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章 抽簽

    我穿上和上一世一樣的英式管家服,長長的頭發用小舞給我的紅色頭繩扎好,臉上露出迷人的笑容.三女在看見我這副打扮后,都楞了好一會,金首先說道:“以前怎么沒有發現你這一面,這套衣服和你很合適啊!”

    “是嗎?我很久沒有穿了!突然穿起來,感覺很別扭呢?”我笑著說道。

    這時尤莉在一旁說道:“天哥哥穿這件衣服,很漂亮呢?是不是啊!小舞姐姐!”

    “恩,真的很好看!”小舞點說道。

    我笑道:“那么我下去參加宴會了,你們記得要早點回來!”

    “知道那!”三女笑道。

    我走出門,座上電梯按下到一樓的按鈕,一分鐘后我來到一樓的舉辦會場,各種人士都有,我靜靜來到人群中。

    我在人群中到處走著,這時一位身穿兔女郎服裝的服務員舉著有紅酒的盤子遞到我面前說道:“先生,請問需要點什么?”

    我笑著優雅的說道:“如果可以的話,請給我一杯清水。”

    服務員立刻紅著臉說道:“請稍等,先生…”說完轉身離開了。

    這時我也在眾多人中,看見我想看見的人了,身穿西裝,渾身上下無不露出軍人才有的氣勢的瞎了一只眼睛的希頓上校,我走了過去笑著和他打了個招呼道:“希頓上校,好就不見了,最近還好嗎?莉安娜她也還好吧?”

    希頓看是我后緩緩的說道:“好久不見了,天!莉安娜她…很好!”

    “是嗎!那我就放心了,希望她還習慣那里的生活,她可是一個善良的小女孩哦!”我笑著說道。

    希頓說道:“放心好了,莉安娜她已經在軍隊里面待了那么久了,早就已經習慣了。”

    這時那個兔女郎打扮的服務員已經端了一杯清水走了過來,笑著說道:“先生,你要的水!”

    “謝謝!”我笑著要接過來,可是一個聲音讓我的手停了下來,原來是鎮元齋用他那嘴熏熏的聲音說道:“小天,你怎么在喝水,這次你一定要和我喝一杯才行。”

    我對希頓說道:“對不起,一會再聊吧!”然后我笑著對鎮元齋說道:“鎮元齋爺爺,今天是比較正式的場合,你就不要讓我出丑了,好不好啊!再說我不是答應你在比賽過和和你好好的和一場了嘛!”

    鎮元齋爺爺看著我說道:“說的也是,這次就算了,對了,怎么沒有看見你的未婚妻和那兩個小姑娘啊!”

    他剛問完,一旁的椎拳崇急忙說道:“師傅,你忘了嗎?剛剛來的時候,雅典娜不是和你過她要和金小姐以及舞小姐出去逛夜市的嘛!”

    鎮元齋立刻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說道:“年紀大咯!剛剛才看見,怎么就忘了呢?”

    在我和鎮元齋還有希頓的聊天中,我發現我的熟人幾乎都到了,其中有正在食物桌旁大吃的意大利代表隊的泰瑞三人和同樣在大吃的墨西哥代表隊的坂崎父子,正摟著服務員腰部的和服務員聊天的二階堂紅丸,身穿和服的站在那里的大門五郎…,總之各個隊伍的都有人員來參加宴會。

    一個服務員來到希頓的旁邊問道:“希頓先生,請問你要喝點什么?”而這時希頓似乎想起什么重要的事,立刻就往外跑去,服務員立刻攔住他道:“希頓先生,抽簽馬上就要開始了,每個隊伍最少要有一個人在場的…!”她話還沒有說完,希頓已經沖出門了,一邊跑一邊說道:“抱歉,就麻煩你幫我們抽了!”

    服務員楞了好一會,指者自己說道:“咦,我來抽…!”

    我走到她身旁道:“看來他似乎有什么要緊的事要去處理,所以,抽簽的話就麻煩你咯!”

    服務員看到是我后,立刻紅著臉說道:“沒關系的先生,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原來她就是那個給我端了一杯清水的那個服務員。

    抽簽正式開始了,因為是在同一個擂臺上比賽,所以要分前后四場來比賽,抽簽時把每場比賽分為A,B兩組。墨西哥代表隊首先抽到的是第二場的B,第二個日本代表隊抽到是第三場的B,蘇聯是第四場A,荷蘭是第四場B,然后到我上場,我抽到的是第一場B,椎拳崇抽到第三場的A,這是中國和日本的恩怨嗎?到意大利時是最讓人激動的,因為他們的對手不是英國就是墨西哥,當泰瑞把手中的第二場B的紙條拿給主持人時,意大利的三人立刻都用充滿戰意的眼神看者坂崎父子,坂崎良立刻大聲說道:“我們極限流的字典了找不到‘敗北’兩個字!”。至于那個替巴西隊抽簽的女服務員因為是最后一個,所以就沒有讓她上場了。

    抽簽過后,各個隊伍的人員都退出了宴會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了,至于我,當我準備回去時,有個保安跑來對我說道:“董先生,你的隊友都受傷了…!”

    ————————————————————分割線————————————————

    我看著受傷的四女問道:“到底什么了,你們不是去逛夜市去了嗎?怎么會受傷的?”

    然后金就對我解釋道“我們在出門后,看見巴西隊的兩人向頂樓爬去,舞和尤莉認為他們是小偷,所以準備教訓他們,可是當我們到達頂樓時,他們已經受了很嚴重的傷了,隨后我們就被一個自稱是這次大會舉辦的幕后主持人的人給打傷了,要不是后來有人救了我們也不知道會有怎么樣的結局。”

    “死,你們回死,被盧卡爾盯上的強者,一般都會成為他的收藏品!”我說道。

    “收藏品…那是什么!”金問道。

    “被他殺死,做成銅像作為紀念收藏。”我道。

    在我說完四女都楞住了,我憤怒道:“怎么,被嚇呆了吧!如果不是有人救了你們,我想我再也看不見你們了。”

    在我說完,小舞和尤莉來到我面前默默著說道:“天哥哥…對不起!”

    看著她們一副委屈的樣子,我只好笑著說道:“你們以后還像這樣喜歡多管閑事了嗎?”

    “不了…!”

    “那就好,我先給你們治療一下吧,明天就要正式比賽了,你們是不可以帶傷上陣的。”我摸著她兩的頭說道,然后我又轉頭對雅典娜說道:“小雅,你也過來,雖然你也有這個能力,不過會有損你的實力,這樣的話你就無法全力比賽了。”

    雅典娜看著我點頭說道:“恩!謝謝,天哥哥!”

    然后在我把她們一一治療好了后,我來到巴西隊的住院的地方,把拉爾夫和克拉克也治療了一番,雖然沒有治療好,但十成傷勢也好了七成,在做完這一切后我對著坐在一旁希頓緩緩說道:“盧卡爾的實力不是你可以對付的,你也不希望在一次失去自己的手下吧!”說完我就轉身離開了。

    希頓看著我走出去的背影然后看了一下拉爾夫和克拉克緩緩的說道:“謝謝…!”

    PS:明天期末考英語,郁悶中。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