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2章

    在和露琪亞分開之后,我抱著黑貓形態的夜一回到我自己的房間里。零點看書/www.00ks.cOm/在回到房間之后,我脫掉身上的隊長服,笑著對‘她’說道:“‘夜’我們去洗澡去,剛喝過酒身上都是酒味!”說完我就抱起‘她’向浴室走去。

    在我走到浴室前,我支開了在外面守侯的侍女,抱著夜一走了進去。我泡在溫水里,用雙手舉著夜一說道:“讓我來看一下…你是公的還是母的,公的就給你找母貓,母的就給你找公貓!”我一邊說一邊早已開始確認‘夜一’的性別。

    “嗚哇…!”手中的夜一在發覺我的意圖時,立刻開始反抗,在我的臉上留下了交叉著的爪痕。

    我立刻松開手中的夜一,捂著自己的臉說道:“疼疼…真是疼啊!你還真下了手啊!夜……一!”說完看著假裝在浴池里掙扎的‘夜一’。

    一人一貓就這樣對視著,如果外人看見還以為我這個朽木家的前任家主有什么毛病呢!在沉默半響之后,知道滿不住我的夜一,終于用穩重大叔般的聲音開口說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笑道:“雖然只是很微弱,但是你身上所散發的靈壓是滿不住我的!怎么…還不變回原來的真面目!”

    “好吧!我就變回原形好了!”說完就冒出一堆煙霧,而‘她’的身形開始緩緩變成原來的樣子,然后在煙霧散開之后,光著身子的夜一站在我面前。{第一小說www.01xS}熟悉的紫發,自信的笑容,一切和以前沒有什么變化,她看著我張了張口,似乎要說些什么!可是我沒有給她這個機會,因為我已經把她摟在懷里。

    我在耳邊說道:“夜一,對不起!”

    聽到我這么說,懷里的夜一的身體抖了一下,但她立刻推開我,離開我的懷抱,看著我說道:“你現在對我說這個有用嗎?”

    我沒有說話,而是直接把她摟住,直接就是霸道的一吻堵住了夜一的嘴,我一手摟住夜一的腰部,另一只手開始在她身上游走。夜一在一開始還拼命的反抗,可是在反抗無效之后,她也停止了反抗,她的舌頭開始迎合我的探索,然后用雙手摟住我的脖子。我一邊吻著她一邊把她抱到浴室的洗澡過后小睡的床上,在把她放到床上之后,我一邊用手在她身上游走一邊找尋她的敏感地帶。終于在我的一番努力之下,我停下手中的活動,在夜一的一聲嬌吟之下和她合二為一……!

    因為夜一是初次感受到這種感覺,在經歷輕微的痛苦之后,擁有良好身體素質的夜一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節制,終于在數個小時之后,在夜一一聲高昂的呻吟聲下結束了兩人之間的戰斗!隨后我和夜一兩人緊緊相擁在一起,而她則趴在我的身上睡著了。

    第二天,我率先醒了過來,在看到趴在我身上的帶有甜蜜睡容的夜一,我笑著吻了一下她的臉龐。可是沒想到,雖然我為了不吵醒夜一而做的輕柔的動作還是把在睡眠中的夜一給吵醒了,夜一在醒來之后看著我的臉龐說道:“天…告訴我,我不是在做夢!”

    聽她這么說,我立刻吻了一下她的嘴唇說道:“小傻瓜,你怎么可能是在做夢呢?”

    在被我吻了一下之后,夜一的眼淚立刻從眼里流了出來,她立刻摟住我的脖子說道:“天…你知道嗎?在聽說你可能已經陣亡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天塌了一般,如果不是喜助告訴我你還沒有死,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對不起,夜一!不過……既然我已經回來了,我就一定會補償你的。”我用雙手摟住夜一,看著她深情的說道。

    聽我這么說,夜一激動的想起來,可是在她從我懷里坐起來時,下體傳來了陣陣的疼痛,她立刻用牙咬了我肩膀一下說道:“還說會補償我,那你就…這樣對我啊?”說完就背對著我假裝生氣。

    我立刻笑著抱著她,雙手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覆蓋在她的兩座高峰上,下顎放在她的肩膀上,在她耳邊說道:“那還不是你的變身太誘惑人了!所以你要答應我,除了我外,你不可以在別人面前那么做…知道了嗎?”

    夜一聽我這么說,心里甜了一下,不過嘴里還是說道:“你管我啊?”

    看她一副我就做給你看看的表情,我立刻說道:“什么,你可是我朽木天的妻子,如果你給別人看到的話,我就…!”

    “你就怎么樣!”夜一笑著問道。

    “我就殺了他!”我嚴肅的說道。

    見我嚴肅的表情,夜一露出甜蜜的一笑。隨后我和夜一在浴池里梳洗了一下身體,因為朽木家的浴池內的水是引用地底的溫泉,所以不用去換水,當然也不用去燒熱水咯!

    就這樣,在隨后的時間里,我的懷里總是抱著一只黑貓,因為我的這一表現被女性的死神發現之后,女性死神之間掀起了養貓的熱潮,而她們養的貓只有兩中顏色,一是黑色、一是白色,而且經常有一些女性死神會以自己的貓為說話的借口,來和我聊天,而這樣的后果就是讓我的臉上多出一交叉的爪痕。

    對了,值得一說的是松本亂菊養的一只灰貓,那只黑貓簡直就是她個性的翻版,這讓她周圍的隊員和隊長都煩惱了一陣,最后那只煩人的貓在斑目一角和戀次還有吉良伊鶴以及檜佐木修兵幾人的密謀之下壯烈犧牲了,這讓亂菊傷心了一段時間,而她傷心的舉動就是可以名正言順的在隊舍里喝酒。

    期間唯一讓我煩惱的是更木劍八的挑戰,不是怕和他打,而是怕把周圍的東西和房屋建筑給弄毀,雖然和他打架并不都是壞事,在我受傷之后,最起碼還可以和卯之花隊長敘敘舊。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二十多年過去了,今天我像以往一樣向浮竹了解她最近的情況,不過得到的消息是她已經近一個月沒有回番隊報告了,不過有和隊伍聯系,在聽到這個消息加上從夜一那里我了了解到今年是她逃離尸魂界104年,我知道劇情要開始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