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4章

    當石田雨龍和一護正在為無聊的比賽拼命的殺著虛時,蒲原笑著將昏迷的織姬和茶渡帶了回來,在把他們放下之后笑著說道:“你怎么還在這里啊!你不害怕你可愛的妹妹遇到什么危險嗎?”

    我看著他笑道:“放心好了,我一直都在注意她的情況,你認為我是讓妹妹遇到危險的人嗎?”

    “是嗎…看來是我多心了!那么現在你準備怎么辦,你可是死神哦!”

    “不用你說,我已經準備好了!”說完我向門外走去,在走到門口時我回頭看著昏迷的織姬和茶渡開口說道:“記得要把這兩個小鬼也帶上!”說完我就消失在門口。

    見我走后,蒲原喃喃的道:“不用你說……!”

    當我趕到現場時,一護和石田雨龍正在公園里和一堆垃圾虛戰斗著,我看著站在兩人不遠處的露琪亞,笑著抬起一只手,隨后在手中形成一張類似于‘弧雀’的弓,看著手里的弓我笑了一下喃喃的道:“沒想到還可以用啊!”說完我瞬間射出數百只箭把正在攻擊一護和石田雨龍的虛給清的差不多了。

    在看到虛瞬間就被這無數的熟悉的‘靈子箭’給殺光時,一護和石田雨龍都楞住了,一護在反應過來后問道:“石田,這是怎么一回事啊!”

    石田雨龍沒有回答他的話只是喃喃的道:“是‘滅卻師’,難道是‘老師’…!”可是我的聲音打破了他的猜測,只見我依舊穿著管家服,手里拿著‘弧雀’瞬間出現在他們的身后緩緩開口說道:“沒有想到還可以見到‘滅卻師’,真是意外啊!”

    石田雨龍立刻問道:“你是誰!”

    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手中‘弧雀’再度射出一陣箭雨把剩下的虛給殺光,然后收起手中的‘弧雀’.一護和石田雨龍看我沒有回答,一護立刻就喊道:“你這家伙到底是誰?”

    我轉看了一下他們,然后一下就消失在他們的面前,隨后就出現在他們身后的露琪亞面前。露琪亞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看著出現在她面前的我顯的十分的驚訝,而我則突然把她摟在懷里,笑著說道:“好久不見了,露琪亞!”

    見到我這樣,現在已經在我身后的一護立刻說道:“你這家伙到底是誰,你要對露琪亞作什么?”

    這時被緊緊抱著的露琪亞掙扎的喊道:“啊…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天大哥!”在她喊出對我的稱呼后,我笑著回頭對一護說道:“我是露琪亞的大哥,朽木天!真正的身份是……死神!”

    “露琪亞的大哥…死神!”一護驚訝的說道,而石田則驚訝的說道:“怎么可能,死神竟然可以使用‘滅卻師’的能力!”

    “恩!沒有什么不可能!”我笑著點頭說道。這時蒲原也剛好趕到,在看到周圍的一切之后笑著說道:“呀拉…看來…來晚了!”

    聽他這么說,我笑道:“等你來…什么都晚了!不過,這次你好象并沒有晚,真正的戰斗才開始!你看!”說完我指者已經被大虛撕裂的天空,然后笑著對一護和石田雨龍說道:“剩下的交給你們了!”。

    ………………

    大虛最終和原著一樣被一護一刀斬傷,被迫逃回虛圈,而露琪亞在和我聊了一會并知道我只是在度假后微微的放心了,而我則在和一護聊了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后,對露琪亞說出我現在住在‘蒲原商店’后,就和蒲原一起離開了。

    露琪亞和我見面之后,她似乎已經意識到情況的不妙,她特地跑到‘蒲原商店’里找我,在一見到我就開口說道:“對不起,天大哥!”

    我笑道:“露琪亞其實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就算你因此送掉性命,我和白哉都不會去救你,因為我和他所背負的實在是太多了。”

    聽我說完,露琪亞低著頭緩緩說道:“我明白了,天大哥!”

    “雖然說‘對不起’已經沒有什么用了,但我我還是要說……露琪亞,對不起。相信不久之后,尸魂界就會派人來抓你,那時候你千萬不要反抗,反抗的話只會加重你的罪行!”

    “我明白…天大哥!”

    “那就好,我會事先趕回去了,希望還來的急減輕你的刑法!”

    “真是對不起,天大哥!明明是一個很好的假期…!”

    晚上我安排夜一留下幫助蒲原,然后就回到‘尸魂界’了。在我剛回到尸魂界不到半個月,就被山本叫去開會了,開會的內容和預料的一樣,吩咐人手到現世捕捉朽木露琪亞歸案,而她的罪名就是把‘死神’的能力賜給人類,最后因為某種關系,派往現世的人員為六番隊隊長朽木白哉及副隊長阿散井戀次。由兩名隊長去執行的任務,后果不用說了,很快木露琪亞就被白哉和戀次抓了回來,同時在未得出露琪亞的審判結果之前,她都被先關在六番隊的監牢里。

    我和白哉站在關押露琪亞的牢籠外,我對著露琪亞說道:“露琪亞,對你的判決已經出來了。”說完我看了一下白哉,而白哉在看到我動作后對著里面的露琪亞冷冷的說道:“朽木露琪亞,罪名…將死神的能力轉讓給人類,第一級重禍罪,朽木露琪亞將以死刑犯的身份,從即日起二十五天后,在中央庭行刑,這是尸魂界最終決定!”說完我和他轉身離開了房間。

    我和白哉在從監牢走出一會,我們聽到身后傳來聲音道:“你們還真冷靜啊!第六番隊隊長…第十三番隊副隊長,真是厲害…厲害啊!自己的妹妹要被要被處死了居然還那么冷靜,真不愧是朽木家…是死神的模范啊!”

    說話的是市丸銀,而和他一起來的劍八開口道:“你在說什么蠢話,回害怕死亡的死神,只有你和九番隊的隊長了!他…可不會!”

    “是嗎?”市丸銀道。

    我和白哉磚轉頭看向他們,白哉立刻開口道:“居然兩個隊長一起,連副官也沒有帶,找我們有什么事?”

    “真討厭啊!自己的妹妹都要被處刑了,我們只是擔心兩位朽木隊長會不會精神不振呢!”市丸銀笑道。

    白哉立刻開口道:“這不關你們的事!”在他說完,劍八立刻看著我說道:“你應該不會精神不振的吧!來和我撕殺一場吧!”說完就拔出腰間的刀,準備動手。可是一旁的市丸銀立刻就使用縛道將他綁了起來,然后脫著他用瞬步移動到對面的房頂上,然后不管掙扎中的劍八笑著說道:“真是抱歉兩位朽木隊長,早知道他是為了這個才來的,我就不帶他來了,至少我可不想惹惱你們,那么替我向你妹妹問好。”說完拉著劍八消失了。

    看著消失的兩人,我開口道:“白哉,你會后悔把露琪亞抓回來嗎?”

    白哉沒有說話保持著沉默,見她這樣這樣,我緩緩說道:“你見到那個拿著大刀的少年了吧!或許露琪亞會因他而得救,我們也是時候懂得變通一下了。”說完就加快腳步離開了,而白哉只是停留在原地。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