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章 進入總決賽了

    看著撲到我懷里的金,我還真有點不習慣,雖然在之前她有吻過我,不過她從來沒有這么摟著我,不過,想到小舞已經和她們的約定,她做出這樣的舉動,也比較正常了。 我被她就這樣摟著沒有動,過了一會一旁的小舞看到我的處境后笑著說道:“金姐姐,你就不要老是這樣樓著天哥哥了,老是這樣站著,天哥哥剛才打完兩場比賽,你就讓他休息下吧!”

    “小舞,你這個借口實在是…不說了,反正我解圍了。”我在心里想道,但是嘴上卻說:“是啊!金,我想我還是坐下來的好,我好象有點累了。”說著借勢讓金松開臉雙手。

    金似乎也發現自己的不妥,臉立刻就紅了起來,趕緊松開自己的雙手。就這樣我坐在更衣室的椅子上休息,而小舞和尤莉正在為我按摩,尤莉揉肩,小舞捶左腿,金捶右腿,被三個美女伺候著真是一大享受啊!看到我一臉享受的表情,尤莉更加賣力了。

    這時從外面傳來一陣陣的歡呼聲,我才想起今天還有墨西哥隊對意大利隊,這可是一場不可錯過的比賽,所以我馬上說道:“尤莉、小舞、金決賽第二場已經開始了,我們快點出去看看!”說完就站起了向外跑去。

    在我們跑到選手專用的看臺上時,擂臺上的比賽已經開始了,坂崎琢磨正和安迪在擂臺上交手,安迪的格斗技巧是由山田十兵衛教授的關于人體骨骼結構的格斗方式和‘不知火流’的忍術加八極拳組合而成。而坂崎琢磨就不用說了,他們兩人在交手時用的都是‘剛拳’只要打中對方,對方決不好受。

    在看著擂臺上兩人超越普通人的極限的戰斗時,站在我身旁的尤莉突然問我道:“天哥哥,你說爸爸會贏嗎?”

    我轉眼看了一下尤莉然后看著擂臺上的兩人說道:“琢磨大叔的強,我知道!安迪的強,我也知道!他們的輸贏只能看他們雙方的戰斗意志了。”

    聽我這么說,尤莉沉默半響,突然大聲喊道:“爸爸,加油啊!千萬別輸啊……!”

    看著正在大聲喊叫的尤莉,我笑了一下,用我控制風的能力把她的聲音清楚的傳到坂崎琢磨的耳里,不然她的聲音就算再大也比不過全場數萬的觀眾的呼喊聲。

    或許真的是尤莉的加油的作用,本來因為身體狀況漸落下風的坂崎琢磨突然開始猛烈的反攻,在關鍵時刻硬接了安迪融合了‘不知火流’忍術的招式‘超裂破彈’后,以‘極限流’的奧義‘霸王至高拳’擊敗安迪贏得了第一回合比賽的勝利,不過因為傷勢過重退出比賽。

    接著上場的是羅伯特和東丈,羅伯特在比賽一開始就使用東丈的招式和東丈交手,莽撞的東丈認為羅伯特在輕視自己,所以就不停的進攻,可是當他一輪攻擊下來后,他的拳頭和腿部都受到了嚴重的傷害。

    金和小舞在看見這種情況后立刻問道:“天(哥哥)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看著擂臺上的兩人說道:“羅伯特在攻擊東丈的‘崩點’!”

    “‘崩點’那是什么?”小舞問道。

    “不管再堅固的物體,都有它本身最軟弱的一個點,只要在那個點上輕輕的攻擊一下都有可能輕易打破原本十分堅硬的物體。羅伯特在比賽一開時就使用和東丈的招式是因為這樣可以更容易找到東丈的‘崩點’,在擋住東丈的同時也給東丈足以夠成威脅的傷害。”我看著已經受傷的東丈說道。

    “羅伯特那么做是不是有點卑鄙了?”小舞說道。

    在她一說完我笑道:“這不是卑鄙,是戰略,再說他可以找到東丈的‘崩點’已經可以證明他的過人之處了。”

    “那羅伯特不是就穩贏了嘛!”尤莉說道。

    “那可不一定哦!”金在一旁說道。

    尤莉聽金這么說疑惑的看了我一下。我只是笑了一下繼續看著比賽。

    結果大出觀眾預料,一直占上風的羅伯特在重傷東丈不記后果的反擊下,敗給了東丈輸掉了比賽。

    第三回合比賽還未開始,觀眾的情緒已經達到頂點,‘最強之龍’和‘傳說餓狼’的戰斗。

    兩人站在擂臺上后,身上的氣勢瞬間達到頂點,然后降了下來,但是這也讓觀眾們感到一陣壓抑。兩人彼此對視,氣機已經把對方給鎖定住,只要對方的氣勢一露出破綻就回面臨對方的強力一擊。

    可是事情的發展往往出人預料,在我一旁的尤莉突然大聲喊道:“笨蛋哥哥!你在做什么啊!快點把他給打敗啊!不要拖拖拉拉的!”這讓擂臺上的兩人的氣勢為此一瀉,全然沒有之前的壓抑,泰瑞和良哈哈笑道:“沒錯,比賽就應該一鼓作氣的上吧!”說完兩人在擺出戰斗姿勢之后,就彼此沖了上去,戰到一起。

    我看著正在戰斗的兩人,笑了一下心里想道:“趕快成長吧!在你們再次超越極限的時候,就是我們再次戰斗的時刻了!”

    場上的兩人可以說是旗鼓相當為了更快的分出勝負,他們完全放棄了防御,彼此你一拳換我一角的攻擊著,打到酣處,兩人同時爆發‘絕對領域’的力量,絕招互轟,那場面真是…!

    結果比賽雙方以平手結束,因為雙方都沒有人可以參加接下來的加時賽,舉辦方宣布兩隊都被淘汰,所以我們英國代表隊直接進入總決賽,迎接接下來的比賽。當裁判宣布這個消息時,三女可以說是高興萬分啊!

    明天舉辦比賽的第三場和第四場,我們都回到自己的房間里,在回到房間之后,金突然問我道:“天,你不是有治療的力量嗎?為什么不給良他們治療呢?”

    我回頭看著她笑著說道:“因為已經沒有那個必要了,再說如果他們其中一隊獲得勝利后,在我不上場的情況下,他們會不高興的,倒不如讓他們帶著這身傷安心的養傷去。”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