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9章

    第二天,一番隊隊長室

    山本隊長坐在隊長椅上,看著我威嚴的問道:“朽木天,請你解釋一下……你的斬魄刀為什么可以始解!”

    我沒有直接回答山本的問題,緩緩說道:“我的斬魄刀的能力是時間回流,可以把任何東西恢復到之前完整的狀態,同時也可以把因為與虛戰斗而死亡不久的魂魄救活,不過那樣就會需要強大的靈力!一百八十年前,身為護庭十三隊第四番隊隊長的我,使用自己斬魄刀的能力,將一名已經確認死亡的死神就活。在那之后,‘中央四十六室’則因為我的能力是尸魂界的歷史上從未出現過的,為了不打破尸魂界的平衡,就下令封印我的斬魄刀。但是施加在我的斬魄刀上的封印會因為時間的關系,效果會逐漸減少直到封印完全消失!”

    在我說完,山本沉默了一會說道:“既然朽木副隊長的斬魄刀無法封印,那么就不在追究了!”在山本做出結果后,京樂和浮竹等人都為我輕呼了一口氣,可是山本接下來的話更是讓他們吃驚,因為山本宣布我將成為五番隊的隊長接任藍染的工作。

    在山本宣布散會的時候,我開口說道:“山本隊長,我想請您參加我的婚禮!”

    山本看著我沉默半響說道:“時間是?”

    “明天晚上!”

    在散會之后,浮竹走到我面前說道:“恭喜你啊!朽木君!”

    “謝謝你浮竹隊長,請你也一定要參加!”

    “小天天,沒想到你會決定結婚!”京樂春水從我身后拍著我肩膀說道。

    “因為不可錯過!”我笑著說道。

    今天的朽木家十分的熱鬧,里外的人都充滿了笑容,在我的請求下,在我結婚的當天夜晚天空上開起一朵朵美麗的煙花,這是志波空鶴為我和夜一準備的禮物,朽木宅內更是熱鬧非凡,沒有回到現世的一護等人也參加了我和夜一的婚禮,不懂規矩的他們差點鬧出了一堆麻煩,婚禮的儀式十分的煩瑣,在我和夜一完成所有的儀式之后,就算是強悍的我們也有一點脫力的感覺。當我和夜一坐在已經布置好的新房里,夜一的臉上露出愉快的笑容,不過因為臉上的妝感覺有點怪怪的。

    **一刻值千金,在經歷了一番**之后,夜一**著身體躺在我的懷里,我的雙手正放在她的幾個敏感的位置上作怪,使她原本小麥色的皮膚上浮出一片紅光,感受到身體的沖動,夜一抓住了我使壞的雙手說道:“天,不要這樣!人家真的不行了!”

    我笑著翻身把她壓在身下說道:“可是一直主動的都是你,我可是一直都是被動哦,也是時候到我主動了!”說完我就加大了雙手的動作,夜一的身體很快就以自己的行動來證明自己的渴望,隨之另一場戰斗開始了。

    第二天,因為新婚,我得到了一天的假期,我協同夜一祭奠了祖先,正式把她的名字記入朽木家的族譜。

    ————————————————分割線————————————————————————————

    不過,因為藍染等人的判逃帶來的問題隨之表現出來,我在短暫的休假之后就正式成為五番隊的隊長。當我坐在五番隊的隊長室里批閱著文件的時候,夜一再度變成黑貓形態趴在我肩膀上打盹,一個死神走了進來說道:“隊長,日番谷隊長找你!”

    “哦,我知道了,讓他進來吧!”我開口說道。

    沒過一會,情緒低落的冬獅郎找到了我,他低著頭說道:“雛森…雛森要見你!”

    我放下手中的工作說道:“是嗎!既然如此,我們走吧!”說完我就帶著夜一和冬獅郎一起來到四番隊,在我進入雛森的病房后,一直照顧她的卯之花也在里面,我立刻說道:“你好,卯之花隊長,她的情況怎么樣了?”

    卯之花看了一下縮在床鋪一角的雛森開口說道:“身體上的傷害已經恢復了,至于剩下的…!”

    看卯之花的表情我就已經知道她要說什么,我馬上說道:“我明白了,那么就交給我好了!”說完我走到雛森的床邊,坐在她旁邊。

    覺有人坐在自己旁邊,雛森抬起了她一直低著的頭,在看見是我之后,她立刻投進我懷里哭了起來道:“天…大哥,你告訴我,藍染隊長他…他是不會那么做的,那不是藍染隊長…不是…嗚嗚!”

    我摟著她笑著說道:“當然拉,藍染怎么會做那些事情呢!這一切都是假的!”

    “真的嗎?”

    “真的,不信的話,我給你看證據!”說完我立刻拔出斬魄刀放在她眼前說道“通天般碎裂吧!鏡花水月!”我話音剛落,剛剛站起來雛森就暈倒在我懷里。

    “什么…!”一旁的卯之花驚訝的說了出來,而我在說出這個解放言靈之后立刻將暈倒的雛森抱住。

    一旁的冬獅郎立刻拔刀向我劈來,嘴里還怒吼著:“你要對雛森做什么?藍染…!”

    ‘叮…!’我單手擋住了冬獅郎的攻擊說道:“冬獅郎冷靜點,我是朽木!”

    “你當我傻嗎?剛才的是藍染的招式,卯之花隊長已經告訴我了!”冬獅郎憤怒的看著我說道。

    我立刻逼退冬獅郎開口說道:“這是我的斬魄刀的能力!”

    聽我的解釋,冬獅郎立刻說道:“你還說謊,朽木天隊長的斬魄刀根本不是‘鏡花水月’!”說完準備再度沖上來。這時一旁的卯之花攔住了再度沖上來的冬獅郎說道:“等一下,日番谷隊長!”

    “什么!”冬獅郎停了下來說道。

    “他是朽木隊長…不會錯,所以…聽他的解釋!”卯之花淡淡的說道。

    “但是…!”冬獅郎似乎還想說什么,不過看到卯之花嚴肅的表情后還是停下手里的動作,用充滿殺氣的眼神看著我。

    看著他的表情我開口說道:“我的斬魄刀的另一個能力,是記錄下對方的斬魄刀解放后的時間和狀態并使用出來。但是有一個限制就是…必須親眼看見對方斬魄刀解放的那一刻!就像這樣…端坐于霜天吧!冰輪丸。”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