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章 卑鄙和發怒的天

    金和小舞、尤莉進入賽場上后,本來還以為會受到民族意識強烈的韓國國民咒罵的三女已經準備好一切的心理準備,可是她們沒有想到的是她們受到了韓國觀眾的熱烈歡迎,這使三女感到受寵若驚。

    這時韓國代表隊也入場了,不過臺上傳來的不是歡迎聲,而是鋪天蓋地的咒罵聲。隨后金就看見一個身穿跆拳道道服的青年走了出來,他就是韓國第一跆拳道高手金家藩,他的身后還跟著一位身高2米3、4左右禿頭滿臉和中國張飛式胡須的胖子,他的手上拿著一個有鐵鏈連住的黑色鐵球,氣勢洶洶的走了出來。

    只聽他大聲罵道:“吵死了!你們這些垃圾!要是輸給了這些小姑娘的話!以后還用混嗎?”他晃動著手中的鐵球聲勢浩大的走進賽場。一邊走還一邊大聲喊道:“我這邊可是常年累月,精力旺盛的很!三秒鐘就把比賽結束掉,你們給我張大狗眼看好!!”

    在裁判的指引下,由金家藩領導的隊伍站在了緊和小舞三人的對面,在近距離觀察了陳可汗后,尤莉在心里不由的想到‘怪物’兩個字。

    裁判開始他的賽前講話,小舞則對金家藩笑著說道:“金家藩,你的對有可真是與眾不同啊,我還以為你會組一個跆拳道隊伍呢!”

    金家藩立刻說道:“跆拳到是世界最強的武術,要證明著一點,我一個人就足夠了!”

    聽他這么說,金笑著說道:“哼哼…好大的口氣…還不知你是否能贏我的腳上功夫呢?”

    金家藩看著金說道:“如果你想和我打的話,就先把他們兩了打倒吧!如果你能辦到的話!”

    尤莉疑惑的問道:“你說‘兩個人’那么還有一個人呢?”

    在她問這個問題后,就聽見一陣尖銳冷笑的聲,然后她只感到眼前一花,一個矮小的身影突然從肥胖的陳可汗的懷里竄了出來,并快速的向她攻了過來,事情發生的太突然,尤莉只感到腰間傳來一陣巨痛,她原來白色的練功服的腰部已經被劃出幾道血淋淋的傷口,紅色的血立刻從傷口噴了出來。

    在尤莉旁邊的金才剛來得及反映,可是這個身影實在是太快,在未使用‘絕對領域’的情況下,金沒有擋住對方蓄勢待發的一擊,敵人瞬間在她的胸口劃出幾道傷口,衣服也隨之破裂,露出里面已經被劃破的黑色紋胸。

    還未受到攻擊的小舞正要上前理論,可是陳可汗的鐵球已經重重的轟了過來,她連帶著身后的金被鐵球轟的倒飛出去,重重的撞在賽場周圍的鐵欄上,可是攻擊還沒有結束,陳可汗沒有管已經吐血的小舞,瞬間來到她們面前,用鐵球由下到上重重打在小舞的身上,小舞和金在其強大的力量下瞬間從鐵欄上翻到場外。

    小舞和金已經失去了反擊的能力,尤莉也被陳可汗有鐵鏈勒住脖子失去移動能力,被第三位選手,用爪子在身上流下一道道的是傷痕。

    “蔡寶健…這樣就足夠了!”在一旁觀戰的金家藩出聲叫住了陳可汗和蔡寶健二人,蔡寶健立刻就跳回金家藩的身邊,而陳可汗則繼續留在擂臺上。

    裁判看到他們停手后立刻走上來向陳可汗解釋道:“陳可汗…比賽是采取一對一的方式,而且必須等我發令后才可以開始!現在暫時先休息一下!”

    看著面前受傷的三女,我沒有說任何安慰她們的話,只是徑直來到受傷比較嚴重的金面前,伸手把她捂住胸口的手給移開。

    金在我動手的一瞬間就阻止我,我冷冷的說道:“如果你想在這里留下永遠抹不去的傷痕,你就不要讓我治療好了。”

    金聽我這么說慢慢的把手給移開,我看著她胸口上的幾道觸目驚心的傷口,我抬頭對她說道:“忍一下吧,一會或許有點不舒服。”

    隨后我就開始用雅典娜的治療能力為她們治療,她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好轉過來,沒過一會,她的傷口就恢復如初,就像是沒有受過任何傷一樣,然后我又把尤莉和小舞的傷給治療好。

    在做完這一切過后,我轉身走向擂臺,對著裁判說道:“我是女性格斗隊的候補,接下來的比賽由我來參加。”

    裁判看著我楞著點了一下頭道:“恩…!”

    周圍的觀眾也楞了,因為這里百份之九十九的人都不知道‘女性格斗隊’里還有我這個候補。臺上的我穿著一套休閑裝,表情冷酷,長長的頭發扎在腦后無風飄起,看著還站在臺上的陳可汗道:“剛才的事也有你的份吧?”

    陳可汗看著我說道:“我還以為是什么家伙,原來只不過是一個小白臉而已,是我做的又怎么樣!”

    “那你就嘗嘗什么是恐怖的滋味吧……”我的表情變的猙獰起來,笑著說道。

    在看見我表情的一剎那,小舞的瞳孔突然變大,像是看到什么恐怖的事情,喃喃的說道:“天哥哥他發怒了……!”

    金和尤莉也聽見了她說得話,不禁問道:“什么…小舞你剛才你說什么?”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