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章 出門和挑戰極限流

    我迅速往我的房間趕去,不是為了收拾行李,而是向住在我隔壁的小火舞告別,不過她并不在房間里,我只好四處尋找。終于在院子里的水池旁找到她,她現在正往池子里扔石子。現在的小火舞雖然才只有10歲,但是她那開始發育的身體,已經超過同齡很多了,正在為以后的性感尤物打下基礎。

    我站在她的身后摸著她的頭說道:“你再往里面扔石子的話,這個池子就會被你給添平咯。”

    她回頭看著我,鼓起可愛的小臉蛋用埋怨的口氣說道:“天哥哥,剛剛在爺爺考驗你之前我就知道了,可是之前你為什么不告訴我你要出門進行修業?”

    我立刻笑著說道:“那是我不想讓你擔心,我現在不是來和你告別了嘛。”

    小火舞聽到我的解釋后,沉默了一會,然后問道:“天哥哥,這次出門你要什么時候才能回來?”

    我想了一下道:“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可以向你保證,我會每年都回來看你一次的。”

    小火舞立刻笑著說道:“真的嗎?天哥哥,這可是你說的哦,每年都要回來一次。”

    ————————————————————————分割線———————————————————————

    道館門口,背著一個普通的黑色背包的我笑著對小不知火舞說道:“小舞,現在我馬上就要走了,你都不對我說一點‘保重’的話嗎?”

    小火舞笑著對我說道:“天哥哥,一路走好,記得每年都要回來一次哦。”

    暈,看來她關心的不是我,而是我每年會不會回來。在和師傅等人一一道別后,我踏上了修行的道路,我要去的第一個地方就是日本的空手道圣地、日本第一空手道道場“極限流空手道場”。

    在我出門后,我看了一下師傅給我準備的錢,我的頭上立刻掛滿黑線,因為我現在有50000塊大洋,不過不是美金,更不可能是人民幣,而是日圓,我現在有種想暈的沖動了。

    我看著對我來說可以是高昂的車費,我立刻打消了坐車的打算,我找到一個無人的巷子,用我可以操縱風的能力飛在天空上,根據地圖指示我往著“極限流空手道場”飛去。

    當我到達極限流空手道場的上空后,找個無人的地方降落下去,然后我快速來到極限流空手道場的大門口。只見大門之上掛著‘極限流空手道場日本本部’幾個大字,門口處沒有任何看守的人,我推開大門走了進去。

    進去之后我看見一群正在努力訓練的人,從他們的訓練可以看出他們之中任何一個都可以輕松撩倒十幾個普通人,不過他們好象沒有發現我,因為我站在那里有近5分鐘了。難道我的存在趕就這么弱嗎?

    終于有人發現我了,是一個20多歲的年輕人,他看著我笑著問道:“這位小弟弟你是到極限流來學習空手道的嗎?”

    我看著他笑著回答道:“不是的,我是來挑戰的。”

    雖然我說的聲音也不大,不過周圍訓練的人立刻都停了下來,剛才問我問題的年輕人更是還在震驚中,片刻后他們都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看著我,有鄙視、有佩服、有可憐、有……。

    在他們的目光下,我又大聲說道:“怎么,難道極限流就沒有人敢接受挑戰的嗎?”

    當他們聽到我這么說了之后,一個個都向我投來帶滿殺氣的眼神,其中一個看來資格比較老的青年走出來說道:“一個毛還沒齊的小子,竟敢來挑戰我們‘極限流’看來我不教訓你一下,你就不會知道天有多高!”說完他讓其他人讓出一片空地,向我比了一個開始的手勢。

    正當我們準備開打的時候,走進一個中年和一個15、6歲的少年,周圍的人立刻向他們鞠躬敬禮。我則沒有任何動作,而是靜靜的看著他們,中年人穿著一身白色的空手道袍,堅毅的面孔,威嚴的眼神,身上散發出一種強者的氣勢,那個少年身穿一身紅色空手道袍,同樣充滿堅毅的表情,好象周圍的一切都讓他提不起任何興趣,不用說就是坂崎琢磨和他的兒子坂崎良了。

    他們已經察覺到我的存在,于是便問周圍的弟子發生什么事,周圍的弟子如實稟告了剛剛發生的情況,在了解情況之后,坂崎琢磨笑了一下,揮了一下手,周圍的弟子立刻分成兩撥,然后全都盤腿做下,只留下我和剛剛說要教訓我的青年,我知道他已經同意我的挑戰,所以我立刻擺好姿勢準備開戰。

    剛一開始那個青年就快速沖了過來,朝著我的頭部就揮出一拳,只聽見“碰”的一聲,哪個青年緩緩倒下,周圍觀戰的人都楞了,雖然他們不想相信,可是的確是我贏了。

    而觀戰的坂崎琢磨和坂崎良的表情就不同了,之前還帶有笑意的坂崎琢磨變的一臉嚴肅,而剛剛面無表情的坂崎良雖然表情沒有變,不過眼里充滿了戰意和激動,他握了一下拳頭準備下來和我戰斗,不過一旁的坂崎琢磨拉了他一下,向他擺了一下手,用眼神示意他繼續看下去,這些都是比武之中的我所不知道的。

    在我連續在一瞬間擊到七個人后,坂崎琢磨叫著正準備上來的弟子,他身旁的坂崎良立刻站了起來,緩緩的走向我的對面對我鞠了一下躬,我也同樣對他鞠了一下躬并開口說道:“董天,13歲,不知火流繼承人。”然后擺出戰斗姿勢。

    聽到我這么說,他擺出戰斗姿勢同時開口說道:“坂崎良,15歲,極限流空手道繼承人。”

    PS:因為是最后一個月,作業變的多了,所以在更新上有點不足,不過我已經在努力一天一更了.

    多多支持多多票票      

←可使用左右快捷鍵翻頁→

安卓真人游戏