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章 他還活著

    尸魂界

    藍染把手中的銀白風花紗和事后趕到現場找到的一個殘留下來的標有《六》字標記的布塊交給了白哉說道:“遵照朽木天隊長的吩咐,將這件東西交給你,還有這是我在戰場找到的朽木隊長最后的東西,朽木副隊長!”

    朽木白哉用顫抖的雙手手緩緩的從藍染手中接過銀白風花紗閡最后的‘遺物’,然后看著藍染強裝著平靜的說道:“謝謝!”說完就轉身離開了,而藍染則看著朽木白哉的背影先是露出傷感的表情,緩緩的推了一下自己眼鏡,可是如果可以看到他此時的表情的話,你會發現他在笑。

    而此時,四楓院夜一已經從藍染那里得知我死亡的消息,整個人立刻就呆了,癱坐在隊長席上,她已經承受兩次打擊了,第一次是閡分離30多年,第二次則是聽到我的死訊。

    在我的死訊被其他隊長知道的時候,所有人都震驚了,更木劍八氣憤的說道:“那家伙可不能這么就死了,那樣的話就會變的…了!”浮竹十四郎、京樂春水、平子真子等隊長紛紛露出不可能的表情,只有浦原一副輕松的表情,然后露出奇怪的笑容。

    在我、夜一、浦原三人的秘密地下基地里,一臉憔悴的夜一正拿著一瓶酒不停的喝著,從她身旁遍地都是酒瓶的情況來看,她已經喝了很久了。就在她將一瓶剛喝完的酒瓶向后扔去的時候,一只手接住了半空中的酒瓶,隨后滿臉微笑的浦原看著手中的酒瓶說道:“好危險啊!差點就被砸中了!”說著走到夜一的面前,盤腿坐了下來,將酒瓶往地上一放看著夜一周圍酒瓶說道:“真是多啊!那家伙不是最討厭你喝酒的嗎!像你這樣的喝法…你就不怕他回來之后不敢娶你了嗎?”

    夜一停下舉起酒瓶的右手,眼淚不自覺的從眼角流了下來,然后看著浦原喜助說道:“喜助…你是什么意思?不娶就不娶,只要他回來就行…了!”說著仰頭喝了起來。

    看著正在豪飲的夜一,浦原喜助立刻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道:“活著哦…他還活著!”

    在他剛說完,夜一立刻沖到他的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領狠狠的問道:“快告訴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快告訴我…”

    浦原喜助立刻笑著擺手道:“冷靜點…冷靜點…冷靜點,夜一!!你這樣我還怎么說啊!”

    聽他這么說,夜一立刻松開他的衣領,然后用手按在他的肩膀上,一臉焦急的問道:“快告訴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說天沒有死?是不是真的?”夜一在一次重復剛才的問題。

    看著有點憔悴的夜一,浦原喜助臉上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了,表情嚴肅的說道:“恩,他還沒有死!在他出發的時候我給了他一個記錄器,它可以記錄被持有著殺死的虛的靈壓,以此來計算被殺死虛的數量,可以有效的記呂神們的戰績。但是…除了記錄資料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功能,那就是辨別持有者是否死亡!所以說…天那家伙還沒有死哦!”說完之后浦原發現夜一的身體開始顫抖起來,以為夜一是高興過頭的他立刻笑著問道:“怎么樣,是不是很驚喜,是不是很意…嗚!”話還沒有說完浦原喜助直接被夜一以一記重拳給擊飛了出去。

    夜一保持著握拳的姿勢,渾身上下冒著肉眼可見的火焰,紅白二色的靈力在她的身上不停旋繞著,只聽她緩緩說道:“…喜…助!為什么…為什么…不早點對我說!”說著她用一只手握著另一只手,并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倒在地上剛坐起來的浦原在看見這個狀態下的夜一后,立刻用顫抖的聲音道:“冷靜點…冷靜點,請聽我…解釋!”

