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8章

    看著藍染在把已經卍解日番谷冬獅郎給重傷之后,卯之花率先開口道:“藍染隊長…不…看來已經不可以叫你隊長了,大逆不道的罪人…藍染惣右介!”

    藍染看見卯之花和我之后笑著說道:“你好,卯之花隊長以及朽木副隊長,我就在想,要是你們來的話也應該來了!是怎么知道這里的!”

    我在一旁笑道:“不管有什么理由,都不允許進入的完全禁止進入區域,在庭內也只有這個以前囚禁過我的地方…‘清凈塔’!”

    聽我說完,卯之花點了一下頭接著說道:“恩,你那樣費力的隱藏自己,甚至特地做出精巧及至的‘尸體人偶’,那個你所在的

    地方,一定是最難找到的這里了!”

    聽我們說完,藍染笑道:“真是可惜啊,雖然你們猜對了,不過你們還是犯了兩個錯誤!第一個是我不是為了藏身才到這里來的的,第二個…這不是‘尸體人偶’…!”

    在藍染舉起手中的尸體,話還沒有說完,我接口說道:“而是你的斬魄刀…對嗎?”

    聽我這么問,藍染微微驚訝了一下,隨后就笑著說道:“哦,朽木副隊長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的尸體的真面目!通天般的碎裂吧,鏡花水月!”話音剛落,他手中的自己就變成了他的斬魄刀插在了地板上。

    跟著我和卯之花一起來的勇音驚訝的問道:“這是怎么一回事?”

    “那是因為我的斬魄刀的能力是…完全催眠!”藍染笑著解釋道。

    “這么說之前的示范就是催眠的儀式…對吧!”卯之花開口道。

    “答對了!‘完全催眠’不只可以支配五感還可以對某單一對象的姿態、外形、質量、感覺甚至連氣味都能夠令人以為是敵人,也就是說,能讓蒼蠅看起來象龍,也可以讓沼澤地看起來象花田!那個發動的條件……就是讓敵人看到‘鏡花水月’的解放瞬間,就算只要看過一次的人也從那瞬間便陷入完全催眠之中,從那之后,我只要發動‘鏡花水月’他就會成為完全催眠的俘虜!”

    “就算…只看過一次!”卯之花重復著這一句,立刻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藍染看到卯之花的表情笑道:“看來你已經注意到了……從一開始東仙就是我的部下!”而在他一說完,一旁的市丸銀就使用白色的卷軸將他包括自己圈了起來,然后在一陣白光之下消失在我面前。

    在藍染等人消失后,我轉頭對卯之花說道:“卯之花隊長,這里就叫給你們了!”說完我就一個瞬步消失在眼前。

    當我趕到雙殛之丘時,正好看到市丸銀用他的斬魄刀刺傷白哉那一幕,我不由自主的就爆發出三倍于普通隊長的靈壓并瞬間出現在市丸銀的身旁,在他剛還未反應的瞬間一拳把他擊飛出去,他的斬魄刀也因此而停止了解放。

    藍染看著打倒市丸銀的我笑著說道:“來的很快…朽木副隊長!”說完拔出腰間的斬魄刀想我走來。

    而我也和他一樣拔出腰間的斬魄刀向他走去,我們就這樣迎面走去,可是在走了兩步之后,我們就身影一閃消失在原地,等到再度出現時,我門手中的刀已經抵在一起,周圍更是因為我們的靈壓的碰撞激起了大片灰塵。

    藍染看著我笑道:“怎么,看見自己的弟弟和妹妹受傷,你很憤怒嗎!”說完就開始發力用刀推開我向我退去,隨后就使用‘瞬步’出現在我的背后,一刀將我劈成兩半,血液瞬間噴了出來。

    在藍染將‘我’一刀兩段之后,另一個我出現在他的身后向他一刀劈了下來,同樣是血光乍現,可是這也不是真的,同樣是‘殘影’。在我保持著刀劈下來的姿勢時,藍染再度出現在我的背后,同樣也是一刀劈下來。

    “鐺!”

    我和藍染的刀再度抵在一起,藍染依舊是那副笑臉說道:“真是漂亮的瞬步啊!這讓我想到兩百年前的那場副隊長挑戰賽!”

    我淡淡的說道:“謝謝夸獎,你已經無路可逃了!”在我說完,藍染也把視線轉移到周圍,東仙和市丸銀已經被人制住了,同時其他的隊長也已經趕到這里了。

    藍染還是一副笑臉說道:“是嗎!那么真是抱歉,時間到了!”在他話音剛落,一道金色光柱就將他罩在里面,隨后天空就被一群‘基力安’給撕開,接著就再度降下兩道光柱將東仙和市丸銀給籠罩起來。

    看著眼前的一切所有的人都不剛相信眼前的一切,浮竹率先問道:“藍染,這是為什么?”

    “為了尋求更高的境界!”

    “你墮落了嗎?藍染!”

    “你太傲慢了,浮竹!并沒有人從一開始就是站在天上的,不論是你還是我,就連神也是!但這天之王座的地位也要結束了,從今以后,由我立于頂端!再見了,諸位死神!以及我的執友,朽木…天!”

    在藍染逃走之后,我走到受傷的白哉面前拔出腰間的斬魄刀,在一片驚訝的目光中開口說道:“凋零吧!落櫻!”說完我手中的斬魄刀化作千百片的擁有柔和光芒的***并籠罩在白哉的身體在周圍,很快,白哉的傷就已經完全恢復了。

    在我治療后,手拿已經恢復原狀的斬魄刀插回刀銷里,然后走到山本隊長面前說道:“明天我會向您做出詳細的解釋!”說完我走到了夜一的面前開口說道:“四楓院夜一,你愿意……嫁給我嗎?”

    我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已經傳遍整個‘雙殛之丘’清楚的傳到夜一和所有的死神的耳朵里,他們幾乎同時停下手中的事情把視線轉到我和夜一的身上,在這些人的注視中,夜一笑著投進我的懷里。

    PS:幾章看完了,讀者已經罵完了吧!對不起啊,實在是沒有靈感了,這‘年’過的……真是……。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