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7章

    一護正使用‘轉神體’進行卍解的訓練時候,夜一已經變成黑貓,被我抱在懷里接受我的撫摩,待在一旁和我聊天,突然我感覺到石田雨龍的靈壓開始爆漲,我知道他已經和涅繭利那個惡心的變態交手了,我對懷里的‘夜一’說道:“看來那個小‘滅卻師’遇到了一些麻煩,我去去就來!”說完我就用瞬步離開了。

    在我趕到現場的時候,涅繭利已經被打的落花流水了,然后在石田驚訝的目光中用自己的斬魄刀刺進自己的脖子里化作一堆奇怪的液體逃走了。

    我笑著從暗處走了出來說道:“又見面了,小‘滅卻師’沒想到你竟然可以打敗隊長!”

    “你…你怎么在這里?”石田驚訝的的道。

    “只是剛好經過而以!”說完我走到趴在地上的涅音夢的身旁,伏下身體把她抱了起來找了一個干凈的地方放下她,在我放下涅音夢之后,就開始使用醫療鬼道給她治療,涅音夢急忙說道:“謝謝你,朽木天隊長大人!對了,朽木天隊長大人能否麻煩你將我臂章里面的解毒劑拿給那位滅卻師。”

    我拿出解毒劑遞給石田雨龍說道:“給你,如果你不相信的話,我可以喝給你看!”

    石田沒有任何猶豫就接了過去:“不了,對于我這種已經中毒的人,特地再施圈套沒有任何意義!”說完就喝了下去。

    這時涅音夢開口說道:“謝謝你,你如果瞄準的是繭利的頭部的話,就已經把繭利大人給殺死了,但是你沒有這么做!”

    石田立刻把臉轉到一旁說道:“只是偶然而已!”

    在給涅音夢治療的我立刻停了下來說道:“偶然…你付出了一切,卻沒有殺他,你已經沒有機會了!”說完我抱起涅音夢對石田說道:“如果你還想恢復現在的力量的話,就去找滅卻師吧!”說完就朝十二番隊的隊舍走去。

    在把涅音夢送回十二番隊的隊舍后就回到十三番隊去了,在我進入隊長室之后,浮竹立刻就問道:“朽木君,你有沒有追到她!”

    我笑了一下道:“沒有!”然后就開始副隊長應該做的工作了。

    浮竹見我這樣,以為我是情緒低落所以開口說道:“朽木君你需不需要休息!”

    我淡淡的道:“不需要,藍染過世,雛森又因為情緒上的問題被關了起來,五番隊的工作已經被我和日番谷隊長分擔開來解決,在這個時候已經沒有時間休息了。”說完我繼續著手中的工作。

    第二天,因為大部分的旅禍都被抓了起來,所以靜靈庭內部顯得十分的寧靜,可是這份寧靜并沒有維持多久,正在隊長室和浮竹一起批閱文件的我突然聽到報道聲道:“向各隊隊長以及副隊長報道,關于朽木露琪亞的處刑日期,有了最終變更,最終執行行刑的日期是從現在開始29小時后!這是最終變更,以后將不在更改”

    浮竹在聽完報告之后立刻對我說道:“朽木君,露琪亞她…!”

    “我聽見了,我會準時到達的!”我沒有停下手里的工作頭也不抬的說道。

    時間過的很快,一天很快就過去了,浮竹早就去準備破壞‘雙殛’的東西了,雖然他在走的時候準備叫上我,可是在看見我頭也沒有抬一下在批閱文件的時候,只好輕聲嘆氣一下然后走出辦公室。而一直在批閱文件的我,雖然沒有出去,但超強的靈覺已經把正在靜靈庭里交手的幾波人的靈壓清楚的傳給了我,尤其是白哉和戀次的戰斗,我關注的最多。在露琪亞行刑的時間快到的時候,身為第三席的虎徹清音跑來通知我道:“朽木副隊長,朽木…朽木的行刑就要開始了,你趕快過去吧!”

    我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道:“我知道了,你先走吧!”

    “是,那么先告辭了!”

    在虎徹清音剛走,我也在最后一張文件上簽上自己的大名,然后喃喃的說道:“終于可以知道你真正的力量了,藍染!”說完我就走出了隊長室的大門。

    在我用瞬步到達‘雙殛’的所在地時,在其他人的目光中走到了同樣剛剛才到的白哉的身旁,在看見我和白哉都到了之后,山本總隊長看著露琪亞說道:“朽木…露琪亞,你還有什么想說的嗎?”

    露琪亞目光掃了一下我和白哉緩緩說道:“是,只有一句…請在我處刑結束之后,讓那些旅禍平安的回去!”

    山本隊長二話沒說就答應了露琪亞的請求,站在我一旁虎徹勇音立刻輕聲說道:“好過分啊!明明沒有準備讓他們活者回去,還…!”

    這時已經趕到這里的卯之花隊長在她一旁輕聲說道:“這個不算過分,勇音,這叫慈悲!既然是無可避免的結局,至少盡量讓她毫無顧慮…至少讓她安心!”

    在她們說話的同時‘雙殛’已經解放了,一股迫人的靈壓立刻產生,‘雙殛’爆發出強烈的火焰和靈壓,形態也慢慢的變成鳳凰的形態。

    看著眼前的鳳凰我對著身旁的白哉說道:“白哉,你的對手來了!”在我說完,一護的身影出現在刑架之前并用‘斬月’擋住了鳳凰形態的‘雙殛’。

    ‘雙殛’憤怒的張開了翅膀準備再度沖刺,可是一條紅色的繩子從一旁出現并拴在鳳凰的脖子上,浮竹手拿帶有‘四楓院’家紋的裝備出現在現場,京樂在笑了一下之后和浮竹一起合力破壞了‘雙殛’。

    與此同時,一護已經把刑架給破壞了并露琪亞給救了下,隨后還和戀次上演了一場鬧劇,戀次抱著露琪亞逃離現場,一護在后方掩護并在未使用斬魄刀的情況下把三名副隊長擊敗,白哉在看我一下后就沖向一護。

    浮竹和京樂已經逃離現場,山本隊長一人追了上去,當我正準備笑著離開時,碎蜂攔在我面前說道:“你不可以走!”

    而我則看著碎蜂笑著說道:“碎蜂,你的對手可不是我哦!”說著我轉頭看了遠處說道:“你的對手來了!”我剛說完,碎蜂就被夜一抱著墜向山下。

    感覺到到處都是碰撞的靈壓,我笑著對還站在原地卯之花說道:“卯之花隊長,我想我們應該去確認一下了吧!你應該已經察覺到事情的不對勁了吧!”

    卯之花看著我笑著說道:“走吧!朽木副隊長!”

    “是,卯之花隊長!”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