    夜一保持著之前的狀態,看著一臉害怕浦原喜助語氣不變道:“解釋…趕快解釋!”

    浦原聽他這么說,立刻松了一口氣,快速說道:“其實是他讓我不要說的,之前在我把那記錄器交給他之后對我說過,假如藍染把他的死訊帶回來的時候,而記錄器卻還顯示他還活著的話,那么我就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說完之后,浦原停頓了一下,看著夜一小心翼翼的繼續說道:“既然他這么安排,那么就一定有什么必要的原因,所以我才到現在對你說的!”

    夜一聽他這么解釋后,松開了握緊的拳頭,身上的火焰和紅白二色的靈力也消散了,不過正當浦原以為沒事的時候,夜一已經用瞬步移到他面前把他放在腳下狂踩,夜一一邊踩一邊罵道:“你以為這樣就算了嗎!笨蛋…喜助!”隨后就傳出浦原的慘叫聲和求饒聲。

    就這樣,六番隊隊長的位置一直空著,直到十年后,白哉通過六名隊長的推薦正式成為六番隊的隊長,并接任我的位置成為朽木家的繼承人。然后在過了兩年之后,平子真子和一干隊長、副隊長及在藍染的陰謀中,變身為假面,在浦原的幫助下被迫逃離尸魂界。而浦原也因為被誣陷用‘崩玉’進行試驗,‘中央四十六室’判以死刑,隨后在夜一的幫助下逃離尸魂界,他們隊長的職位就被他們的副隊長碎蜂和涅繭利接任。

    ————————————————————分割線——————————————————————————————

    時間過的很快,離劇情的開始只有三十年左右……

    虛圈

    正當我和妮露玩著捉迷藏游戲的時候,腰間插著斬魄刀,已經變成首次在漫畫中出現的樣子的烏爾奇奧拉用‘響轉’出現在我的身后,他立刻跪在地上,用他平淡的語氣說道:“朽木天大人,藍染用來實驗的虛已經在虛圈重組了,聽從你的吩咐我把他帶來了!”說完就拿出一個封印著某樣東西的道具遞到我面前。

    我笑著放下騎在我頭上的妮露,接過他手中的物品,然后解開封印,把封印在其中的吞噬了志波海燕擁有他樣子的虛的靈魂放了出來,然后在天空之中畫出兩個玄妙的符文,輕聲低吟道:“還魂!”然后符文就發出劇烈的光芒,融入虛的體內,很快虛的身體快速變換著,轉變成志波海燕的樣子。

    在做完之后,我輕輕的呼了一口氣說道:“還好沒有忘記!”說完我再度把已經恢復靈體的志波海燕封印起來,對著烏爾奇奧拉說道:“把他送回去,乘藍染還沒有發現之前!順便把赫麗貝爾和葛利姆喬叫過來,我有事要宣布!”

    烏爾奇奧拉接過我是手中的東西,把手放到胸口行了一個禮道:“我知道了,朽木天大人!”說完就一個‘響轉’消失在我面前。

    看到烏爾奇奧拉走后,我蹲子對抱著我的腿一臉疑惑的妮露說道:“對不起,妮露!我恐怕再也不能和你玩游戲了!因為我有重要的事要離開這里一段時間。”

    “什么,為什么?為什么天要走,難道天討厭妮露嗎?難道是妮露引天生氣了嗎?”妮露聽我要走立刻激動的大聲說道。

    “不是哦!而是我有不得不去辦的事,我答應你,我以后一定會回來找妮露的!”我連忙安慰她道。

    “真的嗎?”

    “真的!”我信誓旦旦的說道,然后對著她的兩個從屬官說道:“我不在的時候,妮露就靠你們兩個照顧了,不過…你們如果敢教妮露一些奇怪的知識的話,我就殺了你們哦!”后半句我用充滿殺氣的聲音說道,嚇的他們鄂了一體。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