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章 值錢的笑容

    在經過一些分班的手續之后我和夜一都被分到了一年級一班,唯一不同的是不過她穿上了紅色的校服,我穿上了藍色的校服。{第 一 小 說 www.01xS.com}

    上課的鈴聲響起,一個身穿白色和服年約四十的中年人走了進來,他在走到講臺上之后用嚴肅的聲音說道:“我就是擔任你們班主任的松下赤木太郎。你們身處的這個一年級一班聚集了在考試中獲得最優秀成績的學員,也就是所謂的特別提高班,希望大家在未來不僅僅是以入隊為目標,更是能以為了在各個隊中能成為中樞地位的死神而努力修煉…!”在這位老師作完自我介紹后,又將了一些關于死神專精的內容后,就響起了下課的鈴聲。

    “就先講到這里!那么下課吧!”松下老師看了一下下面的學生說道。

    今天是我和夜一的第一節課,沒想到剛一下課就有麻煩來了。只見三個長相普通的男學生走到我和夜一的位置前說道:“喂!你…你們是貴族吧!”

    在他們怒目而視的情況下,我和夜一對視一眼然后看著他極為冷淡的語氣說道:“是…你有什么事嗎?”

    其中一個見我的態度這么冷淡,立刻怒道:“什么…什么事!就是你們這些貴族,你們沒有經過考試就進入一班,害的我的朋友被分到二班去了…!”此時的他如果不是旁邊的兩人拉著的話,恐怕已經動手了。

    在他說話的同時,我和夜一站了起來,我完全沒有來人的意思,對著夜一緩緩說道:“走吧!下節課好像是鬼道課!”

    看到我準備離開,那個學生立刻攔住我說道:“怎么!難道你想就這么就走嗎?別以為你們是貴族,就有資格待在一班里,在我看來,你們除了身份顯貴之外一無是處…!”

    看著面前這個年約十九的男學生,我猜他應該沒有看到我和夜一測試靈壓的場面,為了不浪費口舌,我直接冷冷的說道:“走開!”說突然爆發出副隊長級別的靈壓,一個班的學除了夜一之外,幾乎都承受不了我的靈壓癱坐在地上和自己座位上,看著已經癱坐在地上的那名我還不知道姓名的學生,我再度冷冷的開口說道:“因為沒有那個必要!”說著和夜一緩緩走出了教師的大

    鬼道課一開始,老師就開始講解鬼道的知識,什么靈力的穩定,縛道和破道的差別…等,看著口水橫飛的鬼道課老師,我感到一陣無奈,為什么上第一節課的老師都是這么的羅嗦呢!

    第一天的課程結束了,結果我除了聽了一天的廢話外,別的什么收獲都沒有,因為真央靈術學院的教學制度是寄宿制,加上這是建校以來就有的制度,所以就是貴族也不可以破壞這個規定,加上我現在的姓是朽木,所以我也只好待在學校的宿舍了。

    來到自己的宿舍,發現里面的一切都已經收拾好了,從里面的家具布局來看,應該是爺爺事先吩咐族里的傭人們布置好的,因為里面的布局全都是按照我的喜好來布置的。/00ks.Com/說是宿舍,不過差別還是有的,別人的都是雖然都是單間,可是也就是幾十平米,而我的則是一個單獨的閣樓。在把課本放下后,我走到廚房內,取出茶具為自己跑了一壺茶,坐在房間里自斟自飲起來。

    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從我的右邊傳來一個懶散的聲音道:“貴族果然和我們不同啊!”

    聽到這個聲音之后,我緩緩的將臉轉了過去,只見一個身穿藍色校服,神情懶散青年爬在我房間的窗戶前,剛才的聲音正是他發出的。他見我看他,立刻笑著對我說道:“我是三年一班的浦原喜助,是你的學長哦!”

    “學長?”

    浦原喜助聽到我疑惑的語氣笑道:“是的!學長哦!你的名字是?”

    “無聊……我的名字朽木天!”我有點冷的回答道。

    “朽木天…你是四大貴族朽木家的人咯!”浦原喜助聽到我的名字后,立刻笑著說道,說著從窗戶跳進屋內,走到茶幾前,拿著一個杯子就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以來,似乎并沒有發覺我這個冷著臉的主人還在這里。

    “恩…好香的茶啊!這是你泡的嗎?看不出來,像你這樣的貴族還泡著一手好茶!”

    聽他這么說,我淡淡的突出兩個字道:“這是基本!”說著我站了起來,沒有理會坐在那里喝茶的喜助徑直走出了閣樓的大門。

    因為我答應夜一,要去找她的,要是去晚的話就麻煩了。可是在我剛走出門沒有多久就再度遇到浦原喜助,他看見我后立刻笑著說道:“在和別人聊天的時候突然就走了,好象不是貴族應該做的哦!”

    “無聊!”說完就一個瞬步脫離他的視線繼續趕路,可是事情往往沒有想象的那么簡單,在我使用一個瞬步后沒走出多遠就聽見他的聲音道:“很漂亮的瞬步,不愧是天生就擁有強大靈力的四大貴族的朽木家的人啊!明明還這么小就擁有這樣的實力。

    看著再度出現在我面前的浦原喜助,我不由的心里笑了一下,沒想到現在的他就擁有這樣的實力!不愧是將來的隊長級別的人物。不過,我還是一副冰山臉說道:“跟的上再說吧!”說完就再度使出瞬步趕往和夜一約定好見面的地方。

    “小天天…他是誰?”在我出現,夜一立刻掛在我身上看著我身后不停喘氣的喜助問道。

    “三年一班…浦原喜助!他的瞬步不錯!可以跟上我一半的速度!”我用平淡語氣的說道。

    聽我這么說,浦原差點暈過去,那樣還只是一半的速度,就算是四大貴族之一的朽木一族,這也太變態了吧。

    而夜一不這么認為了,而是笑著說道:“哦…!可以跟上你一半的速度,這么說他很強咯?”說著一個瞬步就沖到浦原喜助的面前,朝著他的正面就是一拳。

    浦原急忙用手擋下夜一的攻擊,就算如此,他還是忍不住向后退了幾步。

    夜一看著只退了兩步的浦原喜助和自己被擋住的拳頭,立刻笑著說道:“四楓院夜一…你的實力不錯嘛!”

    就這樣我、夜一和浦原喜助成為了好朋友。

    ———————————————————————分割線……——————————————————————————

    時間過的很快,兩年過去了,我和夜一因為成績優異,直接跳級到五年一班和浦原喜助一個班,主要是我和夜一的表情實在是太優異了。如斬擊課上,我一招KO了劍道的指導老師,鬼道課上,夜一在沒有吟唱的情況下,用一個超大的‘赤火炮’把試煉場所的墻壁給擊毀,瞬步課上,我和夜一用超越指導老師的瞬步圍繞了學院以讓人咂舌的速度圍繞一周…等。

    在成為五年生日子里,除了要應付夜一的騷擾,我還要擺出一副冰山臉,這樣才讓一些花癡女望‘冰’止步。可是事情往往沒有想象的那么簡單,某天上午,在課程結束后,在我準備到食堂吃午餐的時候,我被一個女學生給攔住了,是一個很可愛的女孩,黑色的頭發披在腦后,眼睛被劉海遮住,寬松的和服也無法遮掩的傲人身材,綜合在一起,她算是一個超級美女了。只見她臉色的通紅,用悅耳的聲音說道:“朽木天學長,請…請你收下!”說完就把一個便當盒塞到我手里轉身就跑了。

    看著這個用‘瞬步’逃跑的女學員,我不由稱贊了一下道:“很漂亮的瞬步,以前怎么沒有發現這樣的人呢?”說著看了一下手里的便當盒。

    這時,我就聽見夜一用有點吃味的聲音說道:“沒想到小天天也會接受別人的食物啊!”

    站在他身旁的浦原喜助也笑道:“是啊…是啊,真是讓人驚訝啊!”

    我沒有是說話,只是拿出剛剛那個女生的便當,向夜一問道:“你要吃嗎?”

    夜一立刻將臉轉到一邊說道:“我才不吃呢!”

    見夜一這樣,我就不再說話了,而是找了一個地方坐下,開始吃那個便當,其實我并不想吃這個便當,只不過在看到夜一的表情后,我就有了一種吃的沖動,打開便當盒之后,一股香味立刻就撲鼻而來,讓人食欲大開。

    夜一在我吃完之后,用怪異的語氣問道:“小天天,便當好吃嗎?”

    我微微點了一下頭說道:“恩,還不錯!”說著露出一個笑容,表情十分開心。

    看到我這個表情,夜一裂開用一種奇怪的語氣說道:“哦…!不錯就好!”這讓我無意識的打了一個冷顫。

    在那之后,我接受女學生給予的便當并吃光的消息不禁而走,這讓那些花癡發現了一個攻破冰山的方法,從那以后,我的桌子里總會有好幾個便當,每一個的包裝都十分可愛。這也就算了,可是在這些便當之中總有一個和別的的便當格格不入,包裝雖然不錯,可是在打開便當盒之后,我立刻就沒有胃口了,先不論它的味道,單是從它的樣子上看,也實在是難以入口的食物。可是當我拿起它后,從夜一的眼里透露出來的眼神來看,我實在是不敢把它給扔了,當然也不能不吃。

    新的學期開始了

    轉眼間,我成了一個六年生,現在的我正作為學生代表發言,歡迎新到來的學生。在我剛走上講臺上時下面立刻就傳來一陣喧嘩聲,不用說了,一定是那些花癡發出的,雖然這幾年我一直都很低調,但是我的身份卻不允許,我的所作所為成為和近況幾乎所有的女性學院的茶余飯后必談的內容。換做現在的話來講,我就是一‘棵’極品校草。沒有理會下來的喧鬧,我緩緩開口說道:“首先歡迎你們加入真央靈術院這個大家庭,在接下來的六年里相互學習在將來……!”在我把學校給我安排的一大堆廢話給說完的時候,下面傳來一個女聲道:“朽木學長,你一直都板著一個臉,你可不可以笑一下啊?”

    安靜,絕對的安靜,整個操場沒有任何人發出絲毫的聲音,我緩緩的問道:“笑…一下?”

    “恩…!”臺下幾乎所有的女生一起應道,隨后再度安靜下來。

    就在這一刻,臺上的冰山融化了,雖然只是很短盞的瞬間,這也讓操場的人群足夠的震撼了,在所有人發呆的同時我已經走下講臺了。

    不久之后,我就聽到這樣一件事,據說有人把我笑的一瞬間的表情給記錄下來了,并且已經印刷了很多在學校內販賣,學校的女學員幾乎人手一份了,而這件事的幕后主持人就是浦原這家伙了。

    在我、夜一以及浦原三人的秘密地下基地里,浦原正手拿一個酒瓶笑著對我說道:“沒想到天的笑容這么值錢啊!”

    同樣拿著酒瓶的夜一立刻笑著說道:“是啊!沒想到小天天的笑容這么值錢,以后的酒錢都不用愁了,嘻嘻嘻…!”

    看著正在對飲的兩人,我的頭上出現一個大大的十字,我真想把其中一個家伙給狠狠的扁一頓。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