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5章

    警鐘響起,隨后警告聲就傳遍靜靈庭內部道:“西方郊外區域有斜面反應,從三號到八號的區域發出警戒線!重復一遍西方郊外區域有斜面反應,從三號到八號的區域發出警戒線!”所有的附近死神開始進入應付突發事件的準備之中。

    同時靜靈庭外的天空上,有幾道光芒降落在白道門外的流魂街上,激起大片的灰塵,一護他們算是安全著落了。隨后夜一就給一護他們對尸魂界的情況進行簡單的介紹,可是話還沒有說完,一護就沖向了凈靈門導致凈靈壁開啟將一護阻擋在凈靈門外。

    這時在白道門的死神之一開口說道:“旅禍是落在凈靈門的外側啊!”

    “既然是在那邊的話…就沒有我們出場的機會了!”

    “是啊,因為凈靈門那邊還有…兕丹坊!”

    在守衛在里面的死神還在討論的時候,外面的戰斗已經打響了,兕丹坊以強大的力量制造了一個和一護單獨戰斗的地方,隨后在和一護的戰斗之中,他自己的兵器,他最在乎的斧頭被一護打碎了,然后又在一護的安慰之下大哭了一場后并允許一護他們通過白道門。可是在他用力把白道門舉起之后,他的身體不由的僵住了隨后身體抖個不停,一護立刻疑惑的問到:“你在發什么呆啊!兕丹坊?”

    兕丹坊顫抖著身體結巴的說道:“三番隊隊長…市丸銀!”在他剛說完,他的左臂就被一道白光給刺傷。而市丸銀則看著他笑著說道:“門衛可不是為了開門而存在的!”

    “我被打敗了,被打敗的門衛打開門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兕丹坊以肩膀頂著白道門艱難的說道。

    “你在說什么,被打敗的門衛也不應該開們的,門衛被打敗就…代表著死亡!”市丸銀陰沉著聲音說道。在他一說完一護就沖了上來向他砍來,然后在得知一護的名字之后,他笑著解放了自己的斬魄刀將一護和兕丹坊逼到白道門之外。

    在一護他們被市丸銀逼走之后的第三天,原本只用來處死隊長級犯人的‘雙殛’也被批準用來實施對露琪亞的死刑,然后在戀次的帶領下將犯人露琪亞押送到‘懺罪宮’一直關押到行刑當天。

    因為旅禍在市丸銀手下逃脫,從中感覺到事態嚴重的山本召開了隊長緊急會議,所有副隊長都要戴上副官臂章,在二號側臣室待命。

    我拉開了側臣室的大門走了進去,里面只有藍染的副隊長雛森桃靠墻坐在地板上,之前為了不讓她像原著中那樣被傷的那么深,我在這二十多年里一邊和藍染交好一邊和她接觸,減少‘鏡花水月’的催眠效果,成為了她的大哥哥的存在,和她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

    見我進來,她立刻打招呼道:“朽木隊長!”

    我立刻開口說道:“雛森,就你一個人嗎?”

    “恩,好像是!”

    “是嗎,那么你怎么叫我朽木隊長?”

    “啊…對不起,天…天大哥!”

    “呵呵……這就對了!”我笑著摸著她的頭說道,然后坐在她身旁說道:“藍染他來了嗎?”

    聽我這么說雛森桃立刻就低頭說道:“我不知道,我…覺得他最近很奇怪,今天一大早也一直很奇怪,但是就算我問了,他也什么都不告訴我,我…不知道應該做什么好!天大哥!”

    我立刻摸著她的頭說道:“不必擔心,藍染他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不必擔心!”

    “恩!”雛森在我的安慰下看著笑著點了一下頭,這時門再度被人拉開,剩下的副隊長也趕來了,雛森桃急忙站起來和我分開一段距離。

    當亂菊正在除8600外的副隊長面前抱著雛森桃調戲她的時候,警告聲再度響起道:“緊急警告…緊急警告,靜靈庭發現入侵者,各隊請到守備位置!”一護他們已經利用空鶴的大炮進入靜靈庭了,隊長會議因此而停止,所有的副隊長都要回到自己的守備位置去了。而我在夜一他們剛剛降落在靜靈庭內部的時候,我找到了石田和織姬的靈壓的降落方向快速的移動過去。

    當我找到石田和織姬時,他們正好遇到一貫坂慈樓坊這個卑鄙的小人,他在一開始偷襲織姬失敗后又偷襲石田讓他差點掉下高樓后,就開始對織姬進攻,當他的斬魄刀就要斬到織姬的身上的時候,被脫險的石田用弓箭給阻止了。隨后解放了斬魄刀的慈樓坊,在一番自我陶醉的介紹和一番大話之后,被石田輕松解決了,然后在他再度偷襲時,被石田射破鎖結和魄睡失去了死神的靈力。

    在解決慈樓坊之后,石田看著不遠處我的藏身之處說道:“快出來吧!已經發現你了!”

    我笑著走了出來笑道:“好久不見了,小滅卻師!還有織姬小姐!”

    “是你!你是那時候出現的…死神!”石田看見我驚訝的說道。

    “恩,對了,你是怎么發現我的?”我笑道。

    “地獄蝶,只有死神才可以使用的東西,有地獄碟的地方,附近一定會有死神!”石田淡淡的說道。

    “哦…沒想到,竟然是這個小家伙的錯!”我看著手里的地獄蝶說道,說著我抬頭對織姬說道,“織姬小姐,我先告辭了”

    “恩,再見朽木先生!”

    “等一下,你不為那個死神報仇嗎?”石田叫住我問道。

    “沒有那個必要,這樣的家伙沒有資格做死神!”

    “那你不想抓我們回去嗎?”

    “抓你……不要開玩笑了,雖然你的力量已經接近‘滅卻師’的顛峰了,可是我只想和拿下手套的你交手,不過…希望沒有那一天,我還有事,那么…再見了!”

    “什么!”石田聽我說完驚訝的看著我的背影。

    我在和石田他們分開后,立刻向一番隊趕去,真不知道為什么,要召集在外的副隊長。在我到達集合的地方的時候,四番隊的四席已經報道完畢了,我立刻說道:“不好意思,我遲到了,發生什么事了嗎?”

    雛森桃看著我說道:“是這樣的,十一番隊的三席和五席重傷,十一番隊也有報告說全軍覆沒了…!”

    “事情也變的麻煩了!”一旁亂菊接口說道。

    “是嗎?十一番隊竟然也會全軍覆沒,雖然不應該說,不過這也讓這幫自大的家伙接受到教訓了!”我開口說道,就在我們聊天的時候,阿散井戀次從偏門走了出去,等到發現時已經有好一會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