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6章

    和一護決斗的戀次在被一護重傷之后,被隨后趕到的吉良伊鶴救回,在一番包扎之后,在雛森桃的照顧下被朽木白哉下令關在監牢里面。 而在戀次被關起來之后,山本召集了所有的隊長召開會議并下達了‘戰時特命’準許包括副隊長在內的上位席官隨時帶刀,在戰斗的時候可以全面解放斬魄刀。

    就在‘戰時特命’命令下達的第二天,五番隊隊長被殺害,最先發現的是雛森桃,在他的慘叫聲中,包括我在內的副隊長都趕到現場,隨著她的視線我們看見了被斬魄刀釘在墻壁上的藍染。

    悲痛欲決的雛森在看到冷言嘲諷的市丸銀之后,立刻拔出腰間的斬魄刀向他沖了過去,在她的刀快砍到市丸銀的時候被他的副官吉良伊鶴用刀擋住了。看到自己的攻擊被好友擋住,雛森疑惑的問道:“吉良,這是為什么?”

    吉良看著雛森說道:“我是三番隊的副隊長,不管有什么理由,我都不允許有人用劍對著我們隊長!”說完他抵著雛森,讓身后的市丸銀離開。

    “求你了,快點讓開啊!吉良!”

    “我做不到!”

    “快讓開…快讓開!”

    “不行…!”

    “我叫你讓開…你聽不明白嗎?”

    “那我說不行,你也聽不懂嗎?”

    “彈開吧,飛梅!”雛森首先解放了自己的斬魄刀,希望可以追擊市丸銀,而吉良在看見無法制止之后也解放了自己的斬魄刀,就在他剛解放之后,我立刻施放出強的的靈壓將他們壓迫的無法移動,在我施放靈壓之后,同時被壓的無法移動的還有剩下的副隊長,我開口說道:“冷靜點,雛森!把他們抓住!”說完我停止施放靈壓,在雛森和吉良發愣的時候亂菊等人已經把他們給抓住了!”在這時候日番谷冬獅郎也剛好趕到,他似乎已經看見了所發生的了,他只是冷冷的看著市丸銀,然后淡淡的說道:“亂菊,叫人把藍染隊長給放下來還有把他們關起來!”說完指者被抓著的雛森和吉良。

    而市丸銀卻笑著說道:“好厲害啊!朽木副隊長!”

    我看著他沒有說話,走到被亂菊抱住的雛森面前說道:“雛森,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把兇手找出來的!”說完我示意亂菊松手,親自押送她!

    在我把雛森送回五番隊關押在監牢之后,我找到白哉一起去關押露琪亞的‘懺罪宮’去看望她一下,在我和白哉趕到‘懺罪宮’的時候,志波巖鷲和山田花太郎正準備把露琪亞救走,走在樓梯上的我和身旁的白哉在發現他們的靈壓之后,強大的靈壓瞬間從白哉身上施放出去,我立刻開口道:“白哉!”

    聽到我的聲音后,他立刻收起靈壓和我一起緩緩的走出樓梯,山田花太郎在看見我和白哉之后用顫抖的聲音道:“是朽木天大人和朽木白哉大人!”

    白哉看了一下我,見我沒有什么反應,就走到我身前看著眼前志波巖鷲說道:“感覺到出現在死牢的微小靈壓,還以為是多么厲害的強者,隱藏著靈壓潛入到這里,過來一看…是小蟲嗎?”

    一直被白哉散發出的靈壓壓的喘不過氣來的志波巖鷲雖然一鼓作氣的沖上來了,但是實力的差距是勇氣無法彌補的,沖上來他立刻就被白哉一劍給重傷了,隨后如劇情一樣,被隨后趕到的浮竹從白哉手中救了下來。與此同時,一護使用‘天踏絢’來到現場,然后他直接無視了我和白哉等人的存在和露琪亞吵了起來。

    一護在和露琪亞進行一番爭吵過后,終于想起我們了,他看著我們說道:“還在真是悠閑的等候著呢!即使我和露琪亞聊了這么久都沒有主動攻擊過來。”

    聽他這么說站在我和浮竹身前的白哉立刻說道:“你在和誰說話,是想說我們會乘著空隙攻擊你嗎?不要大言不慚了,小鬼!”說完再度施放出那強大的靈壓。然后一個瞬步就出現在一護的身后,是‘閃花’。

    “鐺…!”一護的刀準確的擋下了白哉的‘閃花’,看著眼前被擋下的劍,白哉在微微驚訝之后開口說道:“原來如此,看來似乎比我想象的還要進步!沒有辦法了,在你開始驕傲你自己的能力前,讓你見識一下……即使修煉1000年也無法彌補的決定性的力量間的差別是怎么回事!散落吧…!”正當白哉準備解放斬魄刀的一瞬間,一個黑影出現在他身旁并用鬼道暫時‘封’住了他就要解放的斬魄刀。

    夜一笑著開口道:“好久不見了,小白哉!”

    白哉還沒有說話,我已經開口說道:“沒想到四楓院夜一也會來,白哉,我來吧!”

    “我明白了!”白哉直接用瞬步退到我身邊。

    “誰啊!不認識的人?”山田花太郎疑惑的說道。

    “不,我聽過這個名字,四楓院夜一…前任隱秘機動總指揮官以及同第一分隊‘刑軍’總軍團長,同時也是天大哥的未婚妻,在104年前失蹤!”一旁的露琪亞開口說道。

    接下來還是和原劇情一樣,夜一帶著昏迷的一護逃離現場,不過同時消失的還有一個人,那就是我了。看到我和夜一消失后,浮竹說道:“希望朽木君可以追到她!”

    在夜一把一護帶到藏身之地的時候,我已經到了,我笑著對她說道:“你的速度慢了哦,夜一!”

    夜一看到我后,把一護放到地上說道:“你明明比我還快,為什么不幫我啊?”

    “冤枉哦,我只是沒想到你的速度慢了那么多而已!”

    “什么,你這是給自己找借口嗎?”

    “怎么會,我怎么會這么做呢?”

    “你就會!”

    “不會”

    “就會”

    …………

    一護在醒來之后就看見夜一笑著被我抱在懷里,立刻大叫著跳起來:“你…你……你不是露琪亞的哥哥嗎!怎么會在這里?露琪她怎么樣了!你怎么和夜一先生這樣,你們不應該是敵人嗎?”

    我立刻笑著說道:“放心好了,露琪亞她現在很安全,至于為什么我和夜一會這樣,那時因為她是我的未婚妻啊!”

    “什么!未婚妻!”

    “恩!”

    “不明白,搞不懂!”一護大聲說道。

    “那你就慢慢想好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