯之花隊長!”我笑道。

    聽我這么說,卯之花的臉上掛上了那圣母般的笑容轉頭看著我說道:“那時候的朽木君明明還是個少年,可是為了自己的家族,那時候的朽木君就開始封閉自己拒人以千里,那時候的我…真想看一下朽木君的笑容是什么樣子的!”

    “沒想到卯之花隊長竟然想看到我的笑容,那么隊長現在不是已經看到了嗎!”我立刻露出笑容說道。

    “可是這不是真正的你…不是嗎!”卯之花還是一副圣母般的笑容說道。

    “卯之花隊長是什么意思?”

    “這不是朽木君從內心發出來的笑容!”

    “從內心發出來的笑容?”我疑惑的道。

    “恩,就像朽木君在婚禮上笑出來的時候那樣!”卯之花看著我笑道。

    在卯之花說完,我停下了腳步,看了一下走廊外的花園說道:“隊長…你看……花又開了,還是像以前那樣漂亮!”說者我看著和我同樣看著外面花園的卯之花說道:“隊長…也是!”說完我走家快腳步離開了,不是我想離開,而是我懷里的夜一想讓我離開。

    而站在原地沒有走的卯之花回想起以往的一幕,兩個人,一是自己,一個是一個冷酷的青年,自己緩緩的說道:“天,盛開的花漂亮嗎?”冷酷少年回答道:“恩,不過隊長要比它們漂亮的多!”畫面停留在這一刻。

    傍晚時,當我正承受著‘夜一’的牙齒和利爪的攻擊走到朽木宅的門口時,剛好遇到迎面而來的碎蜂,她看見是我立刻說道:“天大人,我想看一下夜一大人,所以…!”

    我看了一下懷里的夜一笑道:“是來看夜一的嗎?那好吧!跟我進來吧!”

    “太謝謝了,天大人!”

    我懷了抱者‘夜一’帶著碎蜂很快的進入屬于我的宅院,可是就是沒有看見夜一的身影,我笑了一下說道:“房間里沒有夜一,恐怕出去了,要進來坐會等她嗎?”

    “那……打擾了!”碎蜂紅著臉的說道。

    隨后,在我勸碎蜂和N杯茶之后,她似乎有點坐不住了,碎蜂紅著臉問道:“那個…天大人,夜一…大人怎么還沒有回來?”

    “沒有啊!她在我回來的時候也回來了啊!而且她一直在你面前啊!”我笑著說道。

    “什么?那我怎么沒有看見夜一大人呢?”碎蜂疑惑的問道。

    我看著正舔著杯子里的茶水的‘夜一’說道:“這個嗎…你問‘她’好了。”說完我指者桌子上的‘夜一’。然后在碎蜂疑惑的目光中,黑貓形態的‘夜一’開口說道:“又見面了,碎蜂!”

    “什么!貓會說話…!天大人,這是……夜一大人?”碎蜂驚訝的說道。

    “雖然見面的方式很奇怪,不過‘她’的確是我的妻子四楓院夜一…不…應該是朽木夜一呢!”我笑道。

    夜一在我說完,點了一下頭說道:“碎蜂,找我有什么事嗎?”

    碎蜂被夜一這么一問立刻就有點語無倫次的不知道說什么好的說道:“夜一大人……這個……那個!”

    看著她這個樣子,我立刻說道:“你們在這里聊吧!我到后面的花園去一會!”說完我就從后門走了出去并把門關上了。在我走出門后,我沒有走遠,而是在門前的走廊上坐了下來,準備偷聽她們的談話,可是一道細小的光線射穿了房門擦著我的鼻子而過,我立刻就逃離了現場。

    從碎蜂和夜一見面之后,她會經常以公務為借口到我的辦公室來并帶著一些食物給夜一的吃和夜一在我面前戲耍,有時也會給我倒杯茶給我,我也想過加入,不過這讓已經恢復的雛森給禁止了,因為她認為這不適合我的身份,其實是她也想和夜一一起玩而已,不過好在她在恢復之后立刻就投入了副隊長的工作中,一邊做一邊嘮叨著說道:“都怪自己,才讓隊長一人做那么多的文件什么的!”不僅如此,冬獅郎那小矮子也會以工作為借口來看雛森,但是他來就來,為什么要把亂菊給帶來呢,三個女人就已經夠鬧的了,加上亂菊這個尤物,這下我的辦公室可就亂了套咯!

    PS:有什么意見的話,請提出來,我會改進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