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4章 反鬼相殺

    “父親大人,我想進入四番隊,因為我的斬魄刀是治療系的,所以…!”我對著我現在的父親朽木家的家主說道。wWw.

    “好吧!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就加入四番隊吧!我會和卯之花隊長說一聲的!”

    “謝謝你,父親大人!”

    第二天一早我跟著我的我的父親走在前往四番隊的路上,這時我們遇見了正結伴而行的京樂春水和浮竹十四郎,他們在看見我們后,穿著花大褂的京樂春水立刻笑著說道:“早啊!朽木隊長!還有小天天也早啊!”

    “早安!京樂隊長,浮竹隊長!”我說道。

    比較平易近人的浮竹立刻笑道:“朽木隊長,早安!”說著轉頭對我說道:“天,你已經畢業了,如果可以的話,就到我們番隊來吧!”

    “十分抱歉,我已經叫父親大人幫我介紹進入四番隊了!”我說道。

    “真的嗎!那真是遺憾啊!”浮竹說道。

    “抱歉,因為我的斬魄刀是治療系的,所以…先告辭了。”說著就跟著父親繼續前往四番隊。 書

    終于到達了四番隊的大門口,剛進去就看見卯之花烈已經站在那里了,她在看見我們后立刻就說道:“早安!朽木隊長!沒想到你們這么早就來了!”

    朽木時雨輕輕的點了一下頭道:“天,就麻煩你了,卯之花隊長!”說完后就轉身離開了

    在他走出門后,我立刻向卯之花說道:“好久不見,卯之花隊長!”

    “恩,好久不見!朽木天!”卯之花笑道。

    “按照約定,我來做你的隊員了!”我說道。

    卯之花烈沒有說話只是轉身走進隊舍,我也跟著走了進去。就這樣我進入了四番隊,而夜一直接進入了隱秘機動隊,浦原那家伙則跑到十三隊去了。

    在我加入四番隊之后,沒過多久我就現經常會有一些女性死神受傷或是來進行檢查,然后就會指名叫我去治療。雖然對我來說這并沒有什么,可是四番隊的女隊員則老是主動的幫我治療這些受傷的女死神,這些都是在四番隊生的事情罷了,

    看到正被女隊員圍繞著的我,卯之花烈笑著對我說道:“天,下個月是十年一度的副隊長挑戰賽,如果可以的話你就參加吧!”

    “副隊長?”

    “是的!我想你也現了,我現在沒有副隊長,他在和虛的戰斗中身亡,所以副隊長的工作我一直都由隊里的三席來解決,所以我希望你可以通過這次的賽事成為我的副隊長。”

    “我明白了,卯之花隊長!”

    ———————————————————————分割線——————————————————————————————

    副隊長挑戰賽上,一番隊隊長山本元柳斎重國、二番隊隊長四楓院靈,三番隊隊長羅茲、四番隊隊長卯之花烈、五番隊隊長平子真子、六番隊隊隊長朽木時雨、八番隊隊長京樂春水、九番隊隊長六車拳西、十二番隊隊長霞大路日土、十三番隊隊長浮竹十四郎,護庭十三隊的隊長來了十名,還有就是負責戰斗的十一番和一直由志波家領導的十番隊沒有來了。

    因為這不僅僅只是單單的副隊長挑戰賽,還是席官挑戰賽,幾乎所有想競選席官的死神都趕來了,所以顯的特別的熱鬧。席官挑戰賽一開始,沒有人愿意先上場,因為沒有人愿意做出頭鳥,這時我一個瞬步出現在場上,看著身處席官席位的死神冷冷的說道:“朽木天!挑戰護庭十三隊四番隊副官輔佐第三席佑田河次!”

    至于我為什么要挑戰席官,因為參加副隊長選拔賽必須是席官,所以還沒有席官職位的我,就參加席官挑戰賽了,既然挑戰了就直接挑戰一個三席得了。

    擂臺上我和佑田河次相互對立站好,佑田河次是一個看起來比較穩重的中年,加入四番隊已經近百年了,雖然是四番隊的,但是他是一個實力還算不錯的死神。

    在下方的裁判人員的示意下,比賽開了。

    在結界一張開的瞬間,佑田河次立刻抬起手喊道:“破道之三十三蒼火墜”一團藍色的火焰瞬間就向我攻來,雖然舍去了吟唱,但是威力還是不錯的。可是火球在剛接近我的時候,立刻被我用一支手擋住,然后消失。

    在別人疑惑的時候,我一個瞬步來到他的身后,可是在我剛才站的地方還有另一個“我”站在那里,在他回未反應過來的瞬間,他已經被我用縛道之六十一‘六杖光牢’定在原地了,然后我把斬魄刀架在他的脖子的上問道:“還需要再比下去嗎?”

    他把眼睛睜的大大的看著我,緩緩說道:“我輸了,可是我想知道你用什么辦法把我的鬼道擋下的?”

    “很簡單,用和你同質同量的鬼道將你的鬼道摧毀掉或說是抵消掉。”我看著他開口說道,說完我就轉身走下擂臺了。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