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9章 舞的戰斗

    拜恩看著站在他對面已經做好戰斗準備的小舞笑著說道:“今天我就要世上的人知道,忍者只不過是會蹦蹦跳跳猴子而已,那種難登大雅之堂的伎倆是無法戰勝我的強大的!”

    “什么!你個大言不慚的家伙,我要讓你嘗嘗不知火流的厲害!花蝶扇!”小舞憤怒的出手,手中的紙扇快速的向拜恩攻去。

    可是拜恩在看見小舞的攻擊后,沒有躲閃,只是在蝶扇快打到他時用手當下這一擊。可是化蝶扇的作用不是攻敵而是誘敵,小舞立刻跳到高空,迅速用‘氣’護住身體,借助重力原理快速落下向拜恩撞去,正是‘鼯鼠之舞’,在拜恩還在尋找小舞的是身影時,他被從天而降的小舞撞了個結實,身體因無法承受小舞的力量向后退去,小舞在把他撞的后退的同時,身子快速而穩當的落在擂臺上,手中的折扇由上到下重重打在他的頭上,然后一個強力的側踢,在對方還未倒下的時候,一個轉身,使出了不知火流的忍術‘龍炎舞’,臺下的觀眾只看見一條巨大的火蛇從小舞的群擺竄了出來,瞬間就把拜恩個保衛起來。

    在小舞做完一連穿的攻擊后,拜恩也倒在擂臺在之上,正當小舞以為已經勝利的時候,拜恩龐大的身軀已經從擂臺上站了起來,一邊站起一邊說道:“你這也算是攻擊嗎…?對我沒有…完全的無效!真真的攻擊應該是這樣的…!”說著龐大的身軀用不應擁有的速度快速把小舞撞的飛了出去。

    不知火舞在落地的一剎那,她感覺到自己的全身骨頭就像都裂開般,渾身上下快使不出一點的力量,難道這樣就輸了嗎?這時她突然覺得有人把她從地上抓了起來,隨后就感覺到自己就飛出了擂臺,身體重重的撞在了周圍的護網上。在她撞在護網上的一瞬間,她想起了一臉微笑的天和眼里充滿冷酷的天一瞬間她的身體充滿了力量,因為她不要讓天再露出那種表情,她緩緩站起對認為比賽已經結束的拜恩充滿戰意的說道:“我們的戰斗還沒有結束呢!”

    拜恩看著對面站起的小舞用嘲笑的表情說道:“怎么,還不放棄嗎?這就是你們最拿手的精神主義嗎?忍者只不是會蹦的猴子而已……!”他沒有繼續往下說,因為他已經感覺到小舞的氣勢及力量開始上升…上升……這股力量已經超過了他,他開始明白小舞已經是開啟‘絕對領域’的強者了,所以也爆發出自己最強的力量,準備和小舞一決勝負。

    小舞看著正嘲笑她的拜恩,開啟自己的絕對領域,因為她有不得不贏的理由,瞬間爆發出自己最大的力量,擂臺上因為她的這股力量產生了一股空氣波動,臺下的觀眾雖然離擂臺超過幾十米,可是他們被擂臺上兩人氣勢壓的快喘不過氣來。

    臺上的兩人動了,拜恩再度快速的撞向小舞,可是這一次不管是力量還是速度都比上一次強太多,可是當他快撞到小舞時,小舞已經跳到空中了,而且在拜恩從小舞身下沖過的瞬間,小舞在空中扔出了三把折扇,同時折扇上也帶有大量的火焰,就像是三團旋轉火輪一般向拜恩攻去,這招正是本因在97才會使用的‘水鳥之舞’。

    拜恩在這一招之下連連后退,身上也被火焰包圍,因此拜恩的視線也被火焰阻擋看不清周圍的情況,可是正保持‘絕對領域’狀態下的他,火焰一時也傷不了他,可是‘絕對領域’并不能持久,所以他爆發了一次‘絕對領域’的力量把包圍自己的火焰給震開,可是在他震開火焰后就看見被火焰包圍的小舞向他攻了過來,可是他剛剛才爆發‘絕對領域’當然力量‘舊力已盡,新力未到’,等到他發現小舞時已經沒有能力擋下和躲開這一擊了,在吃了小舞重重的一擊后,他緩緩的倒在擂臺上。

    小舞在開啟‘絕對領域’之后,先使用了‘水鳥之舞’,然后在拜恩震開火焰的瞬間,使用最強的招式‘超*忍蜂’后,站在擂臺上的她有種仿佛快脫力般的感覺,畢竟她‘絕對領域’的力量并不是很強,在強行使用兩個耗費力量較多的招式后,能站著已經不錯了。可是她還沒有來得及慶祝,就發現倒在地上的拜恩已經緊緊的抓住了她的腳,把她拉倒在地上,不論怎么她怎么掙扎都無法擺脫,最后只好在裁判的報數聲中,黯然傷心了。

    最后的結果,英國代表隊和美國代表隊第一戰一平局告終。

    我抱起擂臺上的小舞走下擂臺,我看著懷里眼淚在眼里打轉的小舞,我笑著說道:“很厲害哦,小舞,不愧是我的未婚妻啊!”

    “可是我……!”小舞似乎還要說什么,不過她的嘴已經被我堵上了,一吻結束,我看著紅著臉的小舞說道:“這樣就足夠了,只要你沒有受到傷害就行了…!”

    說完我抱著她來到金和尤莉的面前說道:“小舞由我來照顧,你們放心好了!”說完把小舞遞給金,示意她抱一下。然后我走到尤莉身前對著她的嘴吻了一下說道:“下場就到你上場了,所以我這算是祝福之吻吧!”說完從金手里接過小舞,抱著小舞走到選手的專用觀眾席上。

    ps:真是難寫啊!不過算是把沒更的給補了上來。

    ——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