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章 我贏咯 三位美女

.    小舞看著擂臺上的我喃喃的說道:“天哥哥,他怒了…!”

    金疑『惑』的問道:“他怒了…這是什么意思?”

    小舞沒有回答金的問題,而是自己抱住自己的身體低著頭喃喃的說道:“死…他們會死的…天哥哥會殺了他們的…!”

    金看到小舞的這種表情,立刻拉著小舞的手搖晃她的身體道:“小舞你怎么了,冷靜點…冷靜點……!”

    擂臺上,氣氛十分的壓抑,陳可汗的臉上已經部滿汗水,他快被我身上散出來的氣勢壓的喘不過氣來。

    在大叫一聲后,他率先沖了過來,手中的鐵球重重的砸了下來,如果是別人,所不定回避其鋒芒,躲開這看起來強力的一擊。

    可是我會躲開嗎?對付他這樣的力量型的對手,以我身體的強化素質根本沒有那個必要,在他快砸到我的一瞬間,我已經使出‘絕對領域’的力量,一拳重重的轟在他的鐵球上,改變他的攻擊方向,另一支手已經重重的打在他毫無防備的身體上。

    他的龐大的身體在我的攻擊下飛了出去,他的鐵球上也留下了我的拳印,而我還擺著剛才攻擊他姿勢。

    “碰…”陳可汗重重的摔在地上,他緩緩的爬了起來,不過他的臉上不再有剛才的恐怖,而是憤怒。他面目猙獰的憤怒的說道:“可惡的小白臉!不可原諒!我一定要把你打個稀巴爛!”

    在說完這句話后,他開啟了‘絕對領域’的力量,大聲喊道:“鐵球大暴走!”然后就攻了過來,這時他的力量和速度已經比剛才要強大的多。書

    一擊、兩擊、三擊…他的鐵球從四面八方各個角度向我砸了過來,完全無跡可尋,雖然我都躲開了,可是他的速度越來越快,最后一擊,他成功了,鐵球由上到下重重的打在我身上,同時也激起一片塵埃。

    塵埃落定,只見陳可汗正在擂臺中央劇烈的喘氣,他鐵球的下方已經被他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這些可是為了這次的比賽特地使用的比大理石還要堅固數倍的人工制造的混凝石板,可是坑里并沒有我的身影,因為我已經站在陳可汗的身后。

    我看著還在愣的陳可汗冷冷的說道:“我流…影步!”。

    臺上的觀眾驚訝的看眼前的一切,因為他們明明看到我已經被陳可汗的擊中,可是我為什么會毫無傷的站在他的是身后呢?

    我緩緩走向陳可汗,一邊走一邊說道:“不錯的攻擊,不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太弱了。”

    陳可汗的身體再度飛了出去,因為在我說完最后三個字時,我瞬間移動到他的面前,一拳破‘球’一拳斷鏈并打飛他。可是攻擊還沒有結束,在他快要落地時,我已經來到他的身后,再次將他擊飛,快落地時,又一次擊飛……一次、兩次……。

    不知道幾次之后,陳可汗的身體終于重重的摔在地上。因為我在這樣連續攻擊時,都是用的是‘影步’,所以感覺就像是兩個我在攻擊陳可汗,這一點讓臺上的觀眾議論紛紛,都認為我用的是‘忍分身術’。

    我看著已經沒有反抗能力的陳可汗冷冷的說道:“太弱了,弱到我都沒有殺你的心情…。”說完后我冷冷的說道:“那么…有請下一位!”

    蔡寶健看著在臺上挑屑味十足的我,用他那并不好聽的聲音嘻嘻笑道:“我可不是那個傻大個,你這個小白臉,你那張臉真讓人討厭,我要撕破它…!”說著就跳上擂臺。

    我看著他矮小的身影冷冷的說道:“你做了一件你不該做的事,所以……你該死!”

    “我…該死!那要看你有是沒本事咯!”蔡寶健一邊說著一邊攻了過來,速度的確很快,他的爪子劃過我的身體,只不過是殘影。不過蔡寶健并沒有驚訝而是迅速往后抓了過來,而我也剛好移動到他的身后,就這樣我的衣服被他抓破了。

    我看著正在冷笑的蔡寶健冷冷的說道:“不錯的速度,那我就稍微認真一點吧!”

    我再度使用‘影步’移動到蔡寶健的身后,蔡寶健笑道:“你這一招對付那個傻大個還差不多,對付我…還不夠!”他再度用爪子抓到我,可惜是‘殘影’,我在他的耳邊緩緩說道:“還不夠對付你嗎?那你…怎么沒有抓到我!”

    蔡寶健不停的攻擊我的殘影,他已經開啟了自己的‘絕對領域’可是不管他怎么攻擊,都沒有建寸毫之功,現在他只可以維持‘絕對領域’的力量一小會,很快他就支持不住了,這時他聽到我冷冷的聲音道:“看來你只有這點力量了,那么……你去死吧!飛燕疾風腳!”

    我使出了‘極限流’的絕學‘飛燕疾風腳’,一瞬間我踢出了數百腳,蔡寶健也在我強力的招式下毫無招架的能力瞬間就被踢的飛了出去。

    看著撞在鐵欄上摔下來的蔡寶健,我再度說道:“你和他一樣太弱了,讓我沒有殺你的心情…!”說完我回頭對擂臺下的金家藩說道:“喂…該你了!”

    金家藩走到擂臺上,看著我緩緩說道:“好久不見了!天。”

    我的表情不再冰冷而是笑著說道:“恩,好久不見了,金,你還像以前那樣愛做傻事啊!”

    金家藩看著臺下已經毫無反抗之力的陳可汗和蔡寶健笑著說道:“那么能瞬間洞察我的意圖,并配合我的人是不是也是一個傻瓜呢?”

    “那也要看是什么人咯!”

    金家藩笑著說道:“哈哈…認識你這個朋友真好!”然后緩緩的舉起自己的右手說道:“我們這一隊正式宣布放棄比賽…!”

    我看著笑著說道:“怎么,不準備和打一場嗎?”

    金家藩看了看我又看了下臺下的兩位道:“已經沒有那個必要了。”然后就轉身走下擂臺。

    看著走下擂臺的金家藩,我轉過頭對著小舞和金還有尤莉擺了一個勝利的手勢笑著說道:“我贏咯,三位美女!”